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不能不撩我
首頁 > 武俠小說 > 你能不能不撩我 > 你喜歡溫柔還是粗|暴

你喜歡溫柔還是粗|暴

目錄

    “那個……我自己也可以回去。”

     溫斯頓挪開手機,剛想要說什么,保險公司的人就來了。

     亨特處理完事宜,看著自己的車被拖走,呼出一口氣來,一側過臉,就發現溫斯頓仍舊在等自己。

     路燈之下,他的身影很美,也很孤獨。

     “走吧。”他替亨特打開了車門。

     亨特捏了捏自己的耳朵:好吧,廢柴坐著天才的車回家了。

     夜風涌來,亨特閉上眼睛,他很好奇溫斯頓是怎樣開車的,怎樣控制離合器,怎樣轉動方向盤。

     他的駕駛很平穩,路口停車或者轉向都讓人感覺舒適。

     這種舒適讓亨特說不清是為什么。

     “你這么開車……還真的不像個賽車手……”

     溫斯頓側過臉來,唇角勾起:“你想試一試?”

     這還是亨特第一次看到對方這么明顯的笑意。就像一根手指在他的身體里轉了一圈,心臟和大腦都被卷進了那個漩渦里,但對方卻從容地抽身而去。

     暗自呼出一口氣來,亨特終于明白溫斯頓為什么從來不在媒體面前露出哪怕一丁點的笑容了,不止謀殺菲林,也是要把看見他的人逼上絕路啊!

     “這里是市區,法拉利根本飚不起來……”亨特聳了聳肩膀。

     “那就去個可以飚起來的地方。”

     溫斯頓轉動方向盤,向著市郊狂奔而去。

     “喂!你想去哪里?”

     “你怕我嗎?”對方的涼涼地看了他一眼。

     “怕你什么?”

     “怕我把你帶到某個地方,關進暗無天日的地方,除了我,你誰也見不到,就這樣一生一世。”

     他的聲音還是那樣的冰涼,可這樣的冰涼里,卻有什么在狂躁地燃燒著。

     他的臉上沒有一絲表情,剛才所有的淺笑都成了幻覺,冷漠到殘忍。

     亨特不自覺咽下口水,他下意識伸手去確認車門。

     “我鎖死了。你可以跳下去,不過以現在的時速,你摔死的可能性不亞于從十樓墜落。”溫斯頓從容地轉向。

     周圍的燈火越來越暗,行車也幾乎沒有。

     溫斯頓看起來就像要去執行一場溫柔的謀殺,而自己就是他的獵物。

     亨特知道對方不可能殺了自己……但萬一溫斯頓真的是什么變態殺人狂呢?

     前兩天好像還看到報紙上寫,有什么少年被棄尸郊外,身上多處骨折……

     “你喜歡我溫柔一點,還是粗|暴一點?”他的聲音很輕,就像情人的私語。

     但卻像死亡的預兆,危險至極。

     亨特張了張嘴,他的背脊一片冰涼,而這種冰涼就像是將他的舌頭也凍住了一般,說不出話來。

     “為什么不回答我,親愛的,你一點不期待嗎?”

     車越來越快,周圍杳無人煙,亨特的危機感前所未有的強烈。

     他在評估著自己有沒有奪車而逃的可能。

     比如砸昏溫斯頓,奪取方向盤的控制權,然后踢他下車,自己開車回家!

     別傻了!賽車手過彎的時候,地心引力加上頭盔的平均重量在二十四公斤,溫斯頓的頸部承受能力絕對強大,自己怎么可能從這個距離砸昏他?

     “為什么不回答我?”他的聲音比之前更溫柔。

     “我……我……”亨特用力地張開嘴,想要說哪怕一句話能穩住這個衣冠楚楚的神經病都好,但是他卻說不出一句話來。

     媽的!平時都好好的!怎么一到關鍵時刻就說不出話呢!

     “你喜歡什么樣質地的手銬?”

     “……”

     手銬?手銬是什么鬼!

     “鞭子呢?喜歡粗一點的還是細一點的?”

     當溫斯頓用他沒有感情起伏的聲音問出這樣的話,就像無形中的手,一把扣住了他的心跳,莫名讓亨特的血液猛地下沉。

     砸昏他,必須砸昏他!

     “你不說話,我可不知要怎樣愛惜你。”溫斯頓的唇角揚得很高,亨特卻覺得腦海中有什么真的要爆炸了。

     我不需要你愛惜!

     你他媽哪根神經錯位了!

     “你怎么還是不說話?”

     “我……覺得……你的玩笑……一點都不好笑。”亨特幾乎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才讓自己僵直的舌頭卷了起來。

     不能結巴,不能讓對方聽出自己一緊張就會結巴。

     “真的嚇到你了?”

     車子停了下來,溫斯頓撐著方向盤看著亨特。

     剛才的冷酷和略帶血腥味的笑意沒有了,但是目光中卻有一絲顯而易見的促狹。

     這一刻,亨特百分之百確定剛才溫斯頓在耍自己。

     “我當然沒有被嚇到,只是覺得你很離譜。”

     心緒平靜下來,舌頭也跟著放松,聲帶自然地發聲。

     “你有。”溫斯頓說。

     并沒有篤定的力度,但卻讓人感到他在陳述一個客觀事實。

     “我沒有。”

     亨特用十分坦蕩的眼神看著溫斯頓。

     你這家伙要是敢問我剛才是不是結巴了,我就打到你失憶!

     “你沒有看過《極速謀殺》嗎?”溫斯頓開口問。

     “什么?”

     “一部電影。”

     “啊?”

     “我們到了。”

     “到了哪里?”

     “可以飆車的地方。”

     亨特發現自己竟然跟不上溫斯頓的思維。

     因為思維和反應都轉向太快,所以總能在大獎賽中創造巔峰成績嗎?

     亨特順著溫斯頓的視線望去,發現他們竟然來到了一處封閉的跑道。

     “這里是法拉利在紐約市郊的試車道。”

     額……大車隊就是豪!

     溫斯頓用藍牙卡打開了大門,他們堂而皇之地開了進去。

     “喂,這樣沒問題嗎?”亨特有些擔心。

     溫斯頓是法拉利車隊的,但是他不是。

     “就我們倆,還是你擔心我會在這里對你做什么?”

     又來了,又來了!

     這種沒有營養的玩笑,和他在媒體發布會上甚至于F1賽場上的完全不一樣!

     “你真的是范恩·溫斯頓?”亨特歪著腦袋問。

     “我是。”

     “那你知不知道如果我用錄音筆把你說過的話錄下來……”

     “你需要的話,我下次可以給你帶。”

     “我覺得你還是做一個不茍言笑最好沉默如雕塑的男子。”

     “好啊,下次。”溫斯頓將車開到了試車道上標記了起點的地方。

     “喂,你真的要在這里飆車?”

     “你不好奇,到底多少速度,會讓法拉利超跑爆缸?”

     亨特摁住自己的腦袋:“你知道你的人設崩了嗎?”

     “我本來就是這樣。”

     “行啊……你舍得讓你的法拉利爆缸,我不介意……”

     亨特的話音剛落,只見溫斯頓利落地換檔,引擎一聲咆哮,跑車瘋狂地沖了出去。

     亨特的后腦勺差點沒撞進椅背里。

     一場F1比賽相當于超過五十次的過山車。

     按道理亨特是不會感到害怕的,但是當溫斯頓在直道上瘋狂加速,進入彎道之后亨特的臉幾乎就要貼在車窗上。

     又是反向的轉向,亨特不由得靠向溫斯頓的方向,腦袋都快壓在對方的肩膀上。

     仿佛進入時光隧道,亨特這才發現整個試車道根本沒亮燈,靠的都是法拉利的車燈和溫斯頓的反應!

     沒有隔熱面罩,沒有頭盔,風帶著摧毀一切的力度將亨特的臉吹皺,連呼吸都變的困難。

     這樣的開跑車的方式,追求的根本不是爆缸的速度,而是自我毀滅!

     當亨特瞥過儀表盤的時候,心臟就快崩裂,因為他們的時速早就超過了法拉利對外公布的跑車速度。

     當跑完了三圈之后,溫斯頓才讓車速降了下來,跑車停下的時候,亨特愣在那里,一動不動。

     “在想什么?”始作俑者淡定得很。

     亨特沒有說話。

     他真的以為他們最后的結局將會是沖出跑道,撞進緩沖帶,然后被氣囊碾壓。

     “別緊張。超跑的速度不可能快過F1。”溫斯頓解開了安全帶,單手撐著座椅,靠向亨特的方向。

     此時,亨特終于明白當溫斯頓在市區開車的時候,那種平穩的流暢,叫做“安全感”。

     而在試車道上對速度的無節制地追求,叫做“瘋狂”。

     他不明白,一個人怎么能同時融合這兩種特質。

     溫斯頓此時的發絲是凌亂的,他的領結早就被扯開,懶洋洋地掛在一邊,領口是打開的。

     放蕩不羈……這是此時亨特腦海中閃過的形容詞。

     “深呼吸,想想你對大腦的控制傳遞到了舌尖。現在告訴我,你害怕嗎?”

     溫斯頓的聲音平緩而溫和。

     “我不害怕。”

     在他的聲音里,亨特似乎找回了自己。

     “你不害怕的話,那么你現在在想什么?”

     “……我的發型……是不是完蛋了?”

     溫斯頓微微仰起下巴,亨特能清楚地感覺到這個家伙在笑。

     他的手指掠過亨特的耳際,輕輕整理著他的發絲。

     “現在好了。”

     那種在宴會上的親近感再度浮現。

     亨特覺得自己一定是在很久以前就認識對方了。可就是不管怎么用力,都想不起來。

     “喂——你這混蛋,連試車道的燈都沒有打開!如果我們沖出去了怎么辦!”

     “在這個試車道我開過無數遍。”

     意思是,閉上眼睛也不會撞車。

     “……好吧。”

     “一級方程式的賽道也是如此。”

     “什么?”

     “你在比賽里將自己繃得太緊了。”www.pfxs.com
如果喜欢《你能不能不撩我》,请把网址发送给你朋友。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