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甜心:惡魔首席狠狠愛
首頁 > 武俠小說 > 致命甜心:惡魔首席狠狠愛 > 第8章 他的威脅恫嚇

第8章 他的威脅恫嚇

目錄

    “是!”紫風恭敬地起身,正準備走出去,米蘭連忙站了起來,“好,我答應你!”

     她不做女優,一輩子也不會做那種事情,經過權衡再三,在沒有其他更好選擇的狀況下,她只能暫時的屈服于他,做他的女人,比去拍片要好一些。不過,心里的這個仇恨,她算是記下了。

     紫風停下腳步,望著厲柏霆,在等著厲柏霆下最后的命令……厲柏霆微微瞇起眼睛看向米蘭,“說明白點?”

     “我……愿意服侍你,到你滿意為止!”

     “大聲說,我聽不見!!”厲柏霆邪惡地笑。

     米蘭深吸了一口氣,羞澀而又悲憤地喊道,“我會給你提供最全面的服務,直到你滿意為止。”

     “OK!”

     厲柏霆終于是滿意地頜首,紫風恭敬地點頭離開,房間里很快就剩下兩個人了。

     他漆黑的眸子帶著某種掠奪的成份,慢慢地俯下`身,抓住了她的小手一點點向他的身體靠近,聲音邪惡地說道,“你剛才弄傷了它,現在就要好好疼它!直到它滿意為止!用你最溫柔的方式……”

     那聲音帶著明顯的暗示,灼`熱地噴薄在她的耳際,她的心跳不由自主地地狂跳起來,隔著薄薄的布料,她仍舊能夠到那可怕的強勢……小手觸碰到那個地方的時候,被燙著了一樣立即縮了回來。臉紅得像著了火似的,媽蛋,讓她這個黃花花的少女去伺候一個男人做這種事情……

     她也不是什么特殊的女優,更不懂怎么伺候男人,腦子唯一可憐的一點男女生理知識就是剛才在一樓看到的XXOO,那種事情還有什么方式可言嗎?現在她要怎么辦?

     她屈辱地跪在他的面前,恨不得直接將這惡心的東西給拔掉,然后拿去喂狗。看看他還怎么得瑟,不,不能這樣沖動,要冷靜,這樣得罪了他,她并沒有什么好果子吃。這里是日本,而不是國內,她逃不掉的。她得想辦法來對付他。

     “哦,看起來你好像很不愿意的樣子啊?”

     厲柏霆邪氣地盯著她,看著她的小臉紅得快要滴出血來,他覺得很解氣,但是卻并不滿意。這小東西表面上看似乎屈從了他,但眼里除了厭惡還是厭惡……那表情就像吃一只蒼蠅那么惡心似的。要知道,多少女人為了能夠跟他上`chuang,都擠破了腦袋,她居然還在這里嫌棄他,真是讓人生氣。

     他伸手直接將她拎了起來,“小東西,看來我們很有必要玩一點更刺激的游戲!”

     米蘭本身就是偏瘦那種小體型,被他這大手輕輕一拎便是雙腳離了地,肩膀被他捏得好疼,她疼得眼淚都快要掉出來了。

     “放開我,你想要干什么?”

     “五十度灰你看過嗎?”他惡狠狠地拎著她,大步往另外一個房間走過去。

     “什么?”

     “你很快就知道了!”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快放手,你這個暴力狂!你弄疼我了,胳膊快要脫臼了!!”米蘭拼命地掙扎著,兩只可憐的小腳在空中踢來踢去的。

     那小模樣看著倒是可憐巴巴的,可惜厲柏霆被怒火沖昏了頭腦,也不去理會她的求饒,一腳踢開了房門,將她扔了進去。

     米蘭踉蹌著在原地轉了幾個圈這才停下來,急忙伸手擋住了墻壁上,整個人站穩之后,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這才去看房間的擺設。

     看了一圈之后,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這他喵的是什么鬼地方啊!

     整個房間看起來昏暗的監獄里一樣,鐵柵欄,墻壁也是水泥,紅色的房間中央有一張鐵chuang,鐵chuang的邊沿掛著手銬,皮鞭,各種刑具一樣的詭異玩具。左邊靠著墻壁的地方,還有一根橫著鐵杠,鐵杠上面吊著兩根像公車上拉手環那樣的吊環,還有一個簡易的鐵板做的秋千。右側的角落里,還有一只沉重的大鐵籠子。再往前看,是一間衣柜,里面掛著各種極省布的各種內內,各種不要臉的小衣衣。尼瑪,這還是人穿的嗎?衣服本來都是遮羞用的,而這里的卻完全相反。

     “你,你想干什么?”她也不傻,這些衣服肯定不是無緣無故地擺在這里的。

     “又開始裝了嗎?你應該知道日本的國粹除了成人電視之外,還有各種著名的“特色”酒店,要知道,帶著這“特色”房間的總統套房一天價格可是不菲,你是賺了……好了,廢話少說,現在,我想看看你穿上這些衣服之后的樣子了!唔,小妖精,你的潛力不錯,渾身散發著一種想讓男人馴服的野勁兒!我在想,如果皮鞭重重地抽打在你的身上,你一定會覺得很爽!”厲柏霆抱著手臂,一臉妖孽邪氣的笑容。聲音性感低沉而極富有磁性,但是說出來的話卻讓米蘭差點魂飛魄散。

     穿上這種讓人羞羞的衣服,還要挨鞭子,這男人是瘋了嗎?果然是個心理扭曲的色……魔!

     “主人,拍賣會于十五分鐘之后開始,您現在需要準備好動身了!”紫風站在門外,恭敬地低聲提醒道。

     厲柏霆俊臉上那一抹淡淡的邪笑在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黑眸里涌著幽暗的光芒,尋找了十幾年,終于等到了答案揭曉的這一天,他渾身都在微微地顫抖著,是興奮還是痛苦,各種感覺交織著,讓他一時無法分辨。

     他匆匆地轉身往外走,紫風疾步跟上,“主人,這小女人怎么處理?”

     是啊,他差點都忘了這小東西的存在了!仿佛是他想要的那個東西太重要了,以致于他什么都顧不上了。

     “在我回來之前,好好看著她!”厲柏霆扔下這句話之后匆匆地走了出去。

     紫風停了腳步,他感覺到了身后的異樣,猛然轉身,一道小小的身影已經趴到了窗臺上面,他眉頭緊皺起來,“小姐,這里是十九層!摔下去的話,會死得很難看的!”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