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仙尊
首頁 > 玄幻小說 > 六道仙尊 > 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我沒有惡意

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我沒有惡意

目錄

    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我沒有惡意

     玄辰推測的時候,畢凡臉上,露出了思索的表情。

     事實上,此刻,不止劍老前輩和玄辰在思考。

     畢凡,同樣也在思考。

     而現在,畢凡已經知道,玄辰想要和自己說些什么了。

     黑色眸子中的光芒,越來越亮。

     在玄辰再一次閉嘴的時候。

     一直表情嚴肅,豎耳傾聽,沉默不語的畢凡,也終于開口說話了。

     “劍老前輩,玄辰,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們兩個人的意思是,我得想辦法切斷幻覺陣法的養料,也就是切斷血河。”

     “讓幻覺陣法和血河,徹底隔絕開來。”

     畢凡這話說完之后,劍老前輩臉上,瞬間露出了贊賞的表情。

     他滿意的點點頭,隨后,目光看向前方。

     此刻,靈魂狀態的劍老前輩,目光,一瞬之間,變得十分的銳利。

     陣法中的幻覺,不再對劍老前輩,產生任何影響。

     這一眼,仿佛穿透了空間,穿過了重重阻礙,看到了真實。

     劍老前輩一瞬之間,就看到了曲衡。

     此刻的曲衡,還在靈力的光繭之中。

     靈魂之力瘋狂的涌動。

     聚合體,正在逐漸成型。

     之前,只不過是一個手臂,一個手掌。

     但是現在,聚合體已經有兩個手臂,兩個手掌了。

     看了一眼外面的情況下,確定外面的情況,還在自己的控制外圍內的時候,劍老前輩收回目光,重新對畢凡說道:“畢凡,幻境陣法下,一切,都是虛妄。”

     “我剛剛動用手段測量了一下這個陣法的大概范圍。”

     “到時候,只要你一瞬之間,將這里的血河全部斬斷,斬斷到我之前測量的這個范圍,這個陣法,應該就會因為沒有力量供養,瞬息之間崩塌。”

     畢凡點點頭,神色認真的開始講道:“劍老前輩,我知道了。”

     “請您指點。”

     畢凡這句話之后,劍老前輩,立即忙碌起來。

     短短幾個呼吸的功夫,無數數據,憑空出現在畢凡的腦海之中。

     畢凡知道,這些數據,和幻覺陣法的大小,距離有關。

     現在,只需要確定自己的位置,讓自己站在陣法的最中心位置,那么,畢凡就能摧毀掉這個幻覺陣法。

     “多謝劍老前輩。”

     眼中閃過感激的神色。

     畢凡開口說了一句話后,就開始左右行動,心中默默測量計算,想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尋找到陣法的最中心位置。

     與此同時。

     南宮鴻燁正在和魔族之人瘋狂的戰斗。

     因為自己本身就是麒麟一族,血脈強大。

     再加上自己的身份是麒麟一族的少主,根基牢固,底蘊豐盛。

     這些外圍的魔族成員,根本就不是南宮鴻燁的對手。

     甚至,有些外圍成員,根本不是南宮鴻燁的一合之將。

     基本上,南宮鴻燁一拳一個小朋友。

     同時,南宮鴻燁在和這群魔族外圍成員過招的時候,南宮鴻燁,也在瘋狂的和大家解釋。

     “我說了,我南宮鴻燁,對魔族沒有任何惡意。”

     “帶我去見你們的高層。”

     “來個能管事的。”

     然而,不論南宮鴻燁怎么說,這群外圍的魔族成員,都沒有聽進去。

     因為,剛剛見血了。

     因為,剛剛死了一個人。

     現在,你南宮鴻燁當著大家的面殺了一個人,然后你南宮鴻燁告訴大家,你南宮鴻燁沒有任何惡意,誰信啊?

     所有的外圍魔族成員,全部都殺紅了眼。

     每一個人,都拼盡全力,試圖將南宮鴻燁身上的肉,啃下來一塊。

     南宮鴻燁雖然是來投靠魔族的,但就和曲震鴻說的那樣。南宮鴻燁這個人身份的關系,所有,他非常的驕傲,自信。

     南宮鴻燁投靠魔族,是為了一己私欲。

     他,自然不會老老實實的忍著,吃癟。

     而且,作為麒麟一族的少主,南宮鴻燁還從來沒有這么憋屈過。

     所以,一而再再而三的解釋都沒有用后,南宮鴻燁,徹底爆發了。

     “嗷嗚……”

     麒麟怒吼。

     天地色變。

     巨大的怒吼聲響起之后,附近,所有的魔族之人,目光,紛紛落到了南宮鴻燁吼叫的這個方向。

     同樣,密林之中潛藏的兇獸,瑟瑟發抖,開始逃竄。

     作為麒麟一族,其血脈之強大,毋庸置疑。

     而魔族,是妖族和人族的背叛者。

     這么多年發展下來,魔族身上妖族的血脈雖然稀薄,但是,也不可能徹底的消失不見。

     所以,這一嗓子下來之后,變成巨大化麒麟的南宮鴻燁,甚至還沒有開始反擊,純凈的血脈,還有靈魂之力境界的威壓,便已經讓周圍的魔族之人,身體僵硬在了原地。

     此刻,這些外圍的魔族之人,根本無法動彈。

     全身的力量肌肉,都在反抗這股強大的威壓和血脈帶來的窒息感。

     每一個人,都雙腿顫抖,面色蒼白,冷汗連連。

     “噗通!”

     忽然,一聲悶響。

     一位魔族之人再也堅持不住,猛地跪在了地上。

     巨大的力量,壓在他的身上。

     只是簡單跪地的這個動作,便讓自己的膝蓋,沒入泥地三寸。

     不過,這位跪地的魔族之人在跪在地上之后,之前身上的壓力驟減。

     蒼白的面色,有了一點點緩和。

     而他跪地的這個動靜,仿佛激發了什么連鎖反應。

     “噗通噗通噗通……”

     短短幾個呼吸的功夫,周圍,便響起了一連串的跪地聲音。

     所有魔族之人,都因為境界的壓力和血脈,被迫的跪在地上。

     當最后一個人也跪在地上后,化生成麒麟的南宮鴻燁,眼中的火氣,終于消散了不少。

     南宮鴻燁并沒有立即恢復成為人樣。

     他不爽的看向眾人,惡狠狠的咆哮道:“你們,耳朵都聾了嗎?”

     “我說了,我沒有惡意。”

     “你們怎么就不聽呢?”

     南宮鴻燁憤怒的咆哮著。

     因為身份的關系,南宮鴻燁一直被大家舔了這么多年。

     現在,這群人跪在自己面前,南宮鴻燁也沒有覺得,這有什么不對。

     他繼續惡狠狠的咆哮著,氣急敗壞的質問道:“你們這里,能管事的人是誰?”

     “讓他出來見我。”

     “我有事情和他說。”

     惡狠狠的語氣。

     命令的聲音。

     南宮鴻燁咆哮著,絲毫不覺得,自己這樣做有什么不對。

     然而,這里是魔族。

     而他剛剛,才當著大家的面,殺了一個人。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