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劍說
首頁 > 都市小說 > 都市劍說 > 第5節-三回合KO

第5節-三回合KO

目錄

    僅僅與冰冷的碎金色蛇瞳對視了一眼,心理防線瞬間完全崩潰,姚兵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他撲到門前,連滾帶爬的沖了出去。

     奇怪的是,在門外守候的姚家保鏢卻一點兒也不驚訝,反而攔住不斷鬼哭狼嚎的自家少爺,他們的神情讓人感覺有一種說不出的古怪。

     其中一個保鏢甚至向門診室內看了一眼,房間里除了電極貼片被扯得凌亂的設備,就只有李白一個人,哪里有少爺口中的大蛇。

     李大魔頭十分無辜的聳了聳肩膀,房間里只有蛟,沒有蛇,不帶這么訛人的,有錢就可以耍流氓啊?

     “好大的青蛇,那么粗,那么大,就在房間里,快,快去干掉它,叫軍隊來,用大炮,用導彈炸它。”

     驚魂未定的姚兵沖著自家保鏢和警察拼命比劃。

     他想要逃走,卻被死死攔住,只能在那里歇斯底里的又哭又叫。

     走廊盡頭,被攔住的記者們拿著手機或小型DV攝像機一個勁兒的猛拍,生怕錯過了這么勁爆的新聞,殺人犯富二代裝瘋賣傻欲逃脫法律的審判。

     雖然有不少人預料到這個可能性,卻沒有想到對方竟然真的敢這么干!

     警察們一個個表情怪異,這個姚家少爺簡直就是戲精,為了冒充精神病逃脫罪責,居然演得跟真的似的。

     這里地處市區,方圓二十里都沒有山林,先不說到底有沒有蛇,怎么鉆進第七人民醫院都讓人匪夷所思,光是這么粗的腰身,恐怕連門診室的門都鉆不進去,電影《狂蟒之災》都不帶這么夸張的。

     為了安全起見,幾個警察拿著掃把和拖把,小心翼翼的把李白的門診室翻了個底朝天,別說那么粗那么大的青蛇,就是連條蚯蚓都沒有發現。

     “李醫生,剛才嫌疑人說房間里有一條巨蛇,你有看到嗎?”

     檢察院的劉干事例行詢問剛才和姚兵同在一個房間里的李白,盡管他知道這很扯蛋,但是在事后報告上還是得說清楚。

     “怎么可能有蛇?”

     如果劉干事問有沒有蛟,李白肯定會向政府坦白從寬。

     “這小子,可真會裝。”

     劉干事哼一聲,果然是這些把戲。

     這個姚家仗著自己做過的社會公益和許多政府部門有聯系,沒少給司法系統添亂,光是應付來自方方面面的人情和牽扯,許多領導不勝其煩。

     就像這一次,分明是想要鉆法律的空子。

     “我們繼續?”

     李白眨了眨眼。

     劉干事看了依舊在“演戲”的姚兵一眼,向李白點點頭。

     第二回合,李白還沒出手,對手就已經趴下了。

     “繼續!來幾個人,把他再送進去。”

     姚兵哪里肯干,房間里有辣么大,辣么粗的巨蛇,他寧可洗干凈屁股把牢底坐穿,也不愿意葬身蛇腹。

     “少爺,里面沒蛇,我們都看過了,真的沒蛇。”

     姚家保鏢們一邊勸撫,一邊將自家少爺強塞進了門診室,甚至還配合警察把少爺銬在了椅子上。

     “不要,我要出去!救命啊!”

     姚大少爺撕心裂肺的哭嚎,卻沒有人理會他。

     “李醫生,麻煩您了!”

     姚家保鏢頭子甚至還向李白點了點頭,再次把門合攏。

     門鎖合閉的咔嗒一聲輕響,姚兵直接就崩潰了,之前可以說是被青蛟真身給嚇的,現在完全是自己嚇自己。

     被嚇過一次后,此時此刻妖女沒現身甚至比現身更加恐怖,誰都不知道會在什么時候蹦出來,把人嚇死(吞掉)。

     李白抽了抽鼻子,聞到了一股騷味兒,再看向姚兵,椅子上不斷跌落水珠,這貨居然嚇尿了。

     真是沒辦法,只好祭絕招了。

     他從抽屜里拿出一根細銀鏈,一頭系著一枚銀環,在姚兵眼前晃了起來,聲音仿佛變得具有魔力,讓人心神不由自主的被吸引。

     這個小道具只是通過眼睛打開心理防線的契入點,真正的催眠術高手甚至只需要一個響指或一個音節,甚至一個眼神就能夠順利破入受術者的內心深處。

     “你在家里,躺在床上,正在作夢……”

     三句話沒說完,姚兵的眼睛就開始發直。

     這手絕活兒并不是來自于學校里的那些導師,是李白到睡眠障礙科串班時學來的,得自于周院長的真傳。

     催眠術對付長期失眠有奇效,只需要引導進入兩個小時的深度睡眠,就能讓高度疲憊的患者完全放松下來,病情大為緩解,甚至好轉。

     半個小時后,恢復了平靜的姚兵帶著一身尿騷味兒推門而出,他不再瘋狂的大喊大叫,就像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安靜的被警察帶走。

     富二代殺人案鬧得動靜不小,就算姚家再有錢,也沒可能悄無聲息的擺平。

     如果第七人民醫院的鑒定報告與公安局的司法鑒定報告相悖,恐怕還要啟動第四方鑒定和專家聯合鑒定,直到讓所有人信服的公正鑒定結果。

     過程和結果其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讓所有質疑的聲音都消失。

     姚兵在進門之前有沒有病,他并不知道。

     但是在出了這扇門后,以李白的專業眼光來看,肯定已經不是正常人了。

     就算是術道全真境強者,猝不及防被清瑤妖女盯上一眼,照樣沒有好果子吃,妖族天賦神通“靈瞳幻境”可不是說著玩的。

     只是尋常對視一眼,區區一介凡人依然承受不住。

     李白根本沒有在意姚兵這個倒霉孩子的遭遇,自作孽不可活,正義從來不會錯過,不過是假借妖女之手罷了。

     第三回合,姚大少爺直接打出了GG,原地紋絲未動的李白同學一臉茫然,還有誰?

     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

     “小李,鑒定結果怎么樣?”

     走廊解除了戒嚴,隔壁坐診的陳晟摸進了李白的門診室。

     正在整理診療設備的李白覺得這家伙有些鬼鬼祟祟,于是留了個心眼,假作調侃道:“你猜?”

     一旁的椅子正散發出腥臭的尿騷味兒,短時間內再也坐不得人。

     “……”

     陳晟猝不及防,一臉呆滯,不過很快回過神來,嘴角情不自禁抽了抽,哪里聽不出來李白是在逗他玩。

     陳晟不甘心放棄,擠出一絲笑容,說道:“你可真會開玩笑,有病就是有病,沒病就是沒病,告訴我一下,又不會死人。”

     “你怎么知道不會死人?”

     李白已經確認這家伙沒安什么好心。

     雙方原本就隱隱存在競爭關系,私下里互相較著勁兒,如今主治醫師指標當前,更應該是話不投機半句多,怎么可能會有耐心陪自己開玩笑。

     正如自己所猜測的那樣,家伙多半另有所圖。

     “怎么可能?”

     陳晟一驚一乍,換作平時,他早就扭頭而去,但是現在卻不得不強打著耐心,哪怕明知對方很有可能在故意戲弄自己。

     “有錢人的秘密,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

     李白故意歪樓。

     以他對陳晟的了解,對方并不是城府太深的人,既然要打玄機,不如互相套話唄,看誰先扛不住漏了口風。

     換句話說,這家伙要是真的有城府,恐怕根本不會在這種小事情上跟他短兵相接。

     陳晟心底氣得七竅生煙,李白真的是在耍自己,當即不再掩飾,生硬地直接問道:“你收了多少紅包?”

     李白攤開雙手,聳聳肩膀,說道:“怎么可能收紅包!”

     對方已經圖窮匕現。

     陳晟用很隨意的語氣,半真半假地說道:“這活兒可是我介紹給你的,要是有好處,你可不能吃獨食。”

     “陳前輩,瞧你這話說的,這可是一只燙手的山芋,要是有好處,怎么會輪得到我?”

     李白嫌棄對方吃相難看,話語中帶著嘲諷,有麻煩就躲,有好處就搶,還要不要臉?

     陳晟僅僅比李白早入職半年,卻總喜歡擺老資格。

     李白的一句陳前輩,讓他不由自主的老臉微紅,他算什么前輩,恐怕外面那些小護士的工齡都比陳晟長。

     雖然無端被人甩鍋,整個下午的工作就是應付姚大少爺的心理診斷鑒定,活干完自然可以提前下班,李白沒興趣理會這個煩人的家伙,招呼來一個保潔,把浸了尿的椅子拉去清洗。

     看到李白沒有再理睬他,自顧自收拾東西走人。

     陳晟有些惱羞成怒,狠狠盯著李白走遠的背影,陰惻惻地自言自語道:“李醫生,這幾天下班要小心點兒,那些網絡暴民說不定會找上你。”

     說到底陳晟就是一個沒什么城府的人,李白也從來就沒有把他放在心上。

     “謝謝關心!”

     李白頭也沒回,隨意擺了擺手,很快消失在樓梯口。

     陳晟怵然一驚,背后寒毛直豎,就像被人抓住了痛腳。

     明明隔著十幾步的距離,自己又壓低了聲音,竟然還是被對方聽到了,這個李白會順風耳嗎?

     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陳晟站在原地片刻,有些氣急敗壞的回到自己的門診室,嘭一聲關上了門。

     沒過多久,網絡上又有消息流傳,第七人民醫院一個姓李的醫生收受賄賂,給富二代殺人兇手姚兵開具精神病的確診報告。

     一場風暴終于在網上無可阻止的爆發開來。

     -www.pfxs.com
如果喜欢《都市劍說》,请把网址发送给你朋友。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