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人門徒
首頁 > 玄幻小說 > 圣人門徒 > 第一章 光怪陸離的世界

第一章 光怪陸離的世界

目錄

    蒼穹大陸,大周,楚國,武陵城。

     陽光和煦,春光爛漫,山坡上綠色的草甸子上野花恣意盛開,一派生機盎然。

     唐雨目光呆滯,精神恍惚,直愣愣的看著眼前的城市。

     眼前的這座城市非常的美麗,城市成長條形布局,一條蜿蜒曲折的大河將城市分成兩半。

     河水碧綠,兩岸是盛開的如火的江花,大河之上百舸爭流,這些船都沒有帆,也沒有高聳的煙囪,它們似乎被一種無形的力量牽引著,航行速度非常的快。

     大河兩邊,是寬闊的城市街道。

     街道之上,人流密集,所有人都穿著很怪的衣服,似是古裝,引人注目的是穿梭在人流之中的那些五顏六色的轎子,這些轎子沒有轎夫,速度很快,靈活輕巧,遠遠看過去像磁懸浮列車一樣,似乎是離了地面大約數寸的距離,是在“飛”。

     更讓唐雨吃驚的是,天空之中,偶爾竟然還能看到像熱氣球一樣的飛行物,速度卻是不亞于地球世界的飛機,而那像熱氣球一樣的艙內,坐著的竟然全是人。

     這些人的模樣也是千奇百怪。

     除了黑頭發,黑眼睛,黃皮膚的東方面孔外,還能看到黃頭發,藍眼睛,白皮膚的洋鬼子。

     還有,看城市的建筑,有古香古色、重檐翹角、斗拱飛檐的東方格局的建筑,也有磚石結構,造型洋氣的西方風情的小洋樓。

     最引人注目的是城市中還有一座高聳圓頂結構的白色教堂,教堂占地面積很大,儼然是這座城市的地標之一。

     “已經三天了,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唐雨今年十六歲,剛剛初中畢業,因為沒能考上重點高中,心情郁悶,偷偷的喝了酒,借酒澆愁,酩酊大醉,然后一醒來就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他剛醒來的時候是躺在床上,身體很虛弱,周圍圍著很多穿著奇裝異服的人。

     那時候,他腦袋迷迷糊糊,只當自己還是在做夢。

     可是后來,他感覺越來越不對勁,他終于發現,自己眼前的世界是真的變了。

     這個地方不像地球任何一個古朝代,這里有身著古裝長袍,手拿折扇頭戴方巾,開口便是之呼也者的儒生。也有一襲歐洲中世紀打扮,金發碧眼,一嘴咕哩呱啦外文的洋人。

     這里有像故宮一樣,重檐翹角的華麗肅穆的古建筑,也有西方式的圓頂教堂。

     還有那些完全違背基本物理規矩運動的轎子,輪船,像熱氣球模樣的飛船,反正就是光怪陸離,讓唐雨完全摸不到頭腦。

     面對這個情況,他難以承受,這幾天他腦子里都是一片空白。

     他的性格比較內向,平常在學校也是很低調的那類學生,因為家庭條件不是太好,隱隱還略有些自卑。

     在學習方面,他瘋狂的迷戀數學,在班上的同學都還在為教科書上難題抓腮撓耳的時候,他已經開始自學數論、邏輯學這些高深的數學理論了。

     當然,這點并不為太多人所知,畢竟,他除了數學之外,其它的科目成績都很一般。平常言語又極少,看上去還有些傻呆傻呆的,更讓他不顯山露水,即使獲得過全國數學奧林匹克金獎,也并沒有讓其成為學校所謂的風云人物。

     唐雨也很享受這樣的狀態,他就喜歡專注投入在自己的小世界中,并且樂此不疲。

     可是現在……

     “公子,這里風大,我們還是回家吧?”唐雨身后,一青袍老者湊過來,十分和藹的道。

     唐雨一動不動,恍若未聞。

     這青袍老者名叫蘇庸,年齡約莫五十多歲,他是唐雨的仆人兼管家還兼保鏢。

     蘇庸是個古怪的人,和唐雨在一起,他慈祥得像他的母親,整天嘮嘮叨叨的,對唐雨的關心可以說無微不至,每天都陪唐雨說很多話。當然,基本都是他在說,唐雨絕少開口,甚至大部分時候,他都沒有去聽。

     可是蘇庸對唐雨之外的任何人,卻非常的冷漠,甚至很警惕,讓人難以靠近。

     蘇庸這幾天不厭其煩的嘮叨,也讓唐雨粗略知道了自己的處境。

     他在這個世界上的名字還是叫唐雨,原來是出自北方的某書香門第,父母剛剛過世,是蘇庸帶著他來到了武陵城,目前寄居在武陵望族周家。

     周家是武陵四大行商之一,在武陵頗有勢力,唐雨的父親和周家家主周如海相交莫逆,至于究竟莫逆到什么程度,唐雨也不知道,興許是沒聽蘇庸說清楚,但是蘇庸能帶唐雨投奔周家,估計交情也不會太差。

     提到周家,蘇庸的感情總是很復雜,隱隱似乎還有些不屑。

     “商賈之家豈能配得上書香門第,哼……”蘇庸老是念叨這句話,然后便是一聲不屑的冷哼。

     從蘇庸的表情中,唐雨能夠感受到他不屑周家,卻又不得不寄人籬下的無奈。

     不過也僅此而已,唐雨沒心思去關心這些事情,他滿腦子就是想回家,他畢竟只是一個初中生,自小到大都沒離開過父母,遽然遭此猝變,他的心情可想而知。

     “哎……”蘇庸慢慢的退下,緩緩的搖頭,眉宇之間盡是疼惜和擔憂。

     老爺的心血沒有白費,公子這一次劫難算是過了,可是性子卻是變了,過去的事情似乎也記不起來了,現在該如何是好啊……

     周如海那個老狐貍,狼子野心,公子現在又這樣,自己一個人怎么應付得了?

     唐雨不說話,蘇庸也只好站在他的身后,他身懷一身好武藝,站著標桿筆直的,可是在旁人看來,草甸子上就是一老一少兩個呆子。

     這里是周家的后山。

     這樣好的季節,這么好的天氣,周家后輩男女,仆從、丫鬟來來往往踏青的人不少。

     他們或三五成群,或成雙成對,或仆從如云,而這一片草甸子,更是最討人喜歡,來往聚集的人很多。

     人來人往,看到草甸子上兩個呆子,誰都忍不住看幾眼。

     剛開始,他們還只是看看,后來有人膽子漸漸大起來,一些風言風語的議論就冒出來了:

     “嘻,那不是秦國來的唐公子嗎?嘖,嘖,人倒是一表人才,可這么一個呆子能配得上咱家小姐嗎?你看,你看,他那眼睛都是直的,那身子弱得,得虧是晴天,要是雨天,一陣風非給他刮跑。”

     “噓,小聲點,那個老家伙可是個狠主兒,方執事的牙就是被他打掉的……我跟你說……上次夫人考校這唐公子的才學,讓他進澧水中學借讀跟陳老夫子學習,你道發生了什么事?那個……”

     “切,那還要你說,這事兒連周邊的街坊都知道了,這唐公子先是不去,后來夫人讓媚兒姐去請,他竟然突然之間變得癲狂吐血,嚇的媚兒姐大喊救命,我的天啊,當時嚇人的很。”

     “現在家里都議論,說這唐公子其實根本沒什么才學。據夫人房里的丫鬟媚兒姐說啊,他們這一老一少,就是兩個騙吃騙喝的混子。你說夫人會答應將小姐許配給這廝?我覺得不可能!”

     “哎,一個騙子,夫人還留著干什么?怎么不轟出去?”

     “你知道什么?那是咱家夫人慈悲,據說這唐公子的父親倒是頗有才學,而且有功名在身,當年和我老爺在秦國是好朋友,要不然你以為這兩廝能有這么舒坦的日子?”

     ……

     議論還真不少。

     唐雨卻并沒有仔細聽,只是覺得吵,不由得微微皺皺眉頭,“唰”一聲,他突然感到背后一陣刺骨寒意。

     他茫然回頭,只見蘇庸臉色陰沉到了極點,雙眼之中殺機涌動,更駭人的是其手上握住一柄鋒銳森冷的彎刀,剛才那刺骨的寒意就是彎刀釋放出來的。

     “啊……”

     唐雨臉色劇變,道:“你……蘇……你要……干什么?”

     唐雨一中學生,哪里見過這陣仗。

     在上學的時候,他倒是偶爾見到一些混子斗毆,可是那些小混子,手上哪里會拿這種刀。混子打架的砍刀,都是只砍皮肉的,只要不傷要害,根本不會致命。

     可看蘇庸手上的彎刀,彎如殘月,寒光锃亮,殺氣凜然,雖然唐雨不懂刀,可是只瞅一眼,便如墜冰窖,肝膽俱裂,這絕對是飲過血的殺人利器!

     唐雨倉皇后退一步,他后面恰好是個斜坡,一步踩空,仰身便倒。

     眼看就要摔倒,一股柔和的力量將他托住,下一刻,蘇庸便一臉關切的湊到了他的面前。

     唐雨心還在砰砰跳,待看到蘇庸那一臉關切的眼神,他的心跳才漸漸的平復。

     “回去吧……”

     唐雨艱難的吐出了三個字。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