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警
首頁 > 武俠小說 > 虎警 > 第二節 買贓

第二節 買贓

目錄

    圓臉女孩態度有些強硬,她拉了一下襦裙的衣袖:“先付錢的話,要是你跑了怎么辦?”

     中年男子不由得笑了,他抬手虛指了一下周圍熱鬧的夜市:“這么多的人,你隨便叫一聲,我跑得掉嗎?”

     這話說得在理,即便是坐在旁邊靜觀的虎平濤也挑不出毛病。

     “……那……好吧……”迫切想要得到Iphone的心理壓倒了一切,圓臉女孩皺眉思考片刻,終于滑開手機屏幕,點開了右上角的“掃一掃”。

     中年男子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機屏幕,確認兩千五百塊到賬。

     女孩低聲催促:“錢我給你了,快把Iphone給我。”

     “好好,我這就給。你爽快我也利索,咱們做買賣就講個誠信。”中年男子粗糙油膩的臉上露出笑容,把握著Iphone的左手伸向女孩。

     就在女孩正準備接住的那一瞬間,男子身后突然跑來一個穿黑色T恤的年輕人,他急匆匆插進中年男人和圓臉女孩中間,低聲道:“大哥,有警察過來了。”

     順著他的指引,兩人抬起頭,看到了正從步行街南面走過來的兩名巡警。

     中年男子連忙坐直身子,握著Iphone的左臂小幅度上揚,掌中的手機沿著衣服袖口滑落。這動作麻利又自然。他正襟危坐,面不改色,隨手從圓臉女孩面前的盤子里拿起一串烤肉,慢慢地吃著。

     “別急,等警察過去,我就把東西給你。”他低聲止住了正要張口的女孩:“做人得講信譽,說了賣給你就肯定是你的。我圖財,也求個平安。”

     黑T恤年輕人也連連點頭低聲幫腔:“要是被警察抓到了,東西沒收不說,錢也不會退給你,到時候你損失更大。”

     女孩被嚇住了,她默默等待著兩名巡警從身后不遠的位置走過,一言不發。

     虎平濤用眼角余光瞟著已經走出二十多米的巡警,用胳膊肘輕輕拐了一下羅宇,眨了下眼睛示意他不要說話。

     鄰座的中年男子顯然忙著離開,他以同樣熟練的動作將左臂下沉,那部Iphone再次滑落在他的掌心,直接握著遞到女孩面前,輕聲笑道:“怎么樣,沒騙你吧?”

     圓臉女孩頗為激動地點點頭。以超低價格買到的Iphone此刻在她看來不亞于貴重珍寶,心中更有種失而復得的驚喜,對油膩干瘦的中年男子甚至產生了感激。

     雖然他是個賊。

     雖然這部Iphone是賊贓。

     “錢貨兩清,我走了。”中年男子溫和地笑笑,站起來,頗有風度地朝著女孩揮了揮手,想要離開。

     虎平濤沖著羅宇使了個眼色,隨即猛然躍起,左手抓住正在轉身的中年男子胳膊,反擰著拉高,右手緊握成拳,對準男子露出的腋窩部位狠狠就是一記重擊。

     父親望子成龍,從小就讓他在軍營里跟著散打和軍體拳。腋下是淋巴結和神經末梢集中的要害部位,一拳就把中年男子打得渾身抽搐,發出慘叫的同時身體蜷縮著癱在地上,半天也無法站起。

     羅宇用力拍了一下正在發愣的圓臉女孩肩膀:“你上當了,那手機是假的。”

     說罷,羅宇連忙站起來沖著那兩名剛走出不遠的巡警跑去,絲毫不顧周圍詫異的目光,放聲大喊:“搶劫啊!抓小偷!這里有騙子啊!”

     內容不重要,總之怎么能引起旁人的注意就怎么喊。附近的人被這番狂呼亂喊紛紛吸引,那兩名巡警也聞訊轉身朝這邊快步跑來。

     穿黑色T恤的年輕人已被虎平濤按住。他并非不想反抗,可是虎平濤的速度實在太快,一拳打翻中年男子,緊接著順勢抬腳朝著這個年輕人膝蓋后彎上就是一腳,對方當即失去平衡,不由自主向前撲倒。等到巡警跑過來,虎平濤已將其雙手緊擰在后背上,用膝蓋壓住。

     “怎么回事,為什么打架?”為首的警察五十多歲了,視線飛快掃過癱在地上捂著腋下直嚷嚷的中年男子,然后看了一眼被按住的黑T恤年輕人,最后落到虎平濤身上。

     “他們偷東西,還賣假手機。”虎平濤簡單敘述了一下事情經過。

     站在旁邊的是一名年輕輔警,他快步跑過來想要抓住中年男子,卻看見帶隊的民警伸手將其按住,皺起眉頭吩咐:“小竇你怎么一點兒也不長記性。說了多少次,遇到這種情況先呼叫支援,然后開執法記錄儀。”

     現在的巡警小隊都是民警與輔警相互搭配。

     被叫做“小竇”的輔警連忙打開對講機,一邊呼叫,一邊取下掛在皮帶上的執法記錄儀。這里是古渡區耳原路派出所的轄區,夜市雖然人多,但定位精準,另一個巡邏小隊很快趕到,控制了局面。

     因為涉及盜竊與買賣贓物,包括虎平濤和羅宇在內,所有涉事者被帶回派出所做筆錄。

     直到現在,圓臉女孩才發現手里的Iphone是假貨。她使出吃奶的力氣死死摁住開機鍵,死氣沉沉的黑色屏幕絲毫沒有亮光閃爍,沒有熟悉的開機畫面,也沒有音樂。

     “騙子!把錢還給我!”

     暴怒中的女人雖然年輕,卻很可怕。她連哭帶喊沖著中年男子臉上亂抓,虎平濤那一拳很實在,中年男子直到現在也沒緩過來,猝不及防,面頰上被圓臉女孩抓出好幾道血痕。

     見狀,帶隊的民警搖搖頭,安排人手把圓臉女孩和中年男子分開,然后坐下,打開記事簿,仔細詢問著虎平濤。

     事情并不復雜,但有幾個問題帶隊民警覺得很奇怪:“你怎么知道他賣的手機是假貨?”

     “他穿的太多了。”虎平濤側過身子,看了一眼正在斜對面做筆錄,雙手被銬住的中年男子:“今天的氣溫是二十九攝氏度,就算穿著襯衫也覺得熱,何況他外面還穿著一件夾克衫。”

     坐在對面的民警笑了,搖搖頭:“這可不是理由,有些人是要風度不要溫度。”

     “在燒烤攤上的時候,他一直用衣服領子扇涼。”虎平濤解釋道:“他拉著夾克拉鏈,想要涼快很簡單,只要把拉鏈解開就行。可他與那女孩說話的時候一直保持固定坐姿,遞手機過去的時候動作也很僵硬。當時我就懷疑他的衣服有問題,應該是在衣袖的位置藏了什么東西。”

     辦案的民警頓時來了興趣,他放下手中的筆,走到正做著筆錄的中年男子面前,伸手拉開對方夾克衫的拉鏈,從左臂衣袖取出一條長約三十厘米,韌性極好的塑膠帶子。頂端有一個環形卡槽,可以固定在肘部。只要通過這個簡單的裝置,就能依靠衣服袖子的遮擋,隨意更換沿著手腕滑進滑出的兩部手機。

     虎平濤也走了過來,抬手指了一下耷拉著腦袋的黑T恤年輕人:“他們膽子挺大的,分工合作,看著獵物上鉤,就過來提醒附近有警察。因為開始的時候就說了這手機來路不干凈,買東西的也怕惹事上身,于是慌慌張張交易,也沒來得及看手機真假,想不上當受騙都難。”

     聽到這里,正在記錄的民警不由得抬起頭“哈哈”一笑:“老張,沒想到你跟小竇出去巡邏,反倒成了同案犯了。”

     老張有些哭笑不得,叫上虎平濤回到自己的辦公桌,很快整理完筆錄,抬起頭,露出一個很是感慨的笑容。

     “年輕人,有正義感和社會責任感是好的,但要注意方式方法。下次遇到類似的情況,先打電話報警。”

     老張善意的提醒:“打人是犯法的。何況就算你再能打,一對二,不可能每次都是你贏。”

     后面這些話大有深意,虎平濤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回答。看著他張口結舌的樣子,老張郁悶的心情頓時舒暢起來,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小伙子,你是個好樣的。做人就得這樣,關鍵時候挺身而出,與社會上的不良現象作斗爭。謝謝你的幫助,否則我們還得在這個案子上花很多時間和功夫。”

     從派出所出來,已經快十二點了。

     遠處的夜市遠不如之前那么喧囂,聚在燒烤攤前的食客也少了很多。

     轉過身,看著派出所門前閃爍不已的紅藍色警燈,虎平濤長長呼了口氣:“我決定了。”

     羅宇笑著問:“今天晚上的事讓你開竅了,決定回家?”

     虎平濤搖搖頭,認真地說:“我要考公務員,當警察。”

     證明自己最好的方法就是自食其力。

     ……

     幾天后,省城警察局古渡區分局。

     國考是一個繁瑣復雜的程序,省內還得過一段時間才開始公務員考試報名。虎平濤是那種認定目標就不會回頭的性子,可就算是信念再堅決的人也要吃飯。他找羅宇借了三千塊錢,買了一部舊手機,暫時住在附近的青年旅社,當務之急是找一份工作。

     羅宇家里沒空床,住不下人。其實最便宜最省錢的辦法就是租房,可是找來找去,房東都要求至少每個季度付一次租金,再加上額外還要給出一個月房租的押金,虎平濤手里那點錢就剩不下多少,連吃飯都成問題。

     之前的耳原路派出所做筆錄的時候,他就看到里里外外有好幾個正在忙碌的輔警,這對虎平濤來說是個很不錯的選擇。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