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人門徒
首頁 > 玄幻小說 > 圣人門徒 > 第二章 竟然被神童

第二章 竟然被神童

目錄

    主仆二人離開了草甸子,走到僻靜處,蘇庸氣猶未平。

     “公子,周家這幫下人,不成體統,竟然敢如此非議公子,真是個個該死,公子何不讓老奴殺幾個,也算是殺雞儆猴,就這樣走,公子太大度了。”

     唐雨低頭走路,似乎根本沒有聽到蘇庸說話,過了半晌,他冷不丁的道:“他們都說了些什么?”

     蘇庸身子一頓,臉上的神情瞬間僵住。

     “剛……剛……剛才公子都沒聽到?”

     唐雨搖搖頭,這次他并沒說話。

     蘇庸像泄了氣的皮球一般,臉上漸漸的布滿了憂色。

     公子變得太多了,渡過一場劫難,完全像是換了一個人,不僅記不得過去的事兒了,人也似乎變得呆傻了,剛才那幫周家的奴才,出如此刺耳之言,他竟然都沒有聽到。

     “公子,你聽聽剛才那些周家奴才說的……”蘇庸嘀嘀呱呱,又開始嘮叨的敘述了,他生怕唐雨聽不到,湊得很近很近……

     他越說越氣,唐雨隱隱也聽明白了一些。

     蘇庸好像是說自己和那周家小姐原本是有婚約,這一次蘇庸帶自己過武陵大抵是因為這個原因。

     而剛才那些人說自己身子弱,配不上周家小姐,又說自己沒才學,到周家是混吃混喝來的云云,蘇庸聽得實在氣不過,才動了殺人之念。

     唐雨皺皺眉頭,他現在哪里有心情去關心這些事兒,至于什么婚約,那更是荒唐。

     別說唐雨現在已經不是過去那個人了,就算是他回不去了,才十六歲,剛剛初中畢業,怎么可能結婚?

     蘇庸好一通激動,終于把事情說完了,他眼睛死死的盯著唐雨,試圖從唐雨臉上的表情中得到哪怕一絲共鳴。

     可是最后,他還是失望了。

     唐雨自始至終沒什么表情,就低頭走路,要不就是木然的看著自己。

     “公子爺啊……”

     “噗通!”一聲,蘇庸竟然跪倒在了地上,聲淚俱下的道:“公子,周家的周如海心機深沉啊,此人在武陵城人稱周扒皮,最是精于算計。今天老奴懷疑是他有意安排的,這家伙狼子野心啊!”

     唐雨直愣愣的看著蘇庸,半晌沒有做聲。

     蘇庸這一跪,讓他倒是從腦子一片空洞的狀態下恢復了一些思維,他仔細開始聽蘇庸說話,蘇庸說周家家主有意安排下人到處風言風語,說那些貶低羞辱自己的話,他的意思大抵應該是周家人對自己不滿意,恐怕是不會同意這門婚約了。

     想想也應該是這樣,那些人說得句句都在點兒上,自己身子著實弱,至于才學,唐雨初中水平,恐怕在四書五經,八股科舉的年代也就是半文盲的水平,至于混吃混喝,略微有點過,但也基本符合事實。

     “自己反正不可能十六歲結婚,人家看不上,那不省心嗎?”對蘇庸說的這些,唐雨完全就沒有共鳴。

     “蘇伯,您起來說話吧!咱不娶那女人不就得了嗎?”唐雨淡淡的道。

     蘇庸神色瞬間變得激動,連連點頭道:“公子說得太對了!老奴就是怕公子糊涂啊,老爺時常教導我們,讀書人命可丟,骨氣萬不能丟!周如海此人玩這么多心機,就是欺負咱主仆現在寄人籬下,而您又剛剛經歷了一場大病,身子虛弱,有求于他。

     他千算計,萬算計,就是算計讓她閨女嫁您為正妻,這咱們萬萬不能答應。

     一商賈之女,除非有大功名在身,否則哪里能配上公子的身份,當年老爺答應收周如海的女兒為側室,這已經是他周家天大的恩寵了……”

     “你……說……啥?”唐雨皺皺眉頭,感覺腦子有些凌亂……

     蘇庸正色道:“公子,這不是明擺著嗎?周家夫人每天差人過來問寒問暖,周如海隔三差五的要過來請你去赴宴,這都是老奴做主給攔下的。饒是如此,還是讓他們給鉆了空子。

     他們以著你身子弱這個借口,差那個叫媚兒的小丫頭硬是送了白銀一千兩,靈參好幾珠。

     今天,他們周家的這些下人又說這等羞辱公子之言,這就是典型的玩兩面手,他自己唱白臉,處心積慮的施以小恩小惠,暗地里卻讓那些狗腿子下人唱紅臉,制造負面聲勢,想給咱們主仆施壓,他這些商賈人家的小手段,能騙得了老奴?他這是狼子野心啊……

     更可惡的是周夫人,竟然敢趁我和周如海說話的機會,安排你去澧水學堂,想竊取您的才學,真是該死!如不是看周如海的薄面,那天我……豈能忍下這口氣?”

     “……”

     蘇庸的嘮叨勁兒又犯了,可勁兒的說,可勁兒數落周如海的種種算計和心機……

     唐雨聽得頭暈腦脹,理了半天大致理順了。

     大致應該是武陵城排名前四的某大富豪,在地球上應該是大集團董事長級別的大人物挖空心思,用盡心機,想盡辦法,硬是要把寶貝女兒往自己床上送,想做自己老丈人。

     而自己身邊的仆人卻還不樂意讓他的女兒做自己的正妻,拼命的推,兩人討價還價,暗中斗得激烈得很。

     唐雨雖然是個初中生,思想還很單純,可是偶爾上網,在網上也看過娶個白富美,少奮斗幾十年,這一類的話。

     這種事兒在地球上恐怕難有人遇上吧?說這個世界怪,還真是稀奇古怪……

     “公子啊……”

     “噗通!”一聲,蘇庸又跪下來,這一次他整個人都匍匐在地,真是聲淚俱下。

     “你……你怎么又跪啊……”

     “公子,您聽老奴說,公子您自小聰慧絕倫,三歲能文,五歲能詩,當年秦國星象大法師朱景大人觀諸天星圖,斷言您乃文曲星降世,將來會有經天緯地之才。

     可惜天妒英才,公子自小卻是厥陰之體,連西方亡靈系大法師索南都斷言公子命不過十五。

     老爺此生為您的病可謂散盡了畢生的家財,最終自己落得油盡燈枯,可幸他臨死卻告訴我,公子您尚有一線生機,只是中途怕有一大劫難。

     今公子年已十六,日前老奴私察公子的身體,公子體內的陰氣已經完全消散,這定是公子吉人天相,已經成功渡過了劫難,這是唐家大喜之事,如老爺知道了,也必能含笑于九泉之下……”

     蘇庸越說越激動,他咽了一口唾沫,又道:“公子劫難已過,雖然記憶全失,可是以公子之才,這又算什么事情?趕明兒等公子身體痊愈,再覓良師訓蒙,學業定能很快趕上來,老奴只望公子萬萬不可灰心喪氣啊……”

     唐雨木然的盯著蘇庸,腦子實在有些發懵。

     他大抵是明白了,以前的那個唐雨和自己可不一樣,三歲能文,五歲能詩,這不神童嗎?放在地球那就是學霸學神這一類的人物。

     只是其自小體弱,有先天性疾病,十五歲大病一場,然后自己就到了他身上來了……

     “是個牛人!”

     唐雨搖搖頭,心中暗暗嘆氣,自己的情況他了解,看到文言文就頭暈腦脹,更別說什么詩詞歌賦八股駢文了,讓自己變成一才子,恐怕是投錯胎了。

     “蘇伯,我們先回去吧!”唐雨揉了揉腦袋,他感覺自己的心亂極了,背負雙手,慢慢的走下山坡……

     </a><a></a>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