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仕途
首頁 > 武俠小說 > 紅色仕途 > 第五章 一輛車子的猜測

第五章 一輛車子的猜測

目錄

    ,

     5 草海縣的縣委書記高震山坐在越野車上,感受著這一路的顛箥,心情并不太好,想到副縣長管玉貴的匯報,心里面就膩味得很,這春竹鄉到底是什么了,剛搞出了一車人死去的事情,現在又差點發生了幾十名學生被宿舍壓死的事情,要真是出了這樣的事情,自己的這個縣委書記也就當到頭了!

     縣長去外縣開會,自己只能先去春竹鄉看看。<b></b>

     揉了一下太陽穴,想到縣里的事情,感到春竹鄉的班子的確得好好的調整一下了。

     到底讓誰來挑這個書記的挑子呢?

     再看看吧!

     車里的組織部長龐輝是高震山的人,坐在高震山的身邊,偷偷觀察著高震山的表情,明白這次春竹鄉的班子應該進行調整了。

     車子快要進入鄉里時,正在看著遠處的高震山突然坐直了身體,眼睛就看向了剛剛超過了自己車子的一輛越野車。

     在這草海縣里面還有人敢超書記的車?

     看到了高震山的表情,同車的人們全都神情一凝。

     超車的事情高震山到是沒有太大的想法,關鍵的是他看到了那輛車子的牌照。

     經常跑省市,高震山對于車牌也很敏感。

     車子開得很快,已經進入到了鄉里面,高震山的心中卻有些不安了,省政府的車牌啊!

     到了高震山這個位置上的人,對于任何事情都有著極高的敏感性,雖然這車子很可能是路過,但是,誰又能夠明白的說出這車子就不是要到自己的縣里來做點什么事情。

     想到那車子的車牌,對于省政府的車牌有著一定了解的高震山就滿是疑惑起來,省政府的車子怎么跑到了春竹鄉了,這春竹鄉難道已被省政府關注了?

     看到車子已轉了一個彎過去,高震山又重新靠在了椅子上。

     車子朝著鄉政府開去,高震山那種不安的心情更加激烈。

     春竹鄉應該沒有什么國道之類的,車子必然就是進入春竹鄉了,到底去做什么呢?

     這時的葉澤濤已接到了上次清理野墳時陪同姓鄭的中年人到來的三十來歲壯漢的電話,他已迎了出來。

     葉澤濤也是一個好朋友的人,既然答應了姓鄭的幫他修墳,對方來了,自己自然就得好好的接待。

     走到鄉政府門口的路邊,就看到那輛上次開來的越野車停在了路邊。

     壯漢早已站在了車邊,看到葉澤濤過來,臉上難得的露出了笑容道:“鄭老板走得匆忙,忘了把錢拿給你,還有碑上的刻寫內容,老板叫我專門送來,你收一下!”說著就遞了一個包皮包給葉澤濤。<b></b>

     聽到是送錢來的,葉澤濤微笑道:“花不了幾個錢,找幾個村民幫忙一下就行了!”

     雖然說著這話,還是接了過來。

     “里面有一萬元錢,鄭老板還專門寫了一份石碑上的內容,還請你用心一些,老極讓我代他感謝了!”

     這話仿佛就是命令似的,聽著也多少有些不快,葉澤濤還是臉上帶笑點了點頭。

     把包夾在腋下,葉澤濤微笑道:“請鄭老板放心,我會盡量搞好的,這錢麻,到時我會記清楚賬目,多退少補!”

     “我叫寧軍,里面有我的聯絡號碼!”這人朝著葉澤濤笑了笑,坐上車子已是快速離去。

     看著對方沒有停留就快速離去,葉澤濤夾著那小小的包包搖了搖頭。

     兩人都沒有注意到的是那高震山的車子已經開了過來,遠遠的,坐在車上的高震山就看到那寧軍遞了一個黑包給葉澤濤,隨之,高震山的目光更是看向了葉澤濤。

     這次高震山的到來并沒有通知鄉里面,因此,他的到來這鄉里面的領導們并不知道。

     車子越來越近,寧軍已經啟動了車子。

     把葉澤濤的樣子記下,高震山的目光送著那寧軍的車子離去。

     越野車里面的組織部長龐輝這次同樣看到了寧軍遞包給葉澤濤的情況,也算是看清楚了寧軍越野車的情況,看到了那牌照,他的心中同樣震驚,春竹鄉竟然有著省政府的車子出入,這可不是一件小事了!

     看了一眼一直目送著越野車離去的高震山,龐輝感到這件事情一定要好好的了解才是。

     龐輝也同樣把葉澤濤的樣子記了下來。

     葉澤濤這時也抬頭看到了縣里的這輛越車,剛從學校出來的葉澤濤根本就分不清楚省政府或是省里面的車牌情況,只是看到剛剛得到消息的副書記暢明偉跑著迎了出來。

     一看暢明偉都跑著迎了出來,葉澤濤也嚇了一跳,匆忙中也夾著黑皮包跑了過去。

     縣委書記不告而至,這可是把春竹鄉的領導們嚇個不輕,很快,從鄉里各處就冒出了大大小小的領導們。

     “書記,您來了!”暢明偉雙手緊握住高震山的手。

     臉上很是嚴肅,高震山道:“學校的情況怎么樣了?”

     “我正在組織重建工作!”雖然并沒有去學校做事,暢明偉還是理直氣壯地說道。

     也沒有進鄉政府,高震山點了一下頭道:“我們直接到中學去看看!”

     大家都下了車子,在暢正清的帶領下,一行人前呼后擁中向著中學走去。

     走過了葉澤濤身邊時,高震山看了葉澤濤一眼,那龐輝也看了葉澤濤一眼。

     一直都暗中觀察著高震山表情的暢明偉急忙說道:“這是鄉里剛來的大學生,叫葉澤濤!”

     一愣之下,高震山伸手就握向了葉澤濤道:“就是那個察覺到了宿舍危險以后通知學校把學生搬離的葉澤濤?”

     暢明偉忙笑著道:“就是他了,要不是他的話,這次可能會出大事了!”

     聽到這話,本來單手握著葉澤濤的高震山已是把另一支手也握了過去,雙手一下子就握住了葉澤濤的手,用力一搖時,葉澤濤那夾著的黑包就掉落在了地上。

     看著黑包,再看著緊握住自己的高震山,葉澤濤一時間還真是不知道自己該撿起黑包還是繼續握著。

     這時,一個讓大家有些吃驚的情況發生了,只見組織部長龐輝已是躬身撿起了葉澤濤的黑包,微笑著遞了過去。

     高震山用力搖了搖葉澤濤的手,更是用手輕輕拍了拍葉澤濤的肩膀道:“我代表縣委感謝你啊!”

     發生的這事搞得鄉里面的人們神情復雜起來,看著葉澤濤的眼神中就充滿了各種的表情。

     “這***葉澤濤竟然入了縣委書記的法眼了!”

     看到葉澤濤接過了那黑包拎在手中,高震山微笑道:“小葉,一道去學校看看吧!”

     龐輝也主動過來,用手輕輕拍了拍葉澤濤的肩膀道:“小葉不錯!”

     置身在領導們的包圍中,葉澤濤心中苦笑,他知道這事肯定會引起鄉里的領導們的想法。

     真是沒有想到啊,本想與老師們一道看一部黃色電影,結果卻變成了這樣!

     葉澤濤有一種做夢般的感覺。

     這時的縣委組織部長龐輝卻在心中嘀咕,剛才撿起黑包之后,他是暗中摸了一下黑包里面的內容,手感中竟然感覺到那黑包里面是一疊錢,感覺是一萬元上下。

     黑包里面裝了上萬元錢!

     真是奇怪了!

     龐輝相信自己的手感,應該真是錢裝在里面。

     目光在葉澤濤的身上看了一陣,龐輝心想,專門開著省政府的車子來給這小子送錢,難道是這小子的家里面的人怕他缺錢用,專門送來?

     如果真是專門送錢過來,這事可就決不一般了!

     真是沒有想到啊,這縣里面還藏著一尊大神!

     再想到對方做事很秘密的樣子,龐輝也不敢輕易去詢問。

     葉澤濤哪里知道這些事情,這次他是手拎著黑包陪著這些領導們向著學校走去。

     “小葉的家是哪里的?”高震山一邊走著,一邊看向葉澤濤問道。

     這時黨政辦的主任牛常勝感覺自己與縣委書記直接對話的機會來了,急忙在一旁說道:“高書記,葉澤濤同志是我們縣里面的人,大學生,黨員,他的家是……”

     還別說,牛常勝對葉澤濤的家庭情況非常熟悉,很快就把葉澤濤的各方面情況介紹了一遍。

     “哦,不錯,不錯,難怪能夠第一時間沖到第一線,黨員的角度就是不同,小葉不錯啊!”

     聽完牛常勝的介紹,本來對葉澤濤有著懷疑的高震山和龐輝的心中就更加疑惑了。

     怎么回事,竟然會是這樣的情況!

     無論是高震山還是龐輝都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一種情況。

     看了一眼已經恢復了平靜,臉上帶著微笑,風輕云淡樣子的葉澤濤,高震山忍不住搖了搖頭,心中暗想,決不會那么簡單。

     龐輝就更加不相信葉澤濤僅只是這樣的一種背景,如果僅只是這樣的背景,葉澤濤又怎么可能與那省政府拉上關系。

     這小子不可小視啊!

     不得不說官員們最大的特點就是喜歡把許多的事情復雜化。

     高震山想得就更多了,如果葉澤濤真的有著省里的強大背景的話,通過他也許還能夠給自己拉上一條關系線,寧可信其有!

     來渡金的?

     還是暗中來渡金的!

     高震山已經有了這個定論。

     看了一眼龐輝時,早已對高震山的表情有著研究的龐輝微微點了一下頭。

     一行人很快來到了中學里面。

     看到那倒塌的宿舍,高震山的臉上表現出了一種沉重,陰沉著臉看了一眼,然后走進了教室看望了那些搬入教室的學生,用手摸著一個學生的頭道:“孩子們是我們的希望,一定要千方百計把倒塌的校舍恢復過來,縣里會撥出一筆資金用力學校的恢復重建,同志們啊,一定要重視教育,一定要把孩子們的生活搞好……”高震山講得很是動情。

     講了一陣,高震山看了一眼人群中的葉澤濤,大聲道:“這次小葉同志面對危險挺身而出,挽救了幾十個孩子的生命,其情感人啊,宣傳部門要對這件事情進行宣傳,我們的黨就是需要大量這樣優秀的黨員,我們一定要大力培養這樣的優秀同志!”

     葉澤濤有些發愣地看著高震山,他還真是沒有想到高震山對自己的評價有那么高。

     不要說是葉澤濤沒有想到,鄉里的領導們誰又會想到這事,全都把復雜的目光看向了葉澤濤。

     ···········

     新書期,大家別忘了投推薦票和收藏!需要你的呵護!!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