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不當炮灰
首頁 > 都市小說 > 快穿之不當炮灰 > 第3423章 古代孤女5

第3423章 古代孤女5

目錄

    當然了,這也是之前留下來的傳統,盧二姑娘還沒出嫁時,因盧二姑娘是庶女,手頭也沒多少錢,所以主持舉辦詩會時,也愛占原身的便宜。

     這時盧三姑娘看安然說,有事不能來詩會,不參加了,自然也不會出錢組織詩會了,當下不由傻眼了,畢竟每次詩會花銷,少的時候要十幾兩銀子,多的時候要上百兩銀子,畢竟大家一起吃吃喝喝,然后還要弄些彩頭,給作詩最好的人做獎勵,沒個贊助商,光靠她們自己,哪來那么多錢浪費?

     所以這會兒看沈安然這個金主不來了,幾個姑娘自然傻眼了。

     安然要知道這樣的情況,只怕是要冷笑的,這些姑娘,吃著原身的,用著原身的,還瞧不起原身,孤立原身,排擠原身,霸凌原身,也就只有原身想要朋友,才會在她們提要求時,無所不應,換了她,當個金主還被人欺負,她是傻了才會做,自然不會去了。

     每次詩會,不光有姑娘,還有府里的公子,甚至包括汪大少爺,這時看安然說不來,那些姑娘不知道怎么辦才好,還想借著這樣光明正大的機會,多跟盧家這些姑娘相處,當下汪大少爺便自動請纓,說去請安然過來。

     盧三姑娘聽了,當下不由大喜,行禮道:“那就有勞表哥了!沈表妹跟汪表哥關系好,她肯定會聽你的。”

     以前有沈安然這個冤大頭的時候還沒發現,現在沒了這個冤大頭,眾人還真發現事情不好辦,所以這時看汪大少爺愿意去請人,一個兩個的,自然都捧汪大少爺的場,夸他去肯定可以,夸的汪大少爺不由有些飄飄然,當下便越發意氣風發,去找安然了。

     安然看汪大少爺找上了門來,不由冷笑。

     說起來原身可真夠倒霉的,每次當金主,不光請府里那些小姐公子們吃吃喝喝,出彩頭,讓盧家那些姑娘和府里公子們贏去了,還要負責汪大少爺這樣同樣寄居的人吃喝,算起來,自從出孝,這一年多來,光是汪大少爺,就花用了原身不少錢了。

     一個孤女,養著外家一群姑娘公子就算了,還要養盧家的親戚,這種蠢事也只有原身做的出來。

     原身總覺得寄居外家不好意思,但安然一個現代人,可不這么想,盧老太太和盧老太爺是原身的親生外祖父母,在原身父母雙亡且祖父祖母也死了后,他們就是原身最直系的親人,而原身未成年,他們撫養她,是應有之義,原身根本不用覺得不好意思,畢竟盧家那些姑娘小子不也用的是盧老太太和盧老太爺的錢,那原身作為直系親人之一,用著也沒關系,畢竟盧家現在還是盧老太太和盧老太爺的盧家,她花的是盧老太太和盧老太爺的錢,又不是那些姑娘小子的錢,所以沒必要不好意思,她呆在這兒天經地義。

     正是原身這份不好意思,所以每次府里姑娘要她掏錢辦事,她才會二話不說就掏了,但現在換了安然,她可不想掏了。

     其實要是那些姑娘公子對原身好,安然也不會拒絕做冤大頭,畢竟要是花點錢,能交些朋友,大家一起開心開心,那倒也還行。

     但,花錢還被人瞧不起,那她傻了才會繼續給他們花錢,養著他們。

     當下看汪大少爺找過來,安然便還是老一套的話,道:“抱歉,我現在對那個詩會不感興趣了,就不去了,你們自己玩吧。”

     “怎么會沒興趣呢?詩會那么多人,大家一起說說笑笑,多好。”汪大少爺溫柔地勸道,往常只要他這樣溫柔地看著沈安然,沈安然一般都是頂不住,馬上會順從他的提議的。

     但這次卻翻了車,當下就聽安然淡淡地道:“反正不感興趣了,參加了一年多,花了將近上千兩銀子,一次魁首都沒做過,花錢還不開心,那我就不想花錢了,畢竟我又不是冤大頭,花了錢還落不到一聲好。”

     “你們當然開心了,有我提供的錢吃著玩著,還能贏我用錢買的彩頭,免費吃喝,還有彩頭得,這樣的好事,誰不喜歡,我也喜歡啊。”

     “說起來,其實我的詩做的也挺不錯的,就是不知道為什么,每次都評不上魁首,不過我現在也不在意了,反正讓我不開心了,我不去就是了。”

     原身不好提錢的事,安然可不怕,她直接點出了這里面的關鍵。

     她也不怕盧家的姑娘公子到時會說她給詩會花點錢怎么了,她在府里呆著,花著盧家的錢,他們都沒說什么之類,要真敢這樣說,她馬上就會以此為借口,跟盧老夫人他們告辭,回沈家,剛好,沈家那樣歹毒地對待原身,她正想回去,削他們一頓呢,只愁沒機會,如果盧家姑娘小子提供了這樣的機會,她巴不得。

     不過估計他們是不敢說的,就算說了,也不敢明著說,只敢私下抱怨,要不然明著說,讓盧老太太和盧老太爺知道了,盧老太太和盧老太爺會生氣,罵他們亂說話的。

     至于為什么原身的詩不錯,卻一次魁首都沒當上,自然是小團體集體排斥她,所以不投她的票嘍。

     人家就是這樣能,既花著原身的錢,還排斥原身,哪怕原身的詩很好,每次連三甲都排不上,這事也的確讓原身難過了許久,畢竟她不是傻子,是知道自己的詩還不錯的,但每次都評不上,知道是別人排擠她,如此,能不難過么。

     花錢還被人氣的難過,大概也只有原身才會這樣傻了,換了安然,早懶得搭理那群垃圾了,反正她是不會將任何一分一秒,浪費在讓自己不高興的人身上的。

     汪大少爺聽了安然的話,不由皺眉,道:“你提錢的事做什么,好好的文雅之事,被你這樣一說,俗不可耐了。”

     按理,汪大少爺要這樣說了,依原身對他的喜歡,原身該馬上惶恐,怕失去汪大少爺這個朋友,然后會如汪大少爺的愿,不提這事,繼續開開心心過去參加的,結果,安然淡淡地道:“既然俗不可耐,我這個俗人就不過去打擾你們這群不識人間煙火的文雅人了,你走吧,自己花錢組織詩會去吧,記得可千萬別嫌錢多,要不然就是俗不可耐了。”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