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警
首頁 > 武俠小說 > 虎警 > 第九節 評議

第九節 評議

目錄

    傅躍輝趕緊發聲:“我說老陳,這就是你不厚道了,怎么當著我的面搶人?”

     陳洪一臉滿不在乎:“我看人不會錯的。小貓英文水平很高,今天這事要換個人過來處理,就不會是現在這個結果。我的公司就缺小貓這種人,給高薪我也愿意。”

     張建平憂郁地看著虎平濤,心中有些忐忑。可這種事他插不上嘴,只能當個旁觀者。

     最擔心的事情沒有發生。

     虎平濤從陳洪手中接過記事簿,“啪”地一下合攏,咧嘴露出一個很陽光的笑容:“謝謝!但我還是更喜歡當警察。”

     ……

     離開“水中花”,上了電動車,回所里的路上,張建國忍不住問:“小貓,你真是這么想的?真愿意當警察?”

     傅躍輝給出的待遇在他看來的確很不錯,而且工作強度遠低于輔警,沒幾個人能抵擋這樣的誘惑。

     “我愿意。”這是虎平濤的真實想法。

     如果能早幾天認識傅躍輝和陳洪,虎平濤肯定會選擇其中之一,接受雇傭。原因很簡單,那時候他剛到省城,急需一份工作。

     然而現在不同,生活狀態趨于安定的他更愿意成為一名警察。這其中有家庭多年教育的因素,更多的還是想要證明自己。

     父親……你不是一直想要我成為軍人嗎?

     我不愿意服從你的安排。

     但我會通過自己的努力,成為一名優秀的人民警察!

     ……

     夏日,天亮的很早。

     所長廖秋打著呵欠走出宿舍,擰開盥洗室的水龍頭,抄起冰涼的自來水潑在臉上,瞬間清醒。

     食堂的早餐供應米線。大桶裝的骨頭湯昨天晚上就已經燉好,今天只要煮開就行。飯廳正中的桌子上擺著滿滿一大盆豬肉末炒腌菜,滇省叫做“冒子”,別的地方叫做“澆頭”。

     廚師從熱水桶里撈起大半碗米線,遞給站在外面的廖秋,他端著碗走到桌前,順序放上韭菜末和蔥花,舀了兩大勺冒子,最后再澆上熱氣騰騰的骨頭湯。

     這種半自助的早餐很方便,吃多少弄多少,不會造成浪費,大家都很喜歡。

     八點整,耳原路派出所召開例行工作會。

     工作任務重,無法召集所有在編民警一起開會,只能按照不同編組分批進行。按照順序,今天輪到第四組。

     廖秋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抬起頭,目光從在座的參會者身上逐一掃過,笑道:“咱們開個短會,先說說輔警的問題。從今年三月份到現在,分局給所里總共分派了二十七個人。按照上面的文件要求,民警和輔警比例要達到一比二點五左右。剛好所里昨天來了幾個新人,一天時間不算長,但接觸下來也有個第一印象。大伙都說說吧,你們對這些新來的同志感覺怎么樣?”

     “我先說說自己的看法吧!”李兆軍是所里的老人,也是一位三級警司:“我一直帶著輔警小楊,昨天又分給我一個李平波。讓他們跟著處理案子很能鍛煉人,小楊跟著我快兩個月了,很多事情我可以放手讓他做。相比之下,李平波就得手把手的從頭教起。”

     廖秋聽懂了他話里的潛臺詞:“老李,你的意思是讓分局以后分派輔警最好一次性到位?”

     李兆軍側過身子,換了個較為舒適的坐姿:“誰也不是從娘胎里出來就會做事,老帶新很正常。但我覺得最好是直接把分派的人手定下來,比如我一次帶兩個輔警,然后不要動了。一旦加入新人,就會大幅度降低工作效率。”

     廖秋點點頭,在筆記本上寫下這條建議,隨即把目光投向坐在右側的王浩坤:“說說你那邊的情況。”

     “我帶著劉向和張春良,這兩個人……”王浩坤身材矮壯實,給人以敦實厚重的感覺。他苦笑道:“所有輔警入職前都接受過短期培訓,可這兩人反應太慢了,很多事情我不說就根本不會做。”

     李兆軍在旁邊點頭嘆道:“新人都這樣,主動性很差。”

     “如果光是這樣也就罷了,至少我可以盯著他們做。”王浩坤繼續叫苦:“昨天處理了幾個案子(口頭習慣,糾紛也叫案子),劉向負責記錄,他的字實在太難看了。起初的時候我沒注意,后來才發現通篇根本沒法辨認,只能讓他對著記錄,讓張春良重新謄寫了一遍。”

     “張春良是個慢性子,無論做什么都不緩不急。字倒是寫的挺工整,可就是太慢……謄寫兩個案子的筆錄,足足花了一個多鐘頭。這效率還怎么工作?還不如直接讓他坐辦公室。”

     廖秋做著記錄,頭也不抬地說:“今天給他換一下,跑外勤。慢性子可以治,完不成工作任務就扣績效。劉向的問題也很簡單,做不好筆錄就罰寫,一直寫到別人能看懂為止。以前我們都是這樣過來的,小學生都懂的道理,他一個成年人……呵呵……”

     說著,廖秋用夾著筆的手虛點了一下張建國:“老張,輪到你了。”

     張建國迅速理清了一下思路,微笑說道:“跟老李和浩坤比起來,我倒是分到了一個好苗子。”

     這句話勾起了所有與會者的好奇心。

     “真的?”

     “難得啊,很少有人能得到你這樣的評價。”

     “老張,你說的是誰啊,吳永翰還是虎平濤?”

     張建國沉穩的臉上浮起一絲得色:“我說的是小貓,貓(虎)平濤。”

     所長廖秋想起昨天從分局發過來的輔警個人資料,有些恍然:“老張,把話說清楚,別那么含糊。”

     他聲音里充滿了實實在在的好奇。

     張建國把之前夜市手機詐騙案和昨天的事情簡單說了一遍,很是感慨:“小貓各方面能力都很不錯。看得出來他接受過系統的格斗訓練;他還是這批新人當中最仔細的,背下了相關的警務條例,以及治安管理法;他的英文很好,昨天那瓶紅酒的標簽我只知道幾個常用單詞,他卻看懂了全部內容。還有最后的,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小貓不是那種愛慕虛榮,容易被物質誘惑的人。他告訴我,要當個好警察。”

     李兆軍笑了起來:“小貓人長得很帥,能打,還懂外語,做事情有分寸還有想法……呵呵,這跟我年輕的時候一樣啊!”

     這的確是夸贊,卻是變相往他自己臉上貼金。坐在旁邊的王浩坤不樂意了:“就你那張老苦瓜臉也能叫帥?老張是個實在人,從不撒謊。既然他說小貓是個好的,我相信這話肯定沒錯。至于你……嘿嘿嘿嘿……”

     廖秋笑著打圓場:“這是好事。咱們所里每年都要評選優秀干警,當然也要評出優秀輔警。老張,你多花點心思,好好帶帶虎平濤。這個年輕人真的很不錯,我看過資料,他可是分局這次招考輔警總成績第一名。尤其是司法考試,竟然考了個滿分!”

     “滿分?所長,你不是在開玩笑吧?”王浩坤很驚訝。

     廖秋道:“回頭來我辦公室你自己看,局里下發的通知還能有假?”

     李兆軍連連點頭:“照這么說,咱們所這次分下來的新人還不錯,有個優秀的人才好啊!能領著其他人,起到示范帶頭作用。”

     他狡猾地看著張建國:“老張,你入行早,經驗比我豐富。要不這樣,我把劉向或者張春良其中一個給你,你把貓(虎)平濤換給我帶一段時間。咱們這也算是資源互補,共同進步。”

     “你做夢!”張建國笑罵著回了一句。他本想說說吳永翰的問題,可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虎平濤的確很優秀,至于吳永翰……昨天只是剛上班,誰也說不準以后會是什么樣子。也許吳永翰是真的累了,只要過了適應期就好。

     “小貓跟我說了,等再過個把月,他就報考公務員,成為真正的警察。”張建國這話相當于給虎平濤加了個備注。

     了解過新分配輔警的基本情況,廖秋合上筆記本,收起臉上的笑容,嚴肅地說:“按照上級領導會議要求,從今天開始,所有派出所將對轄區內的城中村進行外來人口核查,主抓出租屋的人員信息登記。一組、二組和三組我昨天已經打過招呼,日常工作由他們負責。你們四組所有干警和輔警進駐關口村,負責人口清查。我已經給街道辦事處那邊打過招呼,綜合執法大隊會配合你們的行動。”

     ……

     關口村是耳原路派出所轄區內最大的一個城中村。按照省城區劃,這里在二環與三環之間,環境、衛生、治安各方面綜合考評標準與市區等同,可實際上這里處于LC區的邊緣地帶。雖然屬于舊城改造的規定區域,卻尚未進入啟動階段。眼看著這座城市其它地方的拆遷改造項目如火如荼紛紛動工,拿到大筆補償款的人們開始了新的生活,關口村的村民也各懷心思,與負責監管的單位明爭暗斗。

     其實按照市里的規劃,關口村屬于第二批拆遷區域。可村民認為四千塊一平米的拆遷補償太少,還有人趁機獅子大開口,聲稱補償款不能少于每平米五萬塊……這是房地產開發公司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接受的價錢,雙方根本談不攏,開發只能暫時擱置。

     這一擱置,就是五年。

     在關口村的村民看來,拆遷擱置是件好事,意味著有更多的機會往自家口袋里摟錢。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拆遷”就變成了一夜暴富的代名詞。這里專指城中村。城市改造工作要一步一步來,那些走在前面,已經完成拆遷的村子,給了尚未拆遷的村民太多希望。大家都知道了自建屋蓋得越高越好,到時候補償面積也就給得越多。于是各種小工程隊紛紛進駐各個城中村,開始如火如荼的房屋加蓋。

     這種加蓋根本不管質量,眼睛里只有錢的村民們把建筑成本壓縮到極致。不需要鋼筋,完全是磚塊和泥灰的堆砌物。樓層也一再拔高,三層只是基礎。再往上,四五六,膽子大的甚至敢蓋七八(和諧)九。反正這種危樓加蓋出來根本不是居住需要,純粹只是為了在將來拆遷的時候增加增加面積,把既成事實的廢品變成鈔票。

     上級部門下達了嚴格監管令:各轄區相關部門在城中村外圍道口設卡,嚴查車輛,不準砂石水泥等建筑材料入內。

     再后來,拆遷補償標準變成了“城中村四層以上建筑面積不計入補償”,這才從源頭上真正堵住了這股房屋加蓋狂潮。

     城中村的村民早已不再種地,很多人以出租房屋為生。一幢四層小樓,一、二層自住,三層四層用磚墻開,分成十幾個面積六平米左右的小房間,以每月幾百塊的價錢租出去。

     需求者很多:學生、打工者、無業人員、小生意人……

     雖然派出所和街道辦事處一再要求出租戶對租住人員信息進行報備,可主動報備的人寥寥無幾。村民都嫌麻煩,租房只為了收錢。在他們看來,所謂報備相當于自己給自己找事情做,何必呢?

     行政命令早在兩天前就由街道辦事處下發給關口村委會。村長和支書把紙質通知發給了村民。這幾天家里都得留人,配合轄區派出所的同志上門核查。

     張建國帶著虎平濤和吳永翰挨家挨戶登記,核查相關的租住人口信息。這項工作其實很簡單,只要對照租住人的身份證信息并現場登記就行。

     耳原路派出所有五十多個在編民警,張建國、李兆軍和王浩坤編為第四組,加上他們各自帶著的輔警,總共九個人。

     街道辦事處和社區給予了大力支援。綜合執法大隊在村口要道設卡,社區人員跟隨民警入戶調查,記錄相關信息。一個上午過去了,張建國看著虎平濤和吳永翰工作上手很快,流程也很簡單,就讓他們各自帶著一個社區人員,連同自己在內,分為三個小組分頭進行,提高工作效率。

     (推薦:子彈之吻的作品《狼給的誘惑》。該作者是系統內的警察,職位很高,內容都是他他的親身經歷!)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