大唐之神級敗家子
首頁 > 歷史小說 > 大唐之神級敗家子 > 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 以后還會再見嗎

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 以后還會再見嗎

目錄

    當晚,長安城內的群芳園。

     一處略顯偏僻的小院子,院子門口有兩名不見面容的男子小心翼翼的盯著周圍。

     一瘦削男人從外面走過,與門口其中一名男子比出一個手勢。

     而后其中一名男子往后退了一步,讓出一人可通行的位置。

     瘦削男人進到院子,而后便是朝著前面燭火搖曳的房間走去。

     “當——當當——”一長兩短的敲門聲響起。

     片刻之后,房間里的燭火熄滅,而后便是沉重的腳步聲傳來。

     “咿呀——”房門被打開,一個頭戴衣袍的男子出現在門口。

     瘦削男人抬頭看去,只看的到兩只目光犀利的眼睛。

     除此之外,衣袍男子的一切,都隱藏在黑色的衣袍之下。

     “哪里來的?”衣袍男子開口,聲音很是沙啞。

     聽起來似乎是被人捏住了喉嚨一般。

     “國子監。”瘦削男子吐出一個地方,又伸手與面前衣袍男子比出一個手勢。

     “進來吧。”衣袍男子見狀,退入門內。

     二人進到房間,房間里一片漆黑,只能依稀看到一張床鋪放在房間一角。

     “有什么消息?”衣袍男子與面前瘦削男子問道。

     “今日皇帝在太極殿說,他要親自去往齊州調查此事。”瘦削男子說道。

     “親自去?”

     “那個趙辰呢?”衣袍男子聲音變得奇怪,瘦削男子明顯感受到衣袍男子的不同。

     “皇帝讓趙辰留在長安,與房玄齡、魏征等人一起,負責朝堂的事務。”瘦削男子開口說道。

     “趙辰留在長安?”

     “這可不像是皇帝的風格,他不是應該讓趙辰跟著自己一起去的嗎?”衣袍男子開口說道。

     瘦削男人沒有說話。

     他只是過來傳消息的,至于消息的收取人做出什么判斷,可不歸他管。

     “消息已經帶到,我先走了。”瘦削男子與面前的衣袍男子說道。

     而后也不等衣袍男子說話,轉身便是離開。

     衣袍男子站在原地,隱藏在衣袍之下的面上不見任何神色。

     “皇帝親自去往齊州。”

     “趙辰不去?”衣袍男子沙啞的聲音緩緩響起。

     而后,房間的燭火再次搖曳起來。

     ……

     皇帝的速度很快。

     第二天中午,便是已經收拾好,領著一隊人馬,在李恪的護送下,往齊州方向去了。

     聲勢浩大,可不似往常那般低調。

     一路那是浩浩蕩蕩的往長安城外出發,好似生怕別人不知道他這個皇帝出了長安城一般。

     皇帝剛出長安,便有一快騎往齊州方向絕塵而去。

     長安軍事學院,趙辰看著眼前的一眾學生們。

     經過數個月的訓練,他們的精神頭可是比往日強的太多。

     今日是趙辰最后一次檢閱他們。

     待趙辰回到長安軍事學院之前,他們就會被派往各地的一線部隊。

     很多人,可能是最后一次見面。

     “趙大,要說些什么嗎?”程處默看著趙辰站在前面,只是望著眼前的一眾學生,也不說話。

     不免的詢問一句。

     “經過數月的訓練,你們都有了長足的進步。”

     “看到你們如今的精神頭,我這個院長也感到無比的開心。”

     “但長安軍事學院,終究不是你們一直待下去的地方。”

     “下個月,你們所有人,都會被分配到各地的一線部隊。”

     “到了那里,你們將會有更大的舞臺,我也希望你們會有更大的成就。”

     “長安軍事學院的日子雖然短暫,但我希望你們時刻記住,這里,是你們所有人最開始的地方。”

     “將來,不管遇到什么事情,我都希望你們可以團結在一起。”

     “記住,你們是長安軍事學院的一員。”趙辰的聲音響蕩在校場。

     不少學生都是沉默的低下頭。

     他們從起初的不愿意,到如今的舍不得。

     數月的時間雖然短暫,卻是他們人生新的.asxs.。

     “院長,我們以后還會再見嗎?”有學生突然對趙辰喊道。

     趙辰看過去,面上露出笑容,道:“我會一直在學院等你們。”

     “一眾先生也是。”

     “你們若是想家了,盡管回來看看。”

     校場安靜下來。

     眾人皆是望著趙辰,誰都沒有再說話。

     雖然趙辰沒有說什么再也不見的話,但誰都能從中聽出來,淡淡的離愁別緒。

     “收拾一下,明日我們也該出發了。”趙辰回頭與程處默說道。

     程處默點頭,隨后便看著趙辰離開校場。

     李若霜已經收拾好了東西來到長安軍事學院。

     明日長安軍事學院的學生會有一場拉練,他們屆時會一起離開長安。

     見趙辰回來,平安便是跑了上去,一把抱住趙辰的大腿。

     “是不是有些舍不得?”李若霜與趙辰送來一杯茶。

     說沒有舍不得那是不可能的。

     雖然不是時時刻刻的呆在一起,但也是經常能見到的熟悉面孔。

     此次一別,說不定什么時候才能再見。

     甚至可能是說,有些人這一輩子都不會再見面。

     舍不得,那是尋常的。

     “難免有些。”趙辰笑著,一只胳膊抱著平安,一只手接過茶水。

     “過一陣子就好了,這是給小武的回信,你看看怎么樣?”

     “有沒有什么需要補充的。”李若霜安慰道,又把自己給武珝的回信遞給趙辰看。

     趙辰放下杯子,接過書信看起來。

     沒有什么不妥,都是說著最近長安的情況,以及告訴武珝在高昌好好照顧自己的話。

     “之前的信里,武珝說要一些幫助,你讓江南錢莊的黃輝去給她辦。”趙辰將信遞還給李若霜,又與她交代一句。

     李若霜點頭。

     武珝在信里只說要一些幫助,卻也沒說什么。

     不過趙辰讓江南錢莊的黃輝幫忙,那肯定是沒什么問題的。

     不多久,李靖與牛進達便是來到趙辰這里。

     他們已經聽趙辰說,要去齊州的事情。

     說不擔心那肯定是假的。

     特別是趙辰此次還要帶著李若霜與平安一起去,這更是讓人感到擔憂。

     齊州的情況不明,若是出了什么事,可就什么都完了。

     李靖還想勸一勸趙辰,讓他不要帶著李若霜母女一起去往齊州。

     李若霜見自己的父親來了此處,已然明白李靖的想法。

     正要開口,便聽趙辰說道:“岳父大人不必擔心,此去齊州,我們輕裝簡行,沒有人會認出來的。”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