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不能不撩我
首頁 > 武俠小說 > 你能不能不撩我 > 法拉利配不上你

法拉利配不上你

目錄

    亨特不緊不慢側過臉來,看見了身著賽車服的溫斯頓。

     “你的練習賽結束了?”

     “第一輪練習賽結束了,兩點半開始還有第二輪。”溫斯頓半垂著眼簾,揚了揚下巴,看著亨特指節間的香煙。

     “你自己也帶點兒啊……等等,你抽煙的嗎?”

     “不多。”

     “我還真是做夢都想象不到你抽煙的樣子。”

     “你現在可以看到了。”

     亨特是蹲在路邊的,而溫斯頓則坐在他的旁邊。

     痞子與貴族——這是亨特腦海中浮現出來的想法。

     “我只有一根煙。”亨特斜著眼睛看著對方。

     按理說,溫斯頓愿意和他做朋友,自己應該受寵若驚奉獻一切。

     但對于亨特來說,不管對方是不是天才,又或者因為自己是廢柴,但“朋友”是沒有地位高低的,自己在溫斯頓面前是平等的,他不會殷勤地去奉獻,也不會把自己的臉貼上去。

     “所以你已經抽了一半,我只說抽一口。”

     溫斯頓的聲音還是涼涼的,臉上也沒有多余的表情。

     好像在說,“我沒要你整根香煙,已經是對你最大的恩典了”。

     好不爽啊!

     不過,朋友之間除了妞,好東西是應該分享的。雖然香煙也絕對算不上什么好東西。

     “好吧,給你吸一口。”

     亨特轉過身來,用食指和拇指捏著香煙,遞向對方的方向。

     他本來以為對方會摘掉賽車手套伸過來接住,但沒想到溫斯頓的手卻仍舊撐在身邊,只是朝著亨特的方向傾下身來,側過臉。

     那一刻,亨特有一種對方要吻過來的錯覺。

     他的嘴唇微啟,含住了香煙,而亨特的指尖似乎也被對方含了一下。

     他的舌尖頂了一下香煙,那微妙的力量也傳遞到了亨特的指尖。

     剎那間,亨特差一點把香煙弄掉了。

     他真的只是吸了一口,吐出的煙圈有一種極其溫柔的姿態。

     同樣作為男人……亨特也必須承認,這個男人很性感。

     “你對基爾斯·維倫紐夫賽道熟悉嗎?”溫斯頓開口問。

     “在腦海中想象過無數遍,模擬器上也模擬過。你參加過三年的大獎賽了吧?所以這個跑道應該也有跑三次?我沒有你經驗豐富。”亨特擠著眼睛笑了起來。

     “那現在閉上眼睛,想象你就停在基爾斯·維倫紐夫賽道的比賽起點上。”

     “啊?”亨特剛想要表示疑惑,溫斯頓冰涼的目光掃過來,那種不需要一個字就能將人掌控的感覺非常之不好。

     但是亨特還是下意識閉上了眼睛。

     沒辦法,這家伙一會兒還有比賽,自己不順著他,萬一影響到他比賽的心情,難道怪他嗎?

     “這個賽道的單圈長度約為四點四公里。共七十圈。如果你想要拿到前八名得到積分的話,我的建議是采取兩停策略,三停對你而言浪費時間。如果你在前十五圈能夠保持十二名左右的排位,那么就在第二十圈執行一停。等到了第四十圈左右你能沖進前十名,就在第五十圈前執行二停。目標是拿到第八到第六名。”

     溫斯頓的聲音理智中帶著一絲果決。

     亨特正要睜開眼睛說什么,溫斯頓卻伸長手臂捂住了他的眼睛。

     “我沒叫你睜開眼睛。”

     “好吧,好吧!”亨特舉起雙手投降。

     “賽道開始的第一個彎道,減速二檔通過,然后再減速過發卡彎。這個位置是你殺出重圍的重點。如果能脫穎而出,一切皆有可能。在進入三號彎道之前加速,之后再減速過彎。這個位置是超車的寶地,如果你有自信,可以與排在你前面的車手輪對輪較量。小心不要被碰掉側翼。”

     亨特的耳邊仿佛響起了震天的引擎聲,風在呼嘯,思維在狂奔。

     “現在你已經加速通過了四號和五號彎道,接下來就是挑戰。這是一個很急的左彎,你要將之前的高速降到八十五以下。”

     亨特的視野越來越清晰,溫斯頓的聲音既讓他清醒,又讓他開始了無盡的想象。

     “退出發卡彎之后的直線,速度可以超過三百一。這是至關重要的超車路段。無論在你前面的對手是誰,你都會把他的位置拿下來。”

     “溫斯頓!天啊!你在這里!”助理安妮的聲音響起,“第二輪自由練習賽就要開始了!”

     “嗯。”他站了起來。

     亨特也跟著站起。

     “我想再吸一口。”溫斯頓向亨特的方向傾了傾。

     他的眼睛離自己很近,看似安靜沉斂卻醞釀著無聲的浪潮。

     亨特鬼使神差地捏著自己的香煙送到了溫斯頓的唇邊,清晰無比地看見他唇間的舌尖,感受著他吸煙時候輕微的力度。

     “謝謝。”亨特對著溫斯頓的背影說。

     謝謝你讓我第一次體會到在基爾斯·維倫紐夫賽道上駕駛賽車的感覺。

     第三次練習賽結束,亨特跟著車隊回到了酒店。

     車隊開始技術會議,重點還是在麥迪和盧克的比賽策略上。

     聽著這些的亨特只感覺哈欠連連。一閉上眼睛,他在腦海中反復回憶著的反而是溫斯頓的賽道分析。

     好想試一試啊……

     當這個想法掠過亨特的心頭時,他微微愣住了。

     他曾經很喜歡駕駛賽車的感覺。在卡丁車大賽里,他覺得每一場比賽都很新鮮……那么多的雷諾方程式還有卡丁車比賽的賽車手都渴望著進入一級方程式的比賽,包括自己在內。

     可是為什么等到真的進來了,自己卻沒有一點求勝欲呢?

     “亨特!亨特你在想什么?”首席技術官看了過來,目光里是顯而易見的不滿。

     大概對于整個車隊來說,他都是一個問題兒童。三站比賽都沒能完美執行車隊的策略,還連累的麥迪被杜楚尼擋在了前八名之外。

     “他在想等到他被車隊掃地出門之后,還能不能回去開卡丁車!”麥迪用帶毫不掩飾的鄙夷目光看向他。

     “咦——麥迪,你是不是暗戀我啊?”亨特睜大了眼睛開口問。

     “我暗戀你?你腦子有病啊!”

     “那不然你怎么這么了解我的想法?”

     麥迪朝天翻了個白眼,他發現自己怎么羞辱這個家伙都沒有用,因為他的臉皮太厚了。

     馬庫斯先生也跟著搖了搖腦袋,嘆了口氣。

     隊友盧克拍了拍亨特的肩膀,安慰道:“別這樣,也許你下一站比賽就要上場了呢?”

     “謝了。你也別詛咒自己啊。”

     除非盧克這一站的排名在第十五名之后,否則車隊估計不會再換他上場了。

     排位賽即將開始,整個車隊緊張忙碌了起來,只有亨特走到哪里都抱著手機玩著消消樂。

     也許他真的要想一想了,如果退出F1,自己該何去何從。沒有拿到過任何積分,再弱小的車隊都不會簽他。就算回去開卡丁車比賽,估計嘲諷自己的人說的話會比麥迪更難聽。

     只是……就這樣,自己真的甘心嗎?

     不過,不甘心又怎么樣呢?反正也沒有人會對他有所期待。

     忽然之間,他撞到了什么人。亨特向后踉蹌了一小步,對方倒是穩若泰山,晃都沒有晃一下。

     手機掉了下去,對方的反應很快,輕松地亨特將手機接住了。

     “你還在玩這個?”

     “啊?”亨特一抬頭,就對上一雙沉靜無瀾的眼睛。

     是溫斯頓。

     “是啊,這個很好玩。”亨特笑了笑,將手機收回來。

     “你對很多東西都很長情。”

     “什么?”

     “這個游戲,你可以玩五年。”

     “啊?你怎么知道?”

     恰恰相反,亨特覺得自己對什么都是三分鐘熱度。

     但溫斯頓卻并不打算繼續討論消消樂。

     “一會兒的排位賽,不要太在乎輪胎剩余的套數,盡量爭取靠前的排位。”溫斯頓開口道。

     “你……你應該知道的吧?我沒有參加練習賽,這一站比賽我們車隊派出的車手是麥迪和盧克……”

     “亨特,你是不是想退出F1?”溫斯頓問。

     亨特頓了頓,隨即聳了聳肩膀,用無所謂的語氣說:“不然呢?我三站比賽都沒有開進前十二名。之后的比賽,車隊應該會將重心放在盧克的身上,我不會有機會的了。今年之后,馬庫斯車隊不會跟我續約,也不會有其他車隊要我。難道你能說服法拉利車隊簽下我嗎?”

     “法拉利配不上你。”溫斯頓說。

     亨特看著他的眼睛,看似沒有情感,卻醞釀著太多,深到不可預測。

     他不明白,這個世界上有意義的事物那么多,為什么溫斯頓能用這樣的目光看著自己。

     “那么……什么能配得上我?”亨特笑著用拳頭砸了溫斯頓一下,“好了,好了,我知道前幾天我們才成為朋友,你會覺得……要失去我了,但你放心,只要你還在賽道上一天,我都會在心里為你加油。”

     “你會擁有最好的團隊。包括最出色的動力單元設計團隊還有懸掛系統工程師,了解你的策略分析師。那才是與你匹配的車隊。”

     明明說的只是安慰的話,亨特卻覺得那樣出色到不可思議的團隊近在眼前。

     “謝謝。”

     就在這個時候,馬庫斯先生的叫喊聲從亨特的身后傳來:“亨特——亨特!你這家伙又跑到哪里去了?”

     “啊?”亨特轉過身來。

     馬庫斯的臉上是焦急的神情,看到亨特身后的溫斯頓時,他微微愣了愣。

     溫斯頓只是輕輕點了點頭,這就算是打過招呼了。

     “你給我準備一下!馬上去參加排位賽!”www.pfxs.com
如果喜欢《你能不能不撩我》,请把网址发送给你朋友。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