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仕途
首頁 > 武俠小說 > 紅色仕途 > 第三章 出名

第三章 出名

目錄

    ,

     3 鄉中學房倒的事情在春竹鄉引起了轟動,天還沒亮,鄉里面的領導們全都跑了過來,看著那倒下的學生宿舍,鄉里的領導們同樣嚇得不輕。

     暫時主持鄉里工作的鄉黨委副書記暢明偉的頭上也在冒汗,自己很有可能成為鄉里的一把手,正在這個關鍵的時候要是死了孩子,這責任可就太大了!

     還沒有到達,老遠的地方暢明偉就罵開了。

     “牛重忠,你***,怎么搞的!”

     聽到是葉澤濤發現了情況之后,說服了牛校長撤出了孩子時,暢明偉看向葉澤濤的眼神中充滿了一種特別的意味。

     走過去握住葉澤濤的手,暢明偉搖了搖道:“小葉同志啊,你做得很好!”

     忙了一晚上,葉澤濤也感到很是疲倦,忙說道:“我只是做了自己應該做的事情!大量的工作還得鄉里來做!”

     “很好!很好!”

     暢明偉對葉澤濤更加滿意了。

     事情很大,這樣的事情也瞞不了,很快,縣里就組成了由主管教育的副縣長率領的一隊領導來到了春竹鄉。

     看著那一片亂瓦、埋在下面的破床的情況,主管教育的副縣長管玉貴也是心驚,朝著鄉里的領導們就是一頓大罵,大有立即把人撤職的意思。

     罵過之后,坐在鄉政府里面聽取著當時的情況匯報。

     這事無論是牛校長還是暢明偉都對葉澤濤感激莫名,在匯報中也難免提到了葉澤濤的名字。

     聽完了匯報,管玉貴讓人把葉澤濤找了過來,看著一身混漿還沒有換衣服的葉澤濤,管玉貴主動走上前去,緊緊握住葉澤濤的手道:“小葉啊,我代表縣里感謝你做出的工作!”

     葉澤濤微笑道:“好在沒有出什么事情!”說話時,葉澤濤表現出了一種不好意思的樣子。

     又表揚了一陣葉澤濤,管玉貴只是一個沒進常委的副縣長,也不太好表態,匆匆趕回了縣里。

     領導們看了一陣就離去了,看著這破敗的學校,葉澤濤對牛校長道:“牛校長,孩子們現在的情況很不好,擔驚受怕了一晚上,我看還是把那些床清理一下,能用的盡量用吧,找點人來修一下那些壓壞的床!”

     “好!好!”牛校長到了現在也還沒有從那宿舍倒下的驚懼中清醒。<b></b>

     握住葉澤濤的手,牛校長道:“積德啊!積了大德了啊!”

     葉澤濤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說的誰,看了一眼這些人,嘆了一口氣,鄉里的領導們都在應對著上級的震怒,這里的事情全都交給了牛校長,自己也只能盡盡心了!

     暫時也沒有很好的辦法,只能是把學生安排進了每一間教室,教室的前面是課桌,后面就全部放置了床。

     看著學生們就這樣睡在這教室里面,葉澤濤感到自己的心中有一口氣堵得慌。

     第二天,許多孩子在這學校讀書的村民就三三兩兩來到了學校。

     看著那倒下的宿舍,聽著一些了解內情的村民們的介紹,大家就知道了葉澤濤這個年輕人,對于村民們來說,什么事情都沒有救了他們孩子一命的這個恩情大。

     自從村民們知道了葉澤濤的行為之后,葉澤濤就發現村民們看他的眼神有了很大的變化,再也不是以前的那種陌生情況,更有一些村民找到了葉澤濤這里,也沒有說什么話,就是握著他的手不斷遞煙。

     看著這些純樸的村民,葉澤濤感到自己如果不為孩子們做點事情就對不起自己的工作似的。

     忙了一天才把學校的事情忙完,葉澤濤走進了黨政辦時,這里的情況卻很是讓他不舒服。

     “哈哈,我們的英雄回來了!”姜國平皮笑肉不笑地對著進門的葉澤濤說道。

     “小葉,辛苦了,坐下休息一下!”主任牛常勝難得地主動站起身來握了握葉澤濤的手。

     “主任,我得向你檢討,沒有向你請假就去幫了一天學校的事情!”來的時候葉澤濤突然想到了一個很大的問題,自己竟然忘記了向牛常勝請假了。

     “哈哈,有了管副縣長的表揚,有了暢書記的表揚,大家都知道你在學校的!”姜國平哈哈大笑著說道。

     偷眼一看,葉澤濤就發現牛常勝的眼睛里面透出了一種冷光。

     ***姜國平,這是在明整自己啊!

     葉澤濤明鏡似的,雖然心里明白,卻還是恭敬地對牛常勝道:“主任,不管怎么說,這是我做得不對,作為一個黨員,沒有嚴格要求自己,這是一種無組織無紀律的表現,請你批評我吧!”

     聽到葉澤濤這話,坐在那里看戲的方怡梅眼睛里面透著一種贊許之情,心中暗想,沒看出來,葉澤濤這小子還真是厲害,輕輕松松就把姜國平的暗箭擋了。

     牛常勝這時微微一笑道:“下不為例,下不為例,小葉啊,無論什么時候都要嚴格的要求自己,畢竟我們是黨員,角度不同麻!”

     葉澤濤看到牛常勝的杯里面沒有了水,忙拿起壺來幫牛常勝忝了熱水。

     對于葉澤濤的這個做派,牛常勝還是感到滿意的,摸了一下頭發道:“鄉里剛出了大事,現在又出了這樣的事情,真他娘的倒霉透頂了,在這關鍵的時候我還是老話,誰也不得出問題!”

     聊了一陣,接了一個電話之后,牛常勝叫著姜國平匆匆離去。

     看到兩人離去,方怡梅這才微笑著對葉澤濤道:“小葉啊,這次風頭出得很足啊,全鄉的人估計叫不出領導的名字,你的名字算是記住了!”

     苦笑一聲,葉澤濤聽得出來,這方怡梅已經暗點自己的名聲太過了。

     在官場中混,出名并不是一件好事,可是,這次就算是自己不想出名也不行。

     看到葉澤濤沒答話,方怡梅小聲道:“我聽到消息了,姜國平的一個親戚是縣財政局的副局長,通過那關系,他已經活動了,很有可能當上黨政辦主任!”

     葉澤濤抬頭看了一眼方怡梅,今天的方怡梅穿著的是一套在縣里都顯得時尚的服裝,整個人顯得青春靚亮得很。

     “你看來活動得也不錯!”葉澤濤微微一笑。

     自己剛剛來參加工作,葉澤濤雖然知道這次鄉里肯定有大變動,卻也沒有去想自己能夠得到什么好處,畢竟自己剛剛參加工作不久。

     臉上帶著笑容,方怡梅感受到了葉澤濤的目光,挺了一下本就很挺的胸部。

     葉澤濤當然不會認為方怡梅就會把自己看成是談戀愛的對像,這樣的女人看重的肯定是權勢,最近葉澤濤也聽到了一些傳言,據說這方怡梅在縣里面活動得非常厲害。

     看看方怡梅那鼓鼓的胸部,葉澤濤心中就在想,搞不好已經有人在她的身上活動過了!

     很快把頭腦中那些不健康的東西拋開,葉澤濤拿出鄉里的資料再次研究了起來。

     中學的事情自己該做的已經做了,根本就不可能插得上手,再說了,也輪不到自己去管,到了這里工作,就得好好的研究一下這鄉里的事情再說。

     鄉里的領導班子情況葉澤濤也進行了一些研究,春竹鄉有著九個鄉黨委委員,這次翻車死掉的有書記、鄉長和組織委員,人大主席歲數大了,應該不會有任何的發展,可以不論,人武部長也是一般不會來爭奪一二把手的寶座,這樣一看,主持工作的副書記兼紀委書記暢明偉就很有可能接任書記,下面的那些人誰不想更進一步,爭斗是難免的,到底誰會在這次的班子中謀到一席之地呢?

     看了一眼牛常勝的位子,作為一名跟幫任書記很近的黨政辦主任,既是機會,又是危機,如果升了上去,當然一切都好,但是,如果來了一個不喜歡他的人任書記,他的日子可能并不好過。

     輕聲一笑,方怡梅道:“在想什么?”

     同一辦公室里面,相對來說,方怡梅與葉澤濤相處得更好一些。

     “想你啊!”葉澤濤為了轉移對方的注意,開了一句玩笑。

     白了葉澤濤一眼,方怡梅笑道:“你老實告訴我,在大學里面有沒有談戀愛?”

     一談到這事,葉澤濤的眼睛里面就是一暗,很快就笑道:“你猜呢?”

     方怡梅笑道:“你那么帥氣,應該有不少人喜歡你吧?”

     “帥氣到是談不上,全身充滿了力量到是真的!”有意做了一個擴胸的動作。

     這動作頓時引得方怡梅嬌笑起來。

     還別說,本就動人的胸部在她的大笑中跳動得很是厲害。

     笑談了一陣,方怡梅接了一個電話之后,已是匆匆離去。

     看到辦公室里面再次只剩下自己,葉澤濤笑了一下,這段時間大家都很忙啊!

     沒有了其他的人,葉澤濤就想到了剛剛分手了的那個大學的女同學,想了一陣,想到對方就因為自己的家庭是縣里的一般工人家庭,認為自己不會有前途,在家中的反對下提出了分手。

     想到了自己的家庭,葉澤濤知道自己的確沒有任何關系,只能是靠著自己去打拼,母親到是退了休,父親屬企業內退,全家的收入很低,大姐也是下崗,姐夫在外打工,小弟還在高中讀書,到是學習不錯。

     想到家里的困難,葉澤濤就想到了這個月工資發了之后應該可以寄一些回去的事情,想到自己終于能夠幫到父母時,葉澤濤的心情好了許多。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