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警
首頁 > 武俠小說 > 虎警 > 第四節 武考

第四節 武考

目錄

    這不可能!

     她又一次用左手扶起眼鏡,不由自主朝著右側湊近,電腦顯示屏上的數字“100”是那么的刺眼,感覺就像架在鼻梁上的眼睛,還有自己正扶鏡框的手指。

     虎平濤拿起斜掛在椅背上的挎包,隨手拍了一下盧志恒的肩膀,低聲道:“我先走了。”

     這不是交頭接耳,是必不可少的禮貌。

     盧志恒同樣也在發呆,他下意識地“哦”了一聲,直到虎平濤大步走出考場,背影消失在門口,這才回過神來,發出極度不可思議的驚嘆。

     “……一百分……這小子竟然考了一百分!”

     身穿制服的考場巡視警官走了過來,他對停留在顯示屏上的分數同樣感到意外。想了想,抬起頭,朝著站在右前方的另一名警官招了招手:“小王,你來一下。”

     等到對方過來,巡視警官用手掩住嘴唇,壓低聲音問:“我記得考場監控是開著的吧?”

     王姓警官點點頭,不解地問:“一直都開著,怎么了?”

     “回頭調監控看看他有沒有搞小動作。”巡視警官神情嚴肅:“如果連考個輔警都要作弊,這種人的品質就有問題,堅決不能放進咱們的隊伍。”

     ……

     十一點,考場里所有的電腦準時中止考試。無論是否做完整張試卷,系統都對各人答卷做出評判,自動顯示分數。

     虎平濤的電腦前聚著一大堆人,幾十雙眼睛集中在顯示屏上,周圍傳來陣陣驚嘆和議論。

     “一百分,真不簡單啊!”

     “這人是誰啊?我看他至少提前半小時就交卷出去了,挺厲害的。”

     “太夸張了,我才考了四十五分……”

     也有人對此抱有質疑。

     “我感覺這分數太假了……我的意思是,這種考試都能得滿分,如果不是作弊,就肯定是走了上面的關系。”

     “就是,那本參考書我也有,厚厚的一大本,那么多專有名詞和條目解釋,光是隨便看看就得大半天,更不要說是逐條背下來。”

     “是啊!九十分以上都還說得過去,這考滿一百分……呵呵,現在這社會,沒想到考個輔警都會遇到這種事。咱們該不會是遇到蘿卜招聘了吧?”

     盧志恒坐在椅子上,耳朵里充斥著來自周圍雜七雜八的議論,陷入沉默。

     虎平濤有沒有作弊,這個問題他最有發言權。

     這個年輕人很規矩,考試過程中全神貫注盯著屏幕,沒有翻書,更沒有打開手機。

     盧志恒這次ye1考過了,六十二分,很幸運,是一個游走于危險邊緣的分數。

     正因為如此,鄰座虎平濤的表現才讓他更覺得難受。

     他至少提前半小時離開考場。

     這意味著知識層面的實力碾壓。

     周圍的議論開始變了。

     “我不相信有人會憑著自己的能力,在這種考試上得滿分!”

     “是的,如果這是高考試卷,肯定有人能得滿分。可現在是什么時候,咱們只是考輔警,只是普通的工作招聘啊!”

     “這人肯定提前看過卷子,要不就是針對他的考號,給了一套他背過的考題。電子系統是人控制的,想做到這點太簡單了。”

     “這毫無公平公正可言。”

     “走,我們現在就去找監考的警察,必須得有個說法!”

     盧志恒站起來,加入了密密麻麻的人群。

     他不是想起哄,只是內心充滿了迷惑與好奇。

     他也看過《我知道你是誰》那部電影。在謎底尚未解開之前,同樣對湯姆.漢克斯提出的那個問題感到好奇。

     你是怎么通過司法資格考試的?

     ……

     監控室,巡場警官橫抱著雙臂站在組合屏幕前,盯著從正前方和側后位置兩個角度拍攝的虎平濤影像,緊皺著眉頭,沉默不語。

     負責技術監控的民警站在旁邊,認真地說:“他沒作弊啊!”

     巡場警官沒有回答,他很有耐心的一直看到最后,也就是虎平濤起身離開椅子,走出考場的那個時段。

     盡管不太愿意承認,巡場警官還是緩緩頷首,隨即眉頭舒展,臉上露出微笑:“是的,他沒有作弊。”

     這句話為整件事情下了定論。

     坐在工作臺前的值班警察轉過身,笑道:“我在信息監控中心呆了這么多年,還是頭一次看到有人考滿分。”

     巡場警官也很感慨:“是啊,現在有記錄的專業人員司法考試最高得分只是九十六。這套題難度沒那么大,可參加考試的這些人年齡偏大,而且是非專業人員。一百分……嘖嘖嘖嘖!”

     就在這個時候,監控室的門從外面推開,一個值班民警氣喘吁吁跑了進來:“張隊,參加輔警考試的那些人聚在外面不肯走,說是這次考試有黑幕。”

     房間里的眾人愣住了。

     片刻,巡場警官面色一沉:“走,看看去。”

     ……

     走廊上擠擠挨挨全是人,放眼望去,黑壓壓的一大片。

     這里畢竟是古渡區公安分局,即便是領頭的那幾個人也不敢大聲嚷嚷,只是聚在走廊上不肯離開。

     巡場警官很快來到現場,他以嚴肅的目光掃視全場,隨即注視著為首者:“你們想干什么?”

     “有人考了一百分,第三排,左邊數過來的第四個人。”為首者有些心虛,他組織了一下語言,誠懇地說:“我們覺得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問題,希望能給個讓大家滿意的解釋。”

     巡場警官目光變得緩和下來。看著那一雙雙帶有質問成分的眼睛,他笑著搖搖頭:“你們啊……你們想多了,真的想多了。我只說一句話:這輔警資格考試,一百分和六十分有區別嗎?”

     包括盧志恒在內,所有參考者頓時鴉雀無聲。

     “我以我身上的這套警服保證,你們說的那個人絕對沒有作弊。考場有監控,警隊也有嚴格的紀律。如果真出現了你們說的那種情況,這種人……我們絕不會讓他成為一名輔警。”

     說到這里,巡場警官走上前來,拍了拍為首者的肩膀,笑道:“都回去吧!好好準備,迎接下午的體能測試。只有文考和武考兩項都過了,才能收到我們的聘用通知書。”

     ……

     下午一點半,體能測試準時開始。

     古渡區分局辦公大樓后面有一個體育館。環形跑道中間是兩塊網球場和幾塊籃球場、羽毛球場,兩側各有四張乒乓球桌。平時對干警開放,用做訓練和體鍛,節日的時候也可用于文藝匯演。

     還是上午巡場的那名警官領隊,帶著所有通過文考的人走進體育館。虎平濤留意了一下,發現人數少了三分之一。

     “所有人排成兩列橫隊,開始報數。”

     隨著領隊警官的命令,排成松散隊伍的應試者開始報數,輪到虎平濤的時候,剛好是數字“二十八”。

     盧志恒站在他的右側,低聲笑道:“現在輪到皮皮蝦上場了。”

     他是個樂觀的性子,上午文考滿分那件事的確對盧志恒造成了震撼,可是仔細想想巡場警官的話,又覺得這很正常————文考錄入標準只是六十分,無論九十九還是一百,想考多高那是別人的事情。而且輔警招錄從考試到張榜全程公開透明,根本不存在所謂的“蘿卜招聘”。

     虎平濤偏頭看了他一眼,濃眉大眼里透出深深的問號:“皮皮蝦?”

     盧志恒臉上帶著笑意,朝著站在隊伍正前方的那些民警努了一下嘴:“好好看著,馬上就開始了。”

     領隊警官身穿淡藍色作訓服,手里拿著一枚哨子,目光嚴肅:“一號至十號,出列。”

     十名應試者走上前來,按照警官示意,在一塊塊事先鋪好的軟墊上躺下。

     “十一至二十號出列,一對一計數。”說完,領隊警官把哨子塞進嘴里,用力吹響。

     仰臥起坐是體能測試的第一個項目,不分男女,一分鐘做滿二十五個為合格。

     看著在軟墊上雙手抱頭起起落落的應試者,虎平濤不由得笑了————盧志恒說得沒錯,真是很像一群弓著身體不斷起落的皮皮蝦。

     這些應試者體能狀況不錯,基本上可以做到三十個左右,其中排序為“六號”的年輕男子更是一口氣做了五十二個。

     當他站起來的時候,周圍響起了陣陣喝彩。

     接下來,按住腿腳計數與躺在軟墊上運動的應試者調換,開始了新一輪測試。

     虎平濤排在第三輪。

     盧志恒活動著手腕與他并排上前,頗感興趣地問:“你一分鐘能做幾個?”

     虎平濤已經走到軟墊前,他躺下去調整了一下姿勢,笑道:“八十個應該沒問題。”

     正彎腰半躺下去的盧志恒被這個數字嚇到了,身子一晃,差點兒摔倒。

     周圍好幾個人聽到他們的對話,紛紛把目光集中過來。

     “一分鐘做八十個仰臥起坐,你在開玩笑吧?”

     “這牛皮吹的……八十個,你怎么不說八百個?”

     “八十個,太夸張了吧?”

     領隊警官站的位置很近,把一切都聽得清清楚楚。他走過來,居高臨下注視著雙手抱頭躺在軟墊上的虎平濤:“今天上午的文考,你得了滿分?”

     看著對方嚴肅的面孔,虎平濤心中有些忐忑,下意識點了點頭。

     領隊警官又問:“你一分鐘真能做到八十個?”

     虎平濤“嗯”了一聲:“大學體育課的時候我測過,最好的成績是九十二個。”

     領隊警官眼眸深處閃爍著驚訝的光。

     他走到軟墊的另一端,示意按住虎平濤腿腳的測試者起身離開:“讓我來吧!”

     開始的哨音響了。

     虎平濤如迅猛的獵豹開始屈伸,無論從正面還是側面望去,都能看到薄薄T恤下面鼓起一塊塊膨脹的肌肉。雙手十指在腦后交叉合攏,以強悍的腹肌控制身體運動,每一次上升與落下,都有著令人驚嘆的氣勢。

     “七十七、七十八、七十九……”領隊警官計數的聲音很大,與其說是驚訝,不如說是贊賞。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