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劍問道
首頁 > 武俠小說 > 飛劍問道 > 第六章 二十歲前不入仙門,終生無望

第六章 二十歲前不入仙門,終生無望

目錄

    “來。”懸浮在身前的三寸飛劍迅速變大,足足達到三尺長,像尋常的佩劍。

     伸手握住這一柄神劍。

     如今雖還未大功告成,可依舊鋒利無匹,切割尋常鐵石猶如切割豆腐。不過秦云可舍不得拿出來用,若是稍微受損,那后悔都晚了。

     “當初我十三歲得劍仙傳承,滿心歡喜,卻沒想到叩開仙門是那般艱難。”秦云感慨,“二十歲前不入仙門,終生無望,我是快十九歲了才叩開仙門。”

     修行按大境界劃分,可劃分為后天、先天、元神這三重大境界。

     后天,可細分為煉氣十二層,一層比一層難。

     先天,可細分為虛丹境、實丹境、金丹境。

     元神?那早已是傳說!

     其中‘叩開仙門’,指的是從煉氣九層突破到煉氣十層,這一突破,乃是真氣液化,化作真元!也是修行之始。

     同樣也遭天妒。

     尋常紙張下筆去寫第十層的煉氣法門,寫出來文字都直接消失!想要口述給他人,都會張口結舌,硬是說不出話來。

     而‘二十歲前不入仙門,終生無望’這一說法,是因為二十歲前,在長身體,肉身充滿無盡生機,體內經絡都充滿無限可能。這時候叩開仙門,凝練出真元的希望是最大的。一旦過了二十歲,身體達到巔峰便開始逐漸走下坡路,叩開仙門幾乎就無望了。

     “我十三歲時人劍合一,同年便是煉氣九層!便是加入一些二流三流修行宗派也不是難事,叩開仙門應該也很輕松。只是我得到的乃是八百年前先天金丹境前輩‘辰道人’留下的一份劍仙傳承。”秦云慨嘆,“劍仙傳承,乃是這修行界最頂尖傳承之一,修行難度也十倍百倍于尋常修行法門。”

     “修行界有一句話‘一劍破萬法’,這劍,便是劍仙的飛劍。”秦云搖頭,“可我只得到傳承,卻沒有師傅前輩幫助,劍仙傳承又比尋常法門難上十倍百倍。”

     “十三歲得傳承,十五歲離家,更經歷諸多生死之戰,更去了北地邊關。”

     “快十九歲,才叩開仙門。”

     秦云自己都唏噓。

     自己叩開仙門,沒有師傅前輩幫助,完全是靠自己硬生生闖出來的。

     “嗯?天亮了?”秦云發現窗外蒙蒙亮。

     “收。”秦云心念一動,手中的這三尺神劍立即急劇縮小,一直縮小到發絲般細小,迅速就鉆進食指皮膚,沿著脈絡朝體內游走而去,很快又回到了丹田中,在丹田內,它旋轉著卷了起來,卷成了一顆砂礫般大的亮銀色金屬球。

     這一顆劍丸在體內,受魂魄以及真元長期孕養。

     起身下地,秦云看了眼地面上已經被煉化掉的星紋鋼殘留的碎屑廢渣,真元之力外放瞬間就裹挾住地面上的那些碎屑廢雜,裹成的一個小球,再一揮手,那碎屑廢雜小球就落到一旁的竹簍內。抓起床上那一包裹的星紋鋼也放進了衣箱內,兩包裹都藏在衣箱內的一些衣服下,并且留下真元印記,這才合起衣箱鎖上。

     開門走出屋子。

     清晨,涼氣重,秦府的下人們已經開始打掃、生火做飯了。

     ……

     洗漱后,秦云換了一身錦繡衣袍,一副翩翩貴公子打扮。人在他鄉時,自然低調穿著普通。可如今回到家鄉,身為秦府二公子,自然不能丟了秦府的臉面。

     “二公子早。”

     “二公子早。”

     秦云在府內散步,下人們個個行禮連道。

     看著府內一草一木,一條條小徑,曲折廊道,倍感親切,很快來到了練武場。

     練武場一旁有兵器架,遠處墻邊有箭靶。

     “練武場。”秦云露出一絲笑意,父親當初在這練武,大哥也是,年少時自己也是在這吃苦流汗練劍。母親就經常坐在一旁的石桌旁笑看著。

     ‘人劍合一’之境,更高一層便是‘無漏’之境。

     無漏,便幾乎是后天生靈的極致,身體無漏,對身體的一根毛發都控制到完美地步,學過的劍法即便長時間不練,也不會生疏。

     達到無漏之境,按理說無需每日苦練,可秦云雖然減少練劍時間,但每日還是習慣練劍。

     “呼。”

     腰間長劍出鞘。

     秦云站在原地,偶爾步伐稍稍移動,手中一柄長劍隨意施展著,長劍施展起來,看起來似乎速度并不快,卻劍光迷蒙,猶如三月煙雨,如夢如幻,有著讓人沉醉的美感。這仿佛不再是殺人的劍,而是一首詩,一幅畫。

     在練武場邊上出現一人,正是大哥秦安,秦安好奇看著,也沒出聲打擾。

     秦云也沒停下,而是練劍片刻后,方才意盡而停,收劍入鞘。

     “二弟,你這劍怎么這么慢?”大哥秦安這才開口疑惑道,“雖然我感覺你的劍很美,單純劍術比那些青樓女子的劍舞還美,但也太慢了,這么慢的劍,怎么殺敵?”

     “哈哈……”秦云笑了,“這是我自創的劍法煙雨劍,你看到的,只是煙雨劍的一面。”

     “一面?”大哥秦安若有所思,“好吧,你十歲時就擊敗了我,十五歲就是廣凌郡城年輕一代第一人,可那時好歹能看出你的劍很厲害,可現在你的劍我都看不懂了。”

     秦云笑著轉移話題道:“大哥,你來的這么早,現在還沒到吃早飯時候,你就從南城來到西城了?”

     “咱們兄弟六年沒見,自然多聚聚。”秦安感慨,“你在外,我也是經常擔心,就怕你一去不回啊,好了,不說這些了!說起來也有些奇怪,這半年來,我每日早晨起床都感到疲累,去找郎中瞧了瞧,也說沒病,可今日卻精神頗為不錯。”

     秦云心中一動。

     今日不錯?是昨晚沒被貓妖吸陽氣吧。

     “難道是因為牽掛二弟你?你回來我心情好,就沒事了?”大哥秦安嘀咕道。

     “牽掛我?如果牽掛我,之前五年多都沒事,就這半年你不舒服?”秦云撇嘴道,“你是妖氣入體了。”

     “妖氣入體?”大哥秦安臉色一變。

     秦云也沒隱瞞大哥,畢竟自己和大哥年少時就經歷大磨難,吃過大苦頭。‘妖氣入體’這種事大哥也能輕易接受的。

     “昨天我就瞧出來了。”秦云說道。

     “你昨天怎么沒說?”大哥秦安疑惑問道。

     “打草驚蛇,狗急跳墻怎么辦?自然裝作一切不知道,暗中去查探,昨夜我已經查清一切,解決了禍患,方才敢告訴你。”秦云說道,“對了,這事你別對外說。”

     “這我當然知道。”大哥秦安連點頭,“我這身體沒事吧。”

     “放心,還有救。”秦云撇嘴一笑。

     說著從懷里取出早準備的一張符紙,說道:“這‘祛病符’還是從我好友那搶來的,我可不會畫這個!”說著真元灌入符紙內催發,頓時符紙無火自燃,有無形力量融入了大哥秦安體內,大哥秦安只感覺通體清涼,原本的些許沉重感都消失,身體一下子舒服了很多。

     “大半妖氣都已祛除。”秦云說道,“不過妖氣已滲透你臟腑,有些許妖氣根植太深,祛病符可去不掉。”

     “那可如何是好?”大哥秦安連道。

     “哈哈,沒了妖怪害你,入你體內的妖氣便是無源之水。你又年輕,身體壯碩,即便沒祛病符,三五年你身體也能逐漸好轉。如今祛病符祛除大半,剩下少許對你影響不大,怕是數月時間就能自然而然去除干凈。”秦云感慨,“身體本身的生機可是很神奇的。”

     大哥秦安頓時松口氣,隨即疑惑問道:“二弟,怎么會有妖怪來害我,我一個小小商人,妖怪會盯上我?是因為老爹?”

     “嗯。”秦云點頭,“等爹回來,我再和你們一一細說。”

     大哥秦安很快便釋然,轉而笑道:“二弟,你十三歲那年就煉氣九層,我就知道你一定能叩開仙門,踏入修仙之門。如今一看,能看到妖氣,能解決妖怪,你果真入了修仙之門。”

     秦云笑笑。

     當初得到劍仙傳承的事,自己只告訴了父親!父親都嚴令不得外傳,連母親哥哥都沒說,就怕一不小心說漏嘴,引來大禍。

     “叩開仙門可不容易。”秦云只簡單說了句。

     ……

     兄弟倆陪母親一同吃了早飯,又聊了許久,忽然府內下人連來稟報:“二公子,府外有一人要見二公子,說是你好友。”

     “好友?你昨日剛回來,就有人要來見你了?”大哥秦安則疑惑。

     “去看看,看是哪位。”秦云起身。www.pfxs.com
如果喜欢《飛劍問道》,请把网址发送给你朋友。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