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少追緝令,天才萌寶億萬妻
首頁 > 武俠小說 > 帝少追緝令,天才萌寶億萬妻 > 第四千六百八十五章 假畫

第四千六百八十五章 假畫

目錄

    葉修瞇縫著雙眸,臉上的神情緩緩地冷了下來。

     他雙手環在胸前,悠悠地說道:“我在考慮這幅畫的真實性。”

     此話一出,工作人員不由地內心猛然一驚,心臟更是以極快的速度跳動著。

     “先生,飯可以亂吃,話不可以亂講。”

     “我們這里的畫全部保真,由畫家親自提供,并且每一幅畫上都有畫家的親筆簽名。”

     “不信您可以查一查王一蓉先生的簽名,網上都能查到。”

     顧思縈聽到葉修的話時,臉上閃爍著震驚。

     她知道葉修并不是沒事找事之人,隨后掏出手機來,對著畫上的簽名一掃,只見手機屏幕上瞬間出現了王一蓉的簽名。

     她仔細地比對,看不出任何不同,可以說是一模一樣。

     “簽名沒有問題,時王一蓉先生的親筆簽名。”

     工作人員聽到女人的話,是顆心不由地落地。

     “先生,這下您可以相信了,簽名是一個畫家的個人代表,旁人很難模仿出一模一樣的來。”

     葉修一副鎮定自若的模樣,悠悠地說道:“再難的簽名只要有心模仿都可以被模仿出來,畫上的這個簽名,我也可以當場給你模仿出來。”

     聽到這,工作人員差點一口氣沒上來,他咬著牙:“先生,您這么說是對畫家的極為不尊重。”

     “如若對畫家不尊重,我們畫展有義務維護畫家的權益。”

     “今日之事我可以當作什么都聽見,希望此事就此翻篇。”

     葉修冷著臉,眼中氤氳著薄怒。

     “那出售假畫是什么罪?”

     他一雙眸子盯著眼前的工作人員,那眼神讓人有些頭皮發麻。

     “先生,你有證據證明這幅畫是假的嗎?”

     “如果您拿不出證據的畫,我們會告您誣陷罪。”

     工作人員本能地挺直腰桿,故作一臉正義在線的模樣。

     顧思縈看向身旁的葉修,如此鎮定的模樣,心里有些不安,但又有些心安。

     而葉修的臉上則是平靜得不能再平靜。

     “真正的松鶴延年上面的松樹是不規則的形狀,并不像這上面的那般板正,而鶴的嘴邊是微微張開的,而這上面的鶴嘴巴幾乎全部張開了。”

     “這些細節的變化并不容易引起別人的注意,不仔細看發現不了。”

     工作人員聽到男人的畫,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

     他怎么也沒想到眼前的男人會如此細心,把一幅畫觀察的如此仔細。

     他咽了咽口水:“先生,您這是在胡編亂造。”

     “我們畫展的每一幅畫都有仿真偽的證書,絕對不會出售假畫。”

     “所以您剛剛說的這種情況,是不存在的。”

     葉修雙眸死死地盯著眼前的男人,事到如今,竟還敢大言不慚地說出絕對二字。

     他見過真正的松鶴延年,對于細節之處畫家拿捏的十分準確。

     而眼前這幅畫,看起來十分完美,挑不出一點問題。

     但仔細一看,確實有很多細微之處,和真正的松鶴延年大相徑庭。

     “叫你們館長來。”

     工作人員內心一慌,一旦轟動館長,那此事必然是會鬧大。

     “先生,今日開展有諸多事宜等待著館長處理,他現在實在是難以抽身。”

     “如果您對這幅畫不滿意,我們可以不賣。”

     葉修冷聲道:“今日不賣,是準備哄騙下一個金主買?”

     他渾身散發著冷意,給人一種極強的壓迫感。

     工作人員能夠清晰地感受到男人的氣場,他只覺得背后一涼。

     “先生,這是屬于我們畫展的財產,自然是由我們自己處理,您不能插手畫展的事情吧?”

     “請你們現在就離開,這里并不歡迎你們。”

     工作人員怕再糾纏下去,此事會鬧得,當機立斷下了驅逐令。

     顧思縈看著工作人員如此著急地趕他們走,瞬間便明白了過來。

     她滿臉冷若冰霜:“下逐客令是因為心虛么?”

     工作人員眼底劃過一絲不易讓人察覺到的心虛,但很快便被他隱藏住了。

     他故作鎮定,實則內心慌得不行。

     “我為何心虛?”

     “我們經常會碰到一些故意鬧事的顧客,像你們今日這般,目的只是為了訛一筆錢。”

     “所以為了避免有人故意鬧事,我們對每一幅畫都簽訂了保密協議。”

     “但今日不湊巧,館長抽不開身。”

     “你們執意如此的話,那我只能請你們離開。”

     工作人員像是在背稿子一般,十分熟練地念著這些措辭。

     但從他的臉上能夠捕捉到一絲心虛。

     顧思縈面對賣假畫這種行為十分厭惡,她自然是不想輕易放過。

     剛剛她有多喜愛這幅畫,現在她就有多痛恨。

     如果今日不是葉修在,她就上當受騙了。

     所以此事她一定要管,不想讓別人也像自己這般上當受騙,畢竟這不是一筆小錢。

     十個億。

     這對一個普通家庭來說,無疑是一個天文數字。

     “今日這事,我們還就非要管到底。”

     工作人員面對如此執著的兩人,一時間感覺到壓力山大。

     “先生,夫人,你們再不走的話,那我就要請保安了。”

     “到時候別弄得大家都難看。”

     顧思縈絲毫不在意:“好啊,剛好現在人多,讓大家都看看你們畫展的真面目。”

     葉修已然掏出了手機撥了個電話出去。

     “請幾個國家鑒畫師來xxx畫展一趟。”

     聽到電話里傳來一聲:“好。”他便掛斷了電話。

     不出十分鐘。

     三名持證上崗的鑒畫師便出現在了畫展里。

     “你好,我們是國家級鑒畫師。”他們邊說,邊把證件晾給了工作人員看。

     葉修指著眼前的畫,說道:“鑒定一下這副畫。”

     鑒畫師順著男人手指的方向望去,仔細地端倪著眼前的畫。

     一旁的工作人員急得后背全濕,他怎么也沒想到葉修竟然真的叫來了鑒畫師。

     而且速度還如此之快,讓他一點防備措施都沒整上。

     情急之下,他終于撥通了館長的電話。

     不出五分鐘,館長也火急火燎地趕來現場。

     看著眼前這一幕,館長開始慌了。

     “你們在干什么!誰允許你們對我的畫動手動腳的!”

     他的聲音頓時響徹了整個畫展,眾人的目光不由地投向了館長的身上。

     剛剛的工作人員看到館長到了,好像終于等來了救命稻草一般。

     “館長,這位先生質疑我們的松鶴延年,還請來鑒畫師。”

     館長不由地把目光投向了眼前的男人,看著葉修的臉時,他內猛然一怔!

     “是你!”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