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甜心:惡魔首席狠狠愛
首頁 > 武俠小說 > 致命甜心:惡魔首席狠狠愛 > 第10章 她的小小陰謀

第10章 她的小小陰謀

目錄

    在酒精的作用下,厲柏霆的血液在迅速地升溫,喉頭干渴,心里那可怕的念頭在瞬間放大。

     輕輕推開浴室的門,里面水汽氤氳,薄薄的霧氣之中,隱隱可以看到她光潔的后背,體態均勻的嬌小身體,原本來白嫩的肌膚上沾染著水珠,就像帶著露珠兒的玫瑰花瓣,勻稱的玲瓏曼妙,以及盈盈不一握的小蠻腰……這一切落在他的眼里,都讓他脹得發緊發疼,他恨不得現在就強行的抱住她,狠狠地要個痛快。

     米蘭的心里在飛快地盤算著,等洗完澡之后,再將他忽悠到什么特殊房,趁著夜深人靜的時候,再順利地執行自己的計劃。想要自救,就不能一定站在被動的角度上,得主動起來……

     可是,澡才剛剛洗到一半,突然感覺到身后那一雙眼睛火辣辣的關注……是的,她還沒有轉身,就已經感覺到了,他的眼神極具穿透力和掠奪性,讓人無法忽略。心跳陡然加快,正準備拿浴巾裹住自己的身體,可惜終究是晚了一步。

     突然他就身后貼了上來,一雙大手準確無誤地抱住了她那飽滿而極有彈性的身體。

     “小妖精,你真美!”

     他從身后抱著她,滾燙的唇沿著她后背輕輕地啃咬,再一點點地往著前延伸。突然間的咬住了她的耳垂。這小妖精身上香氣襲人,讓他無法自控。

     對于身材高大的他來說,嬌小玲瓏的她就像一只可愛小巧的布娃`娃一樣,他瞬間便撐控住了她的一切據點,一點點地侵占掠奪著。

     他的聲音極富有磁性,夾著一種急切的暗啞,融和著火`熱的氣息噴薄在她的耳際……舒服的感覺如閃電般的穿透了她的腦海,她禁錮已久的身體突然被這種極致的愉悅沖擊著,她竟然身不由己地唔咽出來……

     “啊……唔……”

     長這么大,米蘭第一次與一個男人有著如此親密的接觸……可是,他給她帶來的瞬間舒服竟然讓她忘記了恥辱。

     等她清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騰空起來了。

     這個男人的力氣可真大,他雙手抓著她的纖腿,將她整個人抱起來按在了墻壁……

     花灑還在噴著熱水,水打濕了他的頭發,沿著英俊的臉頰往下流,從這個距離看著他,發現他的五官更加精致立體,于俊美之中透著無法抗拒的致命邪魅帥氣。

     他滾燙的臉頰埋在她鎖骨前,一點點地啃吻著……

     突然,她渾身一顫,只感覺自己的敏感落入一個滾燙而濕熱的所在,一陣要命的力量襲來,那天旋地轉的感覺讓她幾乎要尖叫起來。

     “不要,不要……”她這才明白,再這樣下去,她自己也要失控了。

     伸手摘下了花灑,朝著他的俊頰沖了過去……

     在水流的刺激之下,他不得不放開了她,伸手抹了一把水珠,搶走了她手里的金屬花灑,猩紅的眸子帶著欲求不滿的慍怒。

     “干什么?”

     她賠著笑臉,“你不是說去那個房間玩嗎?那個那個……”

     她曖`昧地朝著那間特殊的房間指了指,補充道,“如果在這里那個的話,豈不是可惜了。”

     厲柏霆伸手將濕發往上一抹,笑得有些邪氣,“OK,真看不出來,你骨子里這么浪!很難想象你是個雛!輕輕一碰就叫得這么大聲!”

     米蘭的臉紅得快要滴血了!

     是啊,她明明是討厭這個男人的。可是為什么剛才身體居然有了反應?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還沒有想明白,厲柏霆已經扯了一件浴巾過來,包裹住了她的身體,將她打橫抱了起來,走出浴室,向著那個特殊的房間走去。

     米蘭主動地用雙手勾住了他的脖子,其實在心里將厲家的祖宗全部問候了一遍。

     笑久了臉皮都有些僵了!她拿手搓自己臉蛋……

     “主人,時間到了!拍賣會馬上就要開始了!”兩個人還沒有走到門口,那紫風匆匆過來報告。

     厲柏霆這才記起,還有重要的任務沒有完成,立即將米蘭放了下來。盯著米蘭看了一會,似乎又有些舍不得,“給你十分鐘時間,換好衣服跟我一起出去一趟!”

     “出去?好啊好啊,我去換!”米蘭樂得都快閃著舌頭了,出去的意思是不是就可以有機會遛掉了?

     生平第一次只用了三分鐘就穿好了裙子,米蘭閃電般地站在了厲柏霆的面前,喜孜孜地道:“好啦!”

     “好了?”

     厲柏霆看著眼前的女人,她穿的是一件裸粉色的單肩帶連衣裙……等等,這不是單肩帶,面是另外一只肩帶被她壓在了里面,或者說是她穿得太匆忙而忽略了。頭發濕嗒嗒的還在往下滴水,就這樣胡亂地束在腦后,絲襪沒有穿,高跟鞋后面的拉鏈都沒有拉整齊,臉上沒有化妝,甚至連唇膏都沒有涂。而且,她還著歪著頭沖著他,一臉的傻笑。

     厲柏霆忍不住了,“你……不要去了,留下來!”

     米蘭慌了,連忙拉住了他,“你剛才還說帶我出去,怎么出爾反耳?男人要說話算數的!”

     “沒有人告訴你,出門要把衣服穿整齊嗎?還是說,做慣了女優的人,習慣性地想在男人面前賣弄風情。”

     幾句尖酸刻薄的諷刺,說得不動聲色,真是一個毒舌的男人。

     厲柏霆盯著自己手腕上的鉆石表,“再給你十分鐘,把自己整理得漂亮一點,我可不是帶你出去接客!”

     “明白,明白了,我馬上去!”

     米蘭又狂奔回更衣室,重新地將自己收拾了一下……整理好衣服,把頭發吹了個半干,然后束好,再化了一點淡妝……

     “現在可以了嗎?”米蘭極力地擠出一絲燦爛的笑容。

     “OK!”

     他只是淡淡地掃了她一眼,扣好西裝,轉身就走,一邊漫不經心地說道:“有沒有人告訴你,你笑起來很丑!”

     米蘭笑得臉都僵硬了,媽蛋,跟你在一起能笑得好看才有鬼!你要是把我給放了,我保證笑一個最燦爛的給你看。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