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世無冕邪皇
首頁 > 玄幻小說 > 異世無冕邪皇 > 第5725章 后生可畏

第5725章 后生可畏

目錄

    眼見得大長老出手,眾掌尊終于安分了下來,不過面對風絕羽那種充滿質疑、失望的神態,卻出現在絕大多數人的臉上。

     “大長老親自驗證你在叩心神橋的過往經歷,待大長老驗鑒完畢,看你如何解釋。”

     華雪揚眼中直欲噴火,那般嫉妒到無法忍耐的情緒壓都壓不下去。

     他不相信風絕羽能打通叩心神橋全部關卡,也擔心風絕羽真的做到那一步。

     若是如此,那就意味著,他所有的優越跟風絕羽相比都不值一提。

     人生最痛苦的事情莫過于,當你自認為是領軍人物的時候,其實你的優秀連給人家提攜都不配。

     更何況,風絕羽還僅僅只有四轉境啊。

     如果風絕羽沒有撒謊,那自己就沒臉再活下去了。

     廣場上騷動不斷,所有人都緊盯著大長老手上的天心道章,焦躁等待著大長老的公正判斷。

     而這個時候,就連徐廬、王道林、法悟心里都沒底了。

     王道林傳言道:“你小子別說瞎話,實話告訴老夫,你究竟闖過幾關?”

     風絕羽氣苦,剛才華山湖、歸衣等人當眾質疑的時候他就想解釋,可根本沒有機會。

     現在連自己的老師都不信,有點可笑啊。

     風絕羽暗中傳音道:“恩師且稍待片刻,不就清楚了。”

     “跟老夫賣關子?”

     風絕羽:“非也,我說了,可您不信啊。”

     王道林:“……”

     “叩心神橋的后半部分是念情祖師留下的丘墟天規,以道脈力量推演領悟天規力量絕非沒有可能,只是超品道脈真能讓他一舉收集所有天規碎片?若是如此,這道脈也的確強的離譜啊。”

     “萬沒想到,在神靈界游歷的這段歲月,竟遇到如此有趣的一件事。”

     中央道臺下,蕓默仙清冷如畫的面孔閃過一抹唏噓和意外,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大長老。

     舉霞殿空中,仙風道骨的大長老憑虛而立,掌心中一枚天心道章滴溜溜轉動。

     這時大長老催運起一縷神秘的神念力量,向掌心中的天心道章涌去,像一條灰色的鏈條將天心道章纏繞住。

     也不知道是錯覺還是油然而生的熟悉感。

     風絕羽分明看見那縷神念力量當中摻著荒涼殘破的天規力量,雖然不比叩心神橋后面幾關煉心奴掌握的天規力量雄渾無量,卻也能呈現出一部分規則力量的影子。

     “大長老也在修煉丘墟天規?”

     風絕羽有點懂了。

     叩心神橋確實是天罡門的無上至寶,關于此橋的秘辛素來保護的很好,可也不排除,門中一部分衍化了道脈的掌尊會每隔一段時間進入叩心神橋揣摩參悟天規力量。

     即使,很多不知道那種力量屬于天規,當作道則力量看待。

     一旦掌握到手,必定對自身實力有著極大的助益作用。

     這一點,風絕羽已然敢言之鑿鑿的肯定,因為他自己就是天規力量的受益者。

     兩個月的時間,他一鼓作氣斬獲了所有天規碎片,在一邊斬獲一邊感悟的過程中,自然而然悟出了些許門道。

     雖然比不上大長老那樣游刃有余,但風絕羽知道,有朝一日,一定會趕超大長老。

     誰讓自己的道脈品相是亙古無一的超品呢?

     舉霞殿前,伴隨天規力量介入天心道章,一道刺眼的金色光霞沖起百丈來高。

     光霞掠至高天之下,突兀止住,如似擊打周虛一般,蕩起一層層滾滾洪流般的金色漣漪。

     伴隨漣漪不斷擴張,一副記錄風絕羽過往經歷的畫面呈現在所有人眼前。

     那是第六十三關的天心樹,茂盛繁密、枝椏參天。

     此樹之大,遠是華雪揚等人見過的天心樹的百倍,其樹冠之巨,足可囊括三千丈方圓,無數金光如瀑似雨從樹冠垂落,數不清的大道秘文符圖游弋流轉。

     那是何等壯觀的一幕?

     僅此一株神木,在眾人眼中便如一方世界的洞天寶地,美輪美奐。

     最關鍵的是,此時的樹下兩個人正在激烈交戰。

     一人正是由彌漫在秘境周虛中的神料力量幻化出來的煉心奴。

     仔細看,其容貌和形體皆與大長老有三分相似。

     而其身上的氣勢,則是無與倫比的強大。

     一個回眸、一個抬手,隨便一個動作都能帶動起奇異的大道律動,如似神佛禪唱,隨后一擊都會引起天地動蕩、周虛崩潰、光雨如潑天狂潮。

     這就是煉心奴的力量。

     不僅如此的是,在他掌握的諸般秘法當中,每一種秘法都蘊積著一種神秘且浩瀚的無上威能。

     那種威能不可言說,卻恐怖至極,足以毀天滅地,壓得璀璨群星低頭、壓得明日夜月盡斂神華。

     可就是如此強大的煉心奴,也沒能壓制住風絕羽。

     神橋上的那道青衣身形早已遍體鱗傷,可他身體一如最初時峻拔不彎,頂天立地如似五岳雄山,任憑煉心奴如此鎮壓打擊,他都屹立不倒,并且從不曾后退過一步。

     二人彼此你來我往,殺的天地變色、日月無光。

     風絕羽一次又一次的被擊退,然后根本不曾歇息,也不說話,一次又一次的沖了上來。

     一百招、兩百招、三百招……風絕羽輸了。

     退出百丈開外休息,然后又回來,繼續鏖戰。

     又敗,又休息,恢復起來再戰。

     那畫面掠過的很快,短短不足盞茶的功夫,風絕羽便漸漸熟悉了煉心奴節奏。

     從一路被打,到最后平分秋色,最后慢慢搶占上風。

     看到這里,眾人忍不住大呼過癮,之前對風絕羽的質疑和腹誹早就在那一幕幕的慘烈之戰上演之后,盡皆消散的無影無蹤。

     “太恐怖了,這就是風師弟的實力?他不是只有四轉境嗎?”

     “我也是四轉境,為什么跟他一比,我感覺我就像入道的學徒。”

     “這踏馬是四轉境的實力,別他娘的糊弄老子,老子才不信。”

     一個高大的壯漢抱著腦袋思路都快跟不上了,大呼小叫,宣泄心中的震撼。

     “如果四轉境可以如此,那我日后也辦到吧,如果我想拜風師弟為師,大家覺得可還行?”

     中央道臺上下,說什么的都有,一道道目光深陷于那慘烈的戰斗畫面中根本無法自拔。

     華山湖、秋陽羿、歸衣等本土派的大佬看的目瞪口呆,這是四轉境的實力?見你的大頭鬼去吧,這都比某些七轉境還要厲害了。

     華雪揚、陸震威、周仰、蕭憐、范遜等人早就呆若泥塑了。

     他們曾想象過自身和風絕羽存在一定差距,可就是沒想到,差距能大到如此地步。

     他們曾經在四十五、四十六、四十七、甚至四十八重關那里苦苦支撐。

     可風絕羽,早已站在最后一關面前,跟一個完全可以稱得上是怪物的煉心奴,殺的天昏地暗。

     人比人氣死人!

     華雪揚眼睛里都快凝出水來,他驚奇、他錯愕、他不敢相信,為何自己跟風絕羽差了這么多。

     他怨憤、他懊惱、他快要崩潰,同樣是參加初選的弟子,風絕羽卻能一路通關到最后。

     他嫉妒、也羨慕,更幻想那個人是自己,可惜不是。

     “風師弟!我的天哪啊,這才是風師弟的真正實力,敢情那日在夜魔戰場上,風師弟根本沒有全力以赴啊。”

     嚴九齡、延宇、陸豐、輕瑩……太多太多曾經參加過魔統之戰的人為之嘆為觀止。

     殷別離……

     許文雪……

     那些曾經出現在風絕羽人生經歷中的一個個角色,無一不露出驚駭之容。

     這,還是人?

     天心道章呈出來的畫面正是風絕羽和六十三關煉心奴的最后一戰,這一戰堪稱以弱勝強的典范,那畫面中,一襲青衣以一具殘破不堪的軀體迎擋下煉心奴不知道多少次毀天滅地的攻擊,最后慢慢將劣勢扳了回來。

     看到這里,所有人心里都明白過來了。

     如果按照這個局面發展下去,煉心奴落敗只是時間問題。

     而風絕羽即使沒有渡過六十三關,他們也相信前者絕對有能力斬下那位煉心奴。

     嘩啦!

     精彩的戰斗尚且還在演繹,大長老拂手收起了天心道章。

     這一舉動引起許多人的不滿,正看得過癮呢,怎么就收起來了?

     中央道臺上,諸多掌尊目光明滅不定,若有所思。

     這時,大長老終于轉過身后,一雙如淵幽邃的眸看向風絕羽,瞳孔間有神光爆綻。

     極致贊賞道:“果然后生可畏。”

     這是一句稱贊之詞,別看只有寥寥數字,但所有人都知道,這位權傾宗門的第一當家人已經有上百萬年沒有出關了,更別提足足數百萬年沒有與門下弟子有過任何交流。

     大長老,膝下并無子嗣,一直孑然一身。

     當他坐上這個位置的時候,除了關系宗門興衰榮辱的大事,他就只有修煉、再修煉,閉關,再閉關。

     從未有哪個門下弟子能得到他只言片語的夸獎。

     而今天,風絕羽做到了。

     何其榮幸?

     只一句話,就連那些已經步入七轉境的真傳弟子們都油然而生羨慕嫉妒之感,并且很顯然,大長老要說的話還沒說完。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