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仕途
首頁 > 武俠小說 > 紅色仕途 > 第九章 山中有寶

第九章 山中有寶

目錄

    ,

     9 第二天醒來時,葉澤濤才發現自己睡到了楊根民的家里。m

     揉了揉眼睛,搖了搖那仍然有些疼痛的腦袋,葉澤濤真不知道昨晚上自己是怎么樣倒下的,反正村民們太熱情了,一碗碗敬著自己喝酒,雖然有著五禽戲,也頂不住那么多的酒喝下去。

     感受到身上的暖和,這才發現楊根民一家人身上都是用野草蓋著。

     看到這情況,葉澤濤就知道他們家是把唯一的一床被子拿來給自己蓋了。

     感受到這里的貧困情況,葉澤濤就有著強烈的帶領大家脫貧的想法。

     酒勁一過,葉澤濤才想到了自己現在只是一個試用期公務員的事情,好在這里離那城里遠,自己說的那些話沒有傳出去,要不然還指不定被大家指責一番。

     有的時候,這人啊,想做點事情也很難!

     當然,葉澤濤并不后悔自己說的那些事情,也緊記下了自己答應村民們要做的事情,從那一雙雙明亮的眼睛里面,葉澤濤感受到了這里的村民們那種渴望富裕之心。

     抓了一下身上,葉澤濤感到自己的全身都在發癢,拉開衣服時,就看到身上已是出現了一些跳騷叮咬的大包。

     快速跳走身來,葉澤濤走了出去。

     陽光已經在天邊出現,瞇了一下眼睛,葉澤濤翻弄了一陣自己的衣服,看到身上不少地方都有著叮紅的地方。

     “葉同志,你醒了?”楊根民披著衣服走了出來。

     忍受著身上發癢的情況,葉澤濤微笑道:“打擾你們了!”

     “一家人,別見外!”楊根民嘿嘿笑著說道。

     這話再次說得葉澤濤一陣無語,說道:“我只是想幫助玉仙那孩子一下。”

     “嗯,玉仙過了年就十六歲了,她知道你的恩情的!”

     葉澤濤看到楊根民那個樣子,真是不知道說什么才好,這一家人現在是把自己完全看成了包養他們女兒的人了!

     看到已經沒有什么事情,葉澤濤隨便吃了一塊自己帶來的面包,其它的全都留給了楊根民家,就向著回程的山道走去。

     走到了半路,葉澤濤看到坐在路邊等著的楊軍。

     看到葉澤濤到來,楊軍從地上站起身來,對葉澤濤道:“葉同志,這里到鄉里有四個小時的山路,你第一次來,我擔心你迷路,正好我也要到鄉里去一趟,我送你。<b>//   看最新章節//</b>”

     看了一眼楊軍,葉澤濤暗自點頭,別看這楊軍的話并不多,卻是一個實誠人,更是一個會想事的人,他應該就是專門等在這里送自己回去的。

     發了一支煙給楊軍,葉澤濤與楊軍一道走著。

     “軍子,聽說你當過特種兵?”葉澤濤有事沒事地與楊軍聊著。

     “嗯!”楊軍的目光緊盯住前方,只是嗯了一聲就沒有再說什么。

     葉澤濤也沒有好再說什么,看到楊軍的樣子,葉澤濤突然有一種想法,假如讓這樣的一個人去給自己當駕駛員,可能就是一個最好的選擇。

     隨之又是一笑,自己現在還是一個試用期的公務員,有什么資格談到用駕駛員!

     不知不覺中,兩人走了兩個多小時的時間。

     就在兩人正走著時,突然間,只見楊軍從身上摸出一把小刀朝著左邊草叢就扔了出去。

     那速度太快了,隨著小刀的扔出,楊軍的身影閃動中已經進入到了草叢。

     隨后就見楊軍拎著一只山雞走了出來。

     好身手啊!

     以葉澤濤練了五禽戲的身手也感到這楊軍比自己厲害得太多。

     “葉同志,我們找個地方把這山雞烤了吃,你看怎么樣?”

     葉澤濤微微一笑道:“隨你。”

     正好前方就有一條小河,兩人就找到了一處平地,楊軍很快找來了一些枯枝,又非常快的在那小河邊把山雞處理了。

     葉澤濤根本就無法幫上忙,很快,那只山雞已經被他架在了火上。

     看到楊軍那熟練的動作,葉澤濤對這楊軍的欣賞之情更深了許多。

     這是一個人才啊!

     楊軍的身上配得有不少的東西,在那山雞上撒了一些鹽之后,那山雞上很快透出了一些香味。

     楊澤濤感到自己的身上真是太癢,看到這條小河,干脆就去河里洗了一個澡,更是把所有的衣服都用水洗了一遍。

     穿著一條短褲,把那些衣服放在樹枝上曬著。

     太陽很辣,衣服很快就已是快干了。

     葉澤濤無事可干的情況下,看到旁邊有一個小山包,走過去掏出那物就撒起尿來。

     撒完尿,目光就看向了那隱于野草中的地方。

     快步沖了過去,認真一看時,葉澤濤的心里面就狂跳不已。

     “盛世牡丹!”

     “真的是盛世牡丹啊!”

     看著那幾株蘭草生長在那野草叢中的情況,特別是看到剛剛開花著的情況,葉澤濤的心跳就進一步加速。

     作為在省城讀書的人,同宿舍就有一個同學家里是種草花的,據說他們家的蘭花很不錯,那同學時常也會把一些這方面的書拿來給大家看,一來二去的,葉澤濤對于蘭花也并不是陌生,眼前的這種叫做“盛世牡丹”的蘭花就正好被葉澤濤記下。

     葉澤濤記得臨參加工作時,還與那個同學聊起過蘭花,正好就聊到了這種蘭花的情況,據說這種蘭花標價已是六萬多一盆。

     葉澤濤并不知道這種蘭花到底是以盆算還是以株算,反正值六萬多的價。

     假如能夠把這些蘭花拿去賣給那同學家,也許幾萬塊就能夠到手。

     這對于正在缺錢的葉澤濤就是一個巨大的誘惑了。

     “葉同志,什么事?”楊軍看到葉澤濤快速沖過去,以為發生了什么事情,第一時間也沖了過來問著。

     “這是蘭花!”葉澤濤指著那大概有著五六株的蘭花說道。

     看了一眼那株蘭花,楊軍微笑道:“這種東西山里面很多。”

     葉澤濤聽到這話,眼睛就一陣發亮。

     抬頭向著這四周的大山看了一陣,嘆道:“山中有寶啊!”

     楊軍道:“這東西聽說省城有不少人玩,縣城到是不多。”

     “你幫我把這東西挖出來,別傷到根了。”葉澤濤看到楊軍帶得有刀具,就對他說道。

     楊軍點了點頭,過去很是小心,卻又非常快的挖著。

     楊軍在這方面也是一個能手,先是從旁邊挖過去,然后就把那蘭花的根帶著土一起挖了出來。

     想到自己的包里也有著塑料袋,葉澤濤很是小心地把這五株蘭花的根帶著土包好。

     擔心裝入包內會把花弄壞,葉澤濤只能拿在了手上。

     兩人坐在那里很快吃完了山雞。

     衣服這時也干了,葉澤濤重新穿上了衣服之后才感到身上的不舒服情況好了許多。

     葉澤濤看了一眼那些草花,微笑著對楊軍道:“陰涼箐很貧困,我們要多幫大家想些辦法才行,在這樣的關鍵時候,黨員的先鋒作用是巨大的,現在雖然有不少地方的黨員不像樣子,但是,我們既然是黨員,就得讓村民們感到我們與一般人不同!”

     這話如果放到其實的地方講出來,肯定大家還會鄙視一下葉澤濤,可是,自從昨晚上葉澤濤當著大家講了那么多的話之后,陰涼箐的村民們對他的話就非常的信任,今天一早,已經有不少人到了楊品志家去商議著如何發展的事情。

     楊軍的心中對于葉澤濤也有著一種不知從什么地方到來的信任感,聽到葉澤濤這樣說話,嘆了一口氣道:“關鍵的是錢的問題!”

     葉澤濤微微一笑道:“看到沒有,這些蘭花如果是真的,也許就能夠換來陰涼箐的發展,我打算去找人看看,能不能賣幾個錢來。”

     “葉哥,我不太懂這些,你怎么說我就怎么做!”楊軍多少也聽說過蘭花能賣大價錢的事情,聽到葉澤濤愿意把賣來的錢用于發展陰涼箐上,很自然就把稱呼進行了改變。

     看了一眼楊軍,葉澤濤感到這楊軍最少也比自己大那么幾歲,沒想到他竟然已稱呼自己“葉哥”,這是一種很大的信任了!

     看了看楊軍,看到的是楊軍眼睛里面的一種信任之情,葉澤濤微微點了點頭,并沒有去糾正對方的說法。

     “葉哥,我會搞一個地方,盡可能的把這些蘭草集中進行種植,你需要時就送來給你!”楊軍說道。

     心中感動了,葉澤濤知道這楊軍已經明白了自己需要蘭花去賺錢的想法,主動承擔起了挖蘭草的事情。

     伸手拍了拍楊軍的肩膀,葉澤濤道:“相信我們的路會走得更遠!”葉澤濤也不好給對方什么樣的承諾,只是表達了一種自己的想法而已。

     走了一段路,楊軍看到路邊有一些山竹,快速用刀坎下,然后很快又編成了一個提藍的樣子,讓葉澤濤把那捧著的蘭花放在了里面。

     看著那蘭花的花朵情況,葉澤濤的臉上露出了笑容,如果運氣好的話,搞不好真能弄來幾萬元錢,到時幫助楊玉仙的事情和幫助陰涼箐發展的事情就有了著落。

     拎著這個提藍,葉澤濤頓時輕松了許多,笑道:“軍子會的東西不少麻!”

     楊軍笑了笑沒有多言,繼續向前走著。

     一路行去很快,鄉政府已經在望了。

     ····新書期間,推薦票非常重要,無論你在何方,只要喜歡,就請前來投上幾票,感謝啊!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