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少追緝令,天才萌寶億萬妻
首頁 > 武俠小說 > 帝少追緝令,天才萌寶億萬妻 > 第四千六百八十三章 葉修的解釋

第四千六百八十三章 葉修的解釋

目錄

    葉修沉默了一會兒,腦海中一時間想不到措辭回答慕容震。

     “董事長的位置,應該能者居上。”

     別人不清楚葉修的實力,慕容震倒是十分清楚。

     從這些天的相處中,他清楚地知道葉修的實力遠遠不止如此。

     “修兒,我想聽真話。”

     葉修不由地內心一怔,沒想到慕容震如此直接。

     “我現在只想多花點時間陪陪縈兒,至于董事長的位置,我并不感興趣。”

     “公司里的那些爾虞我詐,我見得太多,不想被那些事情煩擾。”

     “他們的顧忌沒有錯,我不姓慕容,把公司交給我那便意味著換姓。”

     “這些年你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難道要就這樣交給別人了么?”

     慕容震認真地聽著葉修的解釋,不由地悠悠地嘆了嘆氣道:“修兒,我并不在乎血脈問題,也不在意公司是姓葉還是慕容。”

     “我就你這么一個兒子,自然是要把最好的留給你。”

     “慕容集團是因為有你的降臨,才發展得越來越好,這些年也是我在苦心經營,我不甘心把它拱手讓給他人。”

     “你也知道我那個弟弟,一直都心思不純,想要奪取這一切。”

     “我現在年齡大了,沒有那么多時間和精力去與他抗衡,我唯一的希望只有你。”

     “如果你現在還不愿被這些困擾的話,我可以給你時間,但是不要拒絕我,可以嗎?”

     一旁的顧思縈聽到慕容震的這一番話,都忍不住動容。

     “家主,您有任何需要都可以隨時和我們說,我和葉修會義不容辭地幫您。”

     “您或許可以在慕容家找一個真正能堪當大任地人,去繼承您的衣缽。”

     葉修附和道:“縈兒的提議不錯,想要找出一個能接替慕容集團的人應該不難。”

     慕容震悠悠地嘆了嘆氣:“想要接管慕容家的人的確很多,但是機能堪當大任,又要心思純凈,沒有那么多歪門邪道,有難度。”

     顧思縈頷首道:“慢慢找,會找到的。”

     慕容震蹙眉道:“此事以后再說吧。”

     “修兒,我希望你再好好考慮一下。”

     “如果你擔心那些人給你使絆子,我會幫你清楚阻礙,安心接替我的位置。”

     葉修的眼中閃爍者拒絕的眼神,緩緩地說道:“考慮之后的結果不會改變。”

     “我可以幫你找到適合接替你位置的人,讓你無后顧之憂。”

     慕容震看著葉修實在是不愿意,也不好再多說些什么。

     但是想讓葉修當董事長的想法,卻依舊沒改變。

     他相信,等他之后再多多給葉修熏陶熏陶,他會改變想法的。

     “嗯,既然你們都這般說了,我也不便再多說些什么。”

     “我有些累了,先休息一下。”

     顧思縈看著慕容震疲倦的臉,她沖著身旁的男人使了使眼神,好似在告訴他,別忘了正事。

     葉修自然是明白了女人的意思,干咳了兩聲道:“你,要不先吃點東西再睡?”

     慕容震搖了搖頭道:“我不餓,不吃了。”

     “你們奔波了一天,餓了就先去吃飯,不用管我。”

     顧思縈不禁無奈扶額,再次沖著葉修使勁地擠眼色。

     葉修停頓了一會兒:“你一般都吃什么比較多?我叫廚房給你送來。”

     慕容震眼中閃爍著詫異,一臉不明所以道:“吃飯啊。”

     顧思縈實在是忍不住了,開口道:“家主,葉修的意思是想問你一般喜歡吃什么,或者是有什么喜歡的東西嗎?”

     聽到顧思縈的解釋,慕容震這才明白過來。

     他的臉上掛著一絲笑意:“我沒有特別喜歡的東西,一切都平平淡淡。”

     面對慕容震的回答,顧思縈只覺得有些無奈,竟然沒有喜歡的東西,這有些太不可思議。

     她環顧了一下四周,房間里都極其簡約,為了能吸引注意的東西,那便是墻壁上掛著的那一副畫。

     她緩緩地走上前去:“家主,這幅畫看起來有些意思。”

     慕容震順著女人的方向望去,看著墻上那幅畫,雙眸中閃爍著柔光。

     “這幅畫只是一副普通的畫,特別之處是在送畫之人。”

     顧思縈好像嗅到了一絲八卦的味道,她試探性地問道:“送畫之人?是夫人送的嗎?”

     慕容震想也沒想,立馬否認道:“不是,她哪懂這些溫文儒雅的東西。”

     顧思縈的眼眸中帶著一絲探究:“那是何人呢?”

     慕容震的思緒不由地回到當初的畫面,那些塵封在心底的記憶,好像一瞬間涌心頭。

     話到了嘴邊,但還是被他咽了回去。

     “沒誰,只是我的一位故人。”

     “縈兒怎么突然對這副畫感興趣了?”

     顧思縈看出了男人不想說,她也不強求。

     她微微一笑著搖頭道:“沒有,只是無意間看到了。”

     “家主,您累了就先休息吧,稍后我讓廚房給您準備點食物送來。”

     慕容震臉上帶著慈祥的笑意,頷首道:“好,謝謝縈兒。”

     顧思縈看向身旁的葉修,緩緩地說道:“葉修剛剛是想關心您,可能有些話說出來會比較盾,您不要介意。”

     聽到葉修關心自己,慕容震心里不由地一陣愉悅。

     嘴角抑制不住地往上揚:“我明白,高興都來不及呢,怎會介意。”

     葉修干咳了兩聲道:“我們先走了,不打擾你休息。”

     說完后,他便拉著顧思縈的手往外走了去。

     剛一出門,顧思縈便忍不住地開口吐槽:“葉修,你想關心人間,就大大方方地關心嘛。”

     “怎么有些話在你嘴里說出來,就變得這么盾了?”

     葉修低醇的聲音響起:“關心的話只對縈兒說得出口。”

     顧思縈被葉修的一句話,說得沒脾氣。

     “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葉修本能地伸出三根手指,堅定地說道:“我絕對不騙縈兒!”

     顧思縈掰下男人那三根手指,搖頭道:“不必這樣,不必這樣,我開玩笑的。”

     “對了,我知道該給家主買什么禮物了?”

     葉修問道:“什么禮物?”

     顧思縈:“畫。”

     葉修微微蹙眉道:“他喜歡畫?”

     顧思縈緩緩地說道:“從他房間的陳設來看,唯獨只有那幅畫最引人注目,而且畫對他來說,一定有著重要的意義。”

     葉修點頭道:“聽縈兒的。”

     “我聽說這兩天這邊將會有一場畫展,去看看有沒有值錢的畫?”

     顧思縈點頭道:“可以,抓緊時間出發吧。”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