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軍列陣
首頁 > 都市小說 > 全軍列陣 > 第三百七十一章 從一開始

第三百七十一章 從一開始

目錄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天子都不想再遮掩什么,林葉自然也就不能再遮掩什么。

     林葉讓天子滿意,林葉對天子也滿意。

     但林葉還是有一個問題沒有想清楚,他還不能直接問天子。

     可以說天子這個計劃很大膽,大膽到完全不計較自己的生死。

     因為這個計劃能成功的基礎,就是天子配合拓跋烈的計劃,離開大玉到孤竹來。

     林葉也很清楚,就算拓跋烈這次沒能讓天子到孤竹,也能讓天子去冬泊。

     最不濟,天子到云州。

     林葉還沒有想明白的就是,天子為何就這么來了,天子尚無皇子傳人,萬一這計劃出什么意外,他在孤竹出事,這大玉的天下還不是一樣的分崩離析。

     而且,天子之前已經狠厲到,把所有能威脅到皇位的人都鏟除了。

     他的兄弟,他兄弟的孩子,能不留的就一個都不留。

     如此局面之下,若天子在孤竹出事,皇族之中都選不出一人來繼承皇位。

     那大玉能不亂?

     這一點想不明白,林葉就總覺得,天子這計劃有些不能理解。

     但以林葉如今對天子的了解,他確定,天子又不可能沒有什么準備,那是怎樣一個心思縝密又極具大局觀念的帝王,怎么可能沒有留手?

     可是,就算留手,難道他真的做好了自己死在這的準備?

     寧可自己死在這,也要把大玉的隱患徹底清理一遍?

     然而江山社稷之事,定數難改,天子可以憑借一己之力改大玉三十年的風氣。

     可是天子不在之后,也許只需再來一個三十年,權臣還會當道,豪門還會掌權。

     再強大的人,也不可能掌控身后百年大事。

     因為不理解,反而有了欽佩。

     天子這二十幾年來所做的事,不是一個尋常人能做到的。

     不夠果斷,不夠自信,哪怕是不夠狠,不夠毒,都不可能堅持的下來。

     從天子的御輦上下來,林葉本該去見見子奈,見見拓跋云溪。

     可既然他來接駕,總不能在天子的隊伍里隨便亂竄。

     子奈看到他了,有些激動,雖然離開林葉身邊并沒有多久,但對她來說每一天都是煎熬。

     她能應付的來天子,應付不了每天的想念。

     “他不可以隨便上來,但你可以下去。”

     拓跋云溪忽然說了一聲。

     子奈先是一喜,但很快就搖了搖頭:“還是算了,再堅持一下,到了陽梓城就好。”

     她說:“我哥在外邊要護衛圣駕,我跑出去擾了他,會有不少人說閑話。”

     拓跋云溪笑。

     她看著窗外遠處,那個騎在戰馬上的年輕人,竟然有些恍惚。

     初見林葉的時候那家伙才十四,看起來雖然清秀俊美,那張臉上難免還有些稚氣未脫。

     如今十七歲了,身上不見了稚氣,只有英氣勃勃。

     “你哥長大了。”

     她自言自語了一聲。

     說完這句話后才醒悟過來,自己好像不該說這樣一句話,于是她扭頭看向別處。

     子奈也笑。

     而坐在拓跋云溪身邊的小禾姑娘,卻不知道為什么顯得那么局促不安。

     就好像,到了這陌生的地方,讓她不能踏實下來。

     拓跋云溪只是看了她一眼,便讓這本就有些局促的小姑娘,更加慌了起來。

     慌就慌了,還要故意表現的自己其實很淡定,她演技又說不上有多好,于是那張臉便紅了幾分。

     小禾姑娘在想,自己這是何必呢,早知道留在云州好了。

     可是大小姐要隨御駕到孤竹來,她當然又不放心讓大小姐一個人來。

     一個女人的心事,便可激流涌動,三個女人的心事,那就是風云變幻了。

     與此同時,陽梓城。

     寧未末失蹤了。

     就在隋輕去殺夜鷹營朱雀組的當天,寧未末失蹤了。

     與寧未末一起失蹤的,還有薩郎。

     所有事,并非都是意料之中,所有事,也并非都是掌控之內。

     他們的對手是拓跋烈,不是一個凡夫俗子,那是能和天子斗心機二十幾年的梟雄。

     隋輕去攔住了朱雀組,卻沒有料到,對手的目標竟然還能是寧未末。

     因為不管怎么看,寧未末都不算是很重要的那個才對。

     拓跋烈是在忌憚如今已經成為大將軍的林葉,是已經開始在孤竹募兵,將來權勢會更重的林葉。

     寧未末和拓跋烈之間,沒有那么不能相容的對立。

     可是,一群黑衣人沖進了經略大人府里,殺死了所有的護衛和仆從。

     這些人出手狠厲,動作迅速,配合默契。

     尸體中不見寧未末,可想而知他是被抓走的,負責幫忙盯著經略府的薩郎也失蹤了,他大概是發現了什么,連個消息都沒來得及留就跟了上去。

     小院。

     隋輕去站在錢爺面前,他不想見錢爺,不是因為兩個人之間有什么矛盾。

     而是他覺得,這個老人的性格與自己不和。

     老人總是善于計謀,而他行事又向來直截。

     “是我的錯。”

     隋輕去道:“我知道朱雀組來了,但沒想到青龍組也會來,那本該是留在拓跋烈身邊不會外派的隊伍。”

     錢爺點了點頭:“是我的錯,我只顧著算計拓跋烈,忘了萬域樓。”

     拓跋烈和寧未末之間沒有不可調和的對立,但萬域樓有。

     那個老人,確實不想放權。

     他是在兩大勢力之間夾著的那個人,反而被人忽略了。

     “為何是抓走,而不是直接殺?”

     隋輕去看向錢爺。

     錢爺搖頭:“我還沒想到是為什么。”

     這是很奇怪的事,完全沒有道理可言。

     不管是拓跋烈還是萬域樓,既然下手,就沒必要抓一個活的寧未末走,直接殺了豈不更好?

     “我去查。”

     隋輕去轉身就走。

     錢爺道:“你不能去,天子就要到陽梓城,若拓跋烈已準備好反叛,必在這陽梓城里早有安排,他能讓人封鎖天子消息,不讓大玉百姓知道,但他更愿意天子死在這,越早越好。”

     隋輕去沉默。

     錢爺道:“你和薩郎也不算多熟悉,我去查這件事,你留在陽梓城,幫林葉。”

     隋輕去點頭:“好。”

     說完后轉身往外走,到小院門外,他腳步停住,回頭看向錢爺說道:“你已經很老了,一百多歲,活了這么久,別死的那么隨便。”

     錢爺微微一愣,片刻后眼睛都亮了些。

     隋輕去大步離開。

     錢爺想著,那個小家伙不會說話,你也不會,還真是說不出的一樣。

     他沒有急著去查薩郎和寧未末失蹤的事,他需要仔細梳理一下。

     坐在那把躺椅上,越是思考的多,他的眉頭越是皺的深。

     拓跋烈暗中勾結孤竹國君,這事應該不會有什么意外了。

     所以這陽梓城里,拓跋烈一定早有準備,可能潛藏起來的高手之多,超乎想象。

     寧未末被抓走,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拓跋烈的人要審問寧未末。

     想從寧未末嘴里逼問出,天子是不是有什么針對計劃。

     “老對手......你還是那么讓人害怕。”

     錢爺自言自語了一聲。

     他從來都沒有輕視過拓跋烈,這些年來,他和拓跋烈合作,為的只是騙取拓跋烈的信任。

     他成功了,也不算完全成功。

     因為他越是和拓跋烈相處的時間久了,就越明白,拓跋烈其實誰都不信。

     當年拓跋烈害了錢爺的兩個弟子,一個是劉疾弓,一個是雁北生。

     為了給劉疾弓報仇,雁北生被拓跋烈騙到了云州,創建朝心宗。

     錢爺后來出現在拓跋烈身邊,也是假裝確定,劉疾弓和雁北生都是被天子謀害,這樣才能換取拓跋烈的一絲信任。

     “你在想,你到底輸在哪兒了?”

     就在這時候,錢爺身后忽然有人說話。

     錢爺一驚。

     自己剛才思考的太過專注,竟是沒有察覺到有人到了自己身后不遠處。

     “別胡思亂想。”

     他身后的人笑著說道:“你沒有察覺到我來,不是因為你在沉思,只是因為你老了。”

     錢爺轉身。

     那個黑袍人就站在他身后大概兩丈遠的地方,被接近到這個距離,毫無察覺,錢爺心中生出幾分悲涼。

     “這世上終究沒有修道之人,習武的至高境界,也不過是比尋常人活多幾年,不可能如傳聞那樣,越老越強。”

     黑袍人和錢爺說這些的時候,完全沒有譏諷之意,甚至還充滿了同情。

     黑袍人道:“修道修仙的那些故事里,一兩百歲的老家伙都很恐怖,可實際上呢,你一百多歲,連你巔峰時期三成的實力都沒有了。”

     錢爺點了點頭:“你說的對,確實三成都沒有了,不然的話,你又怎么敢親自到我面前來?”

     黑袍人把帽子往后撩開,若此時還有其他人見到這張臉,一定會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我親自來?”

     黑袍人嘆道:“你老了,不只是武學上的修為下降,你也變得愚蠢,變得遲鈍。”

     錢爺眼睛逐漸睜大,因為他面前這個穿著黑袍,和拓跋烈一模一樣的男人,竟然不是拓跋烈。

     黑袍人道:“你有什么心思,大將軍早已看破,當年就看破了,留著你,只是大將軍覺得能用你。”

     錢爺忽然冷笑:“原來他怕死到了這個地步,竟然還有替身。”

     黑袍人道:“這不是怕死,大將軍要圖謀天下,多做些準備怎么了?”

     他不光是長相實在太相似,說話語氣,和拓跋烈都幾乎找不出差別來。

     黑袍人道:“從一開始,和你聯絡,與你相見的,就都是我。”

     他說:“最后送你走的也是我,這大概,就是人們常說的做人要有始有終。”

     錢爺一笑,長身而起:“那就試試?”

     黑袍人邁步上前:“我代大將軍送你一程,大將軍有交代,說他還算敬重你,所以讓你死的體面些。”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