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之神級敗家子
首頁 > 歷史小說 > 大唐之神級敗家子 > 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連話都沒人敢說了

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連話都沒人敢說了

目錄

    翌日的朝會,百官皆是能感受到皇帝近乎實質性的憤怒。

     他們此刻也都才明白過來,齊州竟然發生了這么大的事情。

     百姓暴動,匪首被截殺。

     還是在長安城外,天子腳下。

     百官皆是不敢言語,他們也害怕自己此刻會觸怒皇帝。

     “你們倒是說說,是什么人,敢有如此天大的膽子。”

     “還有,齊州的百姓,為何會突然暴動?”皇帝站在太極殿上,怒視著眼前百官。

     百官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齊州的百姓竟然會發生暴動。

     還有誰會有這么大的膽子,竟然在長安城外截殺匪首。

     太極殿上百官噤若寒蟬。

     皇帝見到百官皆是不做聲,這下心里更是憤怒。

     如此目無王法的事情,眼前這些人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

     當真是可惡至極。

     “怎么,連話都沒人敢說了?”皇帝問話,神色儼然已經到了爆發的邊緣。

     房玄齡不知道皇帝昨日跟趙辰談的怎么樣,但皇帝此刻的表現,讓他很是不知所措。

     皇帝如此大張旗鼓的問責齊州的事情,莫不是擔心齊州的官員不知此事?

     之前不是說好,要小心謹慎行事。

     怎么突然就如此大張旗鼓?

     “陛下,齊州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還需要派人去調查。”

     “我們……”

     “派人調查?”

     “等你們調查完了,黃花菜都涼了。”

     “齊州出了這么大的事情,朕要親自過去調查。”

     “明日,朕會親自去往齊州,給齊州大小官員傳旨,犯了事的,讓他們把棺材準備好。”皇帝冷聲打斷了房玄齡的話。

     房玄齡心中一驚。

     他也是沒想到,皇帝竟然要親自去往齊州。

     齊州現在什么情況都不知道,皇帝去了,說不定就有危險。

     而且,就算是皇帝沒有危險,那皇帝這樣大張旗鼓的去往齊州,齊州的官員怎么可能會露出馬腳。

     這好像跟他們昨天商議的不太一樣。

     還有,為何趙辰今日連朝會都沒有來?

     房玄齡搞不懂,只是滿臉錯愕的望著皇帝。

     百官也是懵了。

     皇帝親自去往齊州,真要是出了什么事,他們可怎么辦?

     “陛下,齊州目前情況不明,還是先派人去了解情況……”有官員開口勸道。

     “情況不明,朕就是要親自去查明真相。”

     “另外,刑部和大理寺,抓緊追查殺害四名衙役和兩名匪首的兇手。”皇帝冷冷說道。

     魏征皺著眉頭,他覺著今日的皇帝有些奇怪。

     目光看向一旁的房玄齡,見房玄齡也是滿臉疑惑的望著皇帝。

     魏征心里突然想到了些什么。

     “明日朕離朝之后,朝廷大事由漢王、房相、魏相共同商議,若有不決,可派人給朕遞折子。”皇帝的一句話,更是讓百官感到意外。

     他們都以為,皇帝既然要出行,那必定是會帶著趙辰的。

     但皇帝方才話的意思,似乎是說,此次趙辰不會與皇帝同行。

     趙辰要留在長安。

     “陛下……”

     “臣遵旨。”房玄齡剛想說什么,便聽到魏征答應下來。

     房玄齡疑惑的看著魏征,又聽魏征與皇帝拱手道:“啟稟陛下,漢王殿下連戶部的事務都是交給手下人去處置,他一直呆在長安軍事學院,怕是不會時常來到皇城,若是有事……”

     “有事你自己去長安軍事學院找他就是,這還用朕教你?”皇帝冷聲說道。

     說完,目光掃視一圈在場的百官,也不說話,便是拂袖而去。

     ……

     “陛下這是什么意思?”

     “還有,昨日我們不是請陛下,讓漢王去齊州調查嗎?”

     “怎么倒是陛下自己去了?”

     太極殿外,等百官散盡,房玄齡拉住魏征的胳膊。

     房玄齡很是想不通,為何皇帝會突然做出這么個決定。

     自己去齊州不說,趙辰還被安排在了長安。

     這完全就不是他們之前商議的樣子。

     “房相也覺著陛下此舉很是奇怪?”魏征笑問房玄齡。

     房玄齡愣了愣,繼而追問道:“陛下與你可是說什么了?”

     “沒有,陛下什么都沒有與我說,就是大概猜到了陛下的意思。”魏征笑道。

     房玄齡皺眉。

     他不明白魏征這話的意思。

     什么叫大概猜到了皇帝的意思?

     皇帝能有什么意思?

     “房相認為,齊州之行,最好的人選是誰?”魏征與房玄齡笑問道。

     “當然是漢王。”房玄齡不假思索道。

     這也是他們昨日商議好的人選。

     但今日卻是突然變了!

     “陛下也認為是漢王,昨日肯定是去了長安軍事學院,但今日卻是全程沒有提到漢王。”

     “甚至是讓漢王呆在長安幫著處理政事。”

     “房相不覺著奇怪嗎?” 魏征笑道。

     房玄齡并不覺得如何奇怪。

     以趙辰的本事,幫著在長安處理政事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房玄齡就是沒想到,皇帝會讓趙辰跟著自己一起去往齊州。

     “有什么說法?”房玄齡看著魏征,等待著他與自己的解釋。

     “據我猜測,陛下與漢王,應該是一明一暗,兩人會一同去往齊州。”魏征神神秘秘的說道。

     “一起去?”房玄齡愣在原地。

     他在想,皇帝不是讓趙辰在長安參議政事嗎?

     怎么又說一起去往齊州?

     “陛下在明,趙辰在暗。”魏征與房玄齡解釋道。

     房玄齡此刻似乎才反應過來。

     “方才魏相是故意問陛下,要是漢王不來朝堂議事,該如何與他商議?”房玄齡與魏征問道。

     “就是如此!”魏征笑著點頭。

     “長安軍事學院,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進到其中的。”

     “趙辰到底在不在長安軍事學院,在外面的人,誰都不清楚。”

     “所以,我方才才與陛下問,若是有事,該如何與漢王商議。”

     “陛下說,讓我們去長安軍事學院找趙辰商議,就是給我們的答案。”魏征笑著說道。

     他相信,皇帝絕對不會輕易的獨自一人跑去齊州。

     趙辰,肯定要一起。

     房玄齡點頭。

     他似乎也明白了皇帝這樣做的用意。

     齊州出事,匪首卻是在長安附近被截殺,若說長安沒有齊州賊人的同黨,誰都不相信。

     皇帝這樣說,或許可以起到迷惑齊州賊人的作用。

     讓他們只以為,此次只有皇帝一人去往齊州。

     而趙辰,并沒有同行。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