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之神級敗家子
首頁 > 歷史小說 > 大唐之神級敗家子 > 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盛開的牡丹

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盛開的牡丹

目錄

    趙辰可不相信皇帝這家伙會這般好心的將武珝的信送給自己。

     當初將武珝嫁到高昌的,可就是他的安排。

     趙辰可不覺著說,皇帝這個時候回心轉意了。

     拿來武珝的書信,無非是想告訴找自己幫忙罷了。

     被趙辰這么一問,皇帝除了尷尬的笑了笑還能怎么辦!

     他也知道,以趙辰的聰慧,不會想不出自己這事的源頭。

     尷尬歸尷尬,正事還是得說一說的。

     “上次你從哪里知曉的齊州暴動的消息?”皇帝與趙辰開口問道。

     “兵部的消息,說是調集了當地的折沖府鎮壓。”趙辰隨口說道。

     李靖上次來學院授課,與他說過這個事情。

     趙辰也是聽了而已。

     皇帝點頭,齊州百姓暴動的消息,連房玄齡他們都不知道。

     便是只有李靖這個兵部尚書知曉。

     “齊州的情況很奇怪,齊州本是富庶之地,今年的稅賦卻是帕排在大唐一眾州府末尾。”

     “此次齊州百姓暴動,更是沒有任何的緣由。”

     “另外,前日從齊州押解而來的暴徒匪首,在長安城百里之外的山谷被人截殺。”

     “負責押解犯人的四名衙役,也一并丟了性命。”皇帝與趙辰說著齊州的情況。

     “四名衙役負責押解匪首?”

     “齊州都督府的心未免也是太大了些。”趙辰笑道。

     暴動的匪首,那可是大罪之人。

     一般都是由當地的折沖府負責派人押送。

     而押解犯人的折沖府士兵,至少是十人。

     四名衙役,這擺明了就是故意讓他們來送死的!

     “朕懷疑齊州都督府是故意的。”皇帝說出自己的懷疑。

     又把目光看向趙辰。

     趙辰微微一愣,道:“你不會是想讓我去齊州偵查此事吧。”

     “我可不去!”

     皇帝正要點頭呢,聽到趙辰說他可不去,瞬間臉色就有些難看起來。

     “齊州連暴動都有了,形勢定然十分嚴峻。”

     “搞不好,就是整個齊州官場的腐敗,甚至行的是叛逆之事。”

     “我要是過去,那不是自己一頭扎進死路嗎?”趙辰與皇帝說著自己的擔心。

     四名衙役與兩名匪首都被人截殺,顯然是這兩名匪首知道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齊州的官員,或者是長安的官員,不希望皇帝見到他們。

     所以才會出此下策。

     趙辰要是一頭扎進齊州的漩渦中,那可是自討沒趣。

     皇帝聽到趙辰的話,心里自然是明白趙辰的擔心。

     但除了趙辰,皇帝實在是想不到,還有何人可以擔此大任。

     “辰小子,你看朕都親自把武珝的書信送到你手里了,你就幫朕這個忙如何?”皇帝只好動之以情,與趙辰勸道。

     趙辰可是油鹽不進。

     武珝的一封信,可不是讓他去齊州給自己找麻煩的。

     趙辰不說話,可是急壞了皇帝。

     齊州情況未明,皇帝怎么能不擔心。

     “辰小子,你說說,你要如何才愿意去往齊州。”皇帝站起身來,看著趙辰。

     趙辰看了眼皇帝,沉默著不說話。

     皇帝捏著拳頭,趙辰是他心里最好的人選。

     若是趙辰不愿意去。

     他實在是想不到其他的辦法。

     “辰……”

     “我去也不是不行,但你得跟我一起去。”

     皇帝正要說話的時候,忽然聽到趙辰說出來這么一句。

     皇帝愣了愣,他不太明白趙辰為何要自己一同去往齊州。

     而且,皇帝若是沒有在長安,齊州的官員難免不會升起戒心。

     這豈不就是打草驚蛇?

     “辰小子,這樣的話,豈不是……”

     “你要是真想讓我去往齊州的話,就跟我一起過去,不然,你還是找其他人吧。”趙辰打斷皇帝的話,淡淡說道。

     皇帝愣在原地。

     他還是不太明白趙辰的意思。

     “對了,若是你決定好了,明日朝會上,把朝中大臣全都訓斥一遍。”

     “再說自己準備親自去往齊州查辦此事。”趙辰再與皇帝交代一句。

     皇帝很是疑惑,回去的時候,腦子里也是一片混亂。

     ……

     皇帝離開,趙辰便回了長安趙府。

     拆開武珝的信。

     信的開頭就把趙辰數落了一遍,說他這么久也不給自己去一封信。

     果然是一點也不想著她武珝。

     之后信中便是讓趙辰與李若霜母女問好,自己在高昌一切安好。

     又說著自己對幾人的思念。

     信的末尾,畫了一朵盛開的牡丹花。

     李若霜恰好也帶著平安從衛國公府回來,見到武珝的來信,忍不住的紅了眼眶。

     “趙辰,小武什么時候能回來?”望著信上熟悉的筆跡,李若霜與趙辰問了句。

     “等我們去一趟齊州之后,再把高句麗收拾了,我們就去接武珝回來。”趙辰抱著平安,與李若霜說道。

     李若霜很是警覺的發現,趙辰說要去一趟齊州。

     而且,說的是我們。

     “我們要去齊州?”李若霜疑惑的看向趙辰。

     “對,我們一家還從來沒有一起出過門,這次正好去齊州有些事情,把你們也一起帶過去。”

     “你想不想去?”趙辰笑道。

     沒有與李若霜說去齊州的真實意圖。

     只是問她愿不愿意去。

     “去,當然去。”李若霜連連點頭。

     她與趙辰一直都是聚少離多。

     這次趙辰主動說要帶她一起出門,李若霜很是高興。

     “爹爹,我也去。”平安拉著趙辰的手,說道。

     “你去哪?”趙辰笑問道。

     “爹爹去哪,平安就去哪。”平安奶聲奶氣的說道。

     趙辰捏了捏平安的鼻子,與李若霜說道:“武珝的信,你給她回吧。”

     “讓她在外面注照顧好自己,不要說其他的事情。”

     “待會我會寫一封信給老黃,你讓人把信一起寄過去。”

     李若霜愣了愣,繼而點點頭。

     趙辰從來沒有跟武珝說過,他會去高昌接她回來。

     也是免得她一直期盼著。

     沒有期盼,就沒有失望。

     武珝也能靠著自己,在困境中成長起來。

     而趙辰不給武珝寫信,也是為了讓武珝明白,在外面,凡事都要靠她自己。

     趙辰,不會帶給她任何的幫助。

     給老黃寫信,卻又是讓他在暗中保護著武珝。

     李若霜甚至有時候都搞不懂,趙辰對武珝,到底是何種態度。

     “收拾一下吧,給衛公府也去個消息。”趙辰與李若霜說道。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