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人門徒
首頁 > 玄幻小說 > 圣人門徒 > 第四百九十六章 十龍聚首!

第四百九十六章 十龍聚首!

目錄

    煙雨樓,今天的煙雨樓外面車水馬龍,大清早煙雨樓就成了上京城最熱鬧繁華之地。

     阮驚鴻今天在煙雨樓大宴賓客,狀元郎柯傲捧場,僅僅這兩點就足以讓煙雨樓水泄不通。

     今天的宴請不同于以往,而是在煙雨樓的正中央搭建了高臺。

     高臺四周都是宴席。

     引人注目的是高臺之上,一共放著十把椅子。

     十把椅子第一個坐上去的人周家的周進,他坐在第六把椅子上,表示他現在的天下進士榜排名是第六位。

     天下進士榜前十位的高手今天要齊齊聚首,這讓整個上京修行界都感到分外的振奮。

     要知道百家之中,修行者是千萬之眾,年輕一輩六十歲以下的高手最出類拔萃的十個人,可想而知這十個人是多么的難得。

     每個人都是天之驕子,每個人都是人中之龍。

     如果不是百家進京的盛會,如果不是榜眼親自設宴,這樣的盛景絕對沒有眼福看到。

     十把椅子往下,便是緊靠高臺的坐席,這些人也都是天下進士榜有名的高手,有些甚至有挑戰前十的實力。

     比如,江州孫家的孫文中的出現就惹來了一陣竊竊私語,孫文中本是前十的高手,但是他因為擺在了唐雨的手下,被踢出了前十的位置,目前還沒有打回來。

     剛剛在青州大敗韋家韋強的楊家嬌女楊懿的出現,也引起了騷動。

     楊懿修行癡情訣,美艷無雙,現在已然是無數年輕修士心中的夢中情人,他也坐在了前二十的位置。

     接著皇族十三太子董彥出現了,和他一起來的正是號稱隱門第一人的陶潛。

     陶潛長袍勝雪,五官極其的英俊俊秀,舉手投足之間氣度超然,個人一種不可褻瀆的莊嚴之意,他灑然和董彥拱手道別,飄然上了中心高臺,坐在了第四的位置。

     接著花花太歲王逍遙的出現,其風頭也不在陶潛之下,他先環顧四周,湊到楊懿坐席便一番調笑,而后才長袖舞動,飄然上了高臺。

     他冷冷的掃了一眼陶潛,輕輕的哼了一聲:“蠻夷小兒,小人得志,幾天之后就把你踩下去!”

     陶潛坐在了第五的位置,顯然對陶潛很是不爽。

     陶潛臉上掛著森冷的笑,眼睛平視前方,對王逍遙的話恍若未聞。

     就在這時,突然聽到人群中“啊……”一聲。

     然后整個煙雨樓所有人都站起身。

     門口的方向,阮驚鴻出現了,和他攜手而來的公子看上去極其的年輕,其身材很高,鼻梁堅挺,唇闊嘴寬,是典型的北方貴人之相。

     不像是讀書人,反倒像是久居宦海的差人,看上去沒有什么過人之處。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此人便是柯傲。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柯傲的深不可測就外表就可見一斑了。

     柯傲出現了,自然立馬成為了全場矚目的焦點。

     他背負雙手,臉上掛著矜持的笑,飄然登上高臺,很隨意的坐在了首座之上。

     天下進士榜狀元的位置,一旦有人坐上去,給人的感覺就宛若今天煙雨樓所有的人都圍繞他一個中心,他就是今天宴會唯一的主角。

     所有人都看向他,很多人毫不掩飾自己眼神中的仰慕,高臺之上也有人毫不掩飾自己的嫉妒。

     至少王逍遙、陶潛兩人眼中都不斷的掩映出勃勃的野心。

     天下第一,誰不想爭天下第一?

     可是天下第一卻只有一個,成就天下第一的路注定了是殘酷血腥的路,就算是這樣,也極少有人有資格踏上這條路。

     柯傲坐上了首座,便微微閉上了眼睛,他的傲氣天下皆知,所有大家對此都習以為常。

     煙雨樓除了阮驚鴻和他是好友之外,其他的人似乎都難以入他的眼。

     包括探花元三的出現,他也不過輕輕的睜開眼睛瞥了一眼,然后就閉上了。

     天下進士榜前十的高手,目前的排名是第一柯傲,第二阮驚鴻,第三元三,第四陶潛,第五王逍遙,第六周進。第七唐雨,第八曾山,第九趙龍云,第十伍清風。

     唐雨和伍清風兩人是一同過來的,他們的出現引起了不小的騷動。

     興許是剛才柯傲之后,沉默了太久了。

     也興許是唐雨和伍清風兩人是天下進士榜最后到的兩人了。

     兩人下轎,旁若無人的說笑,一路輕松的進了樓中,唐雨似乎很不適應今天的改變,環顧四周,竟然沒有找到自己該去的地方。

     就在這時,阮驚鴻站起身來拱手道:“唐兄,伍兄,你們還不快快過來。再要遲到片刻,你們該要罰酒了!”

     唐雨嘻嘻一笑,長袖舞動,人影如風登上了高臺。

     高臺之上,他掃了一眼柯傲,柯傲恰在此時睜開眼睛。

     兩人目光對視,唐雨笑了笑,柯傲輕輕的哼了一聲,道:“二十年前唐嵐的兒子,這么快就登上了天下進士榜前十,也算是后生可畏!”

     唐雨只是笑,并沒有接話。

     柯傲這話明顯有倚老賣老的嫌疑,唐雨將目光轉向了元三,拱手道:“元探花,別來無恙!”

     元三木訥的臉上擠出一絲笑容,點點頭道:“先覺今年來勇猛精進,著實不輸當年唐狀元的風采。”

     唐雨哈哈一笑,眼睛看向了陶潛,笑得更是夸張,道:“哎呀呀,這不是陶公子么?陶公子無情訣的機緣似乎有所突破哦,至親之人其實很好找,楊懿小姐殺不了,你家有高堂,殺了高堂大人,得無情的真諦,那將來也絕對是修行界的一大佳話,哈哈……”

     唐雨哈哈大笑,嘲諷的意思很明顯。

     陶潛瞳孔一收,漠然道:“至親之人好找,至仇之人卻不好找,唐先覺,你我必有一死戰!”

     唐雨搖搖頭道:“死戰死戰,你死我戰。王公子,是不是這樣?大好世家公子,熱衷做采花之賊,名其名曰風流太歲,其實差不多也就是流氓太歲。王家也是鼎鼎千年之家,卻寄希望于這等下賤之徒,真是可笑得很啊……”

     唐雨哈哈大笑,陶潛和王逍遙臉色均十分難看……

     (未 完待續 ~^~)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