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農民工
首頁 > 都市小說 > 瘋狂農民工 > 第3295章 都說這事勸和不勸分

第3295章 都說這事勸和不勸分

目錄

    陳二牛看了一眼旁邊的王有財,他希望王有財勸陳貴兩句,沒想到這家伙卻把臉朝向了屋頂的天華板。

     莫燕畢竟是女人,她耐心著性子對梅子說:“我覺得,如果沒有什么大不了的事,還是不要輕言離婚,畢竟孩子都這么大了,就算不為自己,也要為孩子著想。”

     梅子冷哼一聲說:“我就是太為孩子著想了,才活成今天這個樣子,你們都別勸了,這婚離定了。”

     陳二牛忍不住了,他冷冷笑道:“還真沒有見過你這樣的女人,我都想不到,你到底要過什么樣的生活?”

     “行了行了,我要過的生活你這種人下輩子也想不到,別說這輩子了。”

     “走吧!別在這里耗時間了,村委會的勸解工作也做了,他們的任務也完成了。”

     梅子站起來往外就走。

     陳貴看了一眼王有財說:“還得辛苦你一趟,我們去東陽鄉辦手續。”

     “你自己開吧!這女人我這輩子也不想再看到她。”

     王有財說著,便掏出車鑰匙丟給了陳貴。

     王貴點了點頭,然后跑步朝外走去。

     陳二牛瞪了一眼王有財說:“這事勸和不勸分,畢竟孩子都這么大了,你還是勸陳貴忍忍。”

     “勸個屁!這女人的心早就飛了,還是讓她出去看看,否則她還真以為自己是只金鳳凰。”

     “咱們說句真心話,這些年陳貴沒少被她欺壓,或許這對兩個人都是一種解脫。”

     王有財說著,便轉身出了村委會。

     他一看陳貴開著他的車已沒有了蹤影,這才轉身回了家。

     一走進房門,便看見繼母陳小琴正陪著陳貴的老娘在說著什么。

     “有財!陳貴要和梅子離婚,這事你知道嗎?”

     陳貴老娘說著,眼淚便流了下來。

     王有財長出了一口氣說:“我知道,這事你是怎么看的?”

     “說句真心話,這梅子真不是人生的,對我不好,對陳貴也不好,關鍵是連她生的兩個孩子也不好,除了打和罵以外,剩下的就是冷漠。”

     “家里以前是窮,可這幾年并不差錢啊!她要多要少,只要她一張口,陳貴都能及時滿足她。”

     “這么好的生活,可梅子就像是在肉里挑菜一樣,每天都在找事,總之家里的矛盾,都是她挑起來的。”

     “有財!即便這么差的一個人,但我覺得,還是不能讓她走,她走出去非學壞不可,否則只能餓死,因為她太懶了。”

     陳貴老娘說到這里便停了下來。

     王有財算是搞明白了,原來陳貴老娘來他家,其實就是想找他幫忙。

     王有財長長的出了一口氣說:“阿姨!他們兩口子的事,我們外人不知道,要離就離唄!憑你家的條件,還有這么能干的陳貴,再找一個年輕的不是沒有可能。”

     “有財!這事勸和不勸分,陳貴會聽你的。”

     陳貴老婆說著,眼淚又要下來了。

     王有財剛要開口說話,忽然外面傳來了一聲驚雷,緊接著便是狂風大作。

     陳貴老娘長嘆一口氣,她趕緊起身朝外就跑,她一邊跑,一邊嘀咕道:“兩個孩子還在家里沒人管。”

     看著陳貴老娘蹣跚著步子而去,王有財的這心里有種說不出來的難受。

     這時,老爸王德貴才從里屋走了出來。

     “陳貴和梅子真要離了嗎?”

     王有財點了點頭說:“他們開著我的車去了鎮上,剛才在村委會,大家勸說都沒用。”

     這時,聽到說話聲的姚春妮走過來坐在了王有財的身邊,她冷冷的說道:“這梅子神經有問題,你們卻把她當正常人,所以用你們這樣的思維去勸她,根本一點用也沒有。”

     “神經有問題?好像沒聽陳貴和他娘說過啊!”

     陳小琴一臉不解的問姚春妮道。

     姚春妮嘆了一口氣說:“前段時間我和梅子說過一次話,我就發現她胡說八道,感覺自己厲害的不可一世,來到陳貴這個家里,她把自己比喻成落難的公主到了貧民家里。”

     “她還說,她這輩子要做大老板,干出比夏建還要大的事業,她甚至還說,她要去夏建的集團公司當什么經理,總之全是異想天開的胡思亂想。”

     “你說這是正常人嗎?說白了,陳貴對她還是關心太少,她生病了都不知道。”

     姚春妮的這話剛剛說完,天空中變成了黑色,大太陽瞬間就不見了,緊接著便是傾盆大雨。

     這場大雨下的突如其來,讓人有點措手不及。

     王德貴快步走到了門前,他不禁長嘆一聲說:“事出無常必有妖,這雨下的太奇怪了。”

     不等王德貴的話音落下,忽然一道閃電劃破天空,只聽咔嚓一聲響,感覺這驚天雷掉到了西坪村里。

     很快,村子里傳來了一陣吵鬧,原來是這雷打在了西坪村的老村子里,好像是把一棵大槐樹給劈斷了。

     雨很大,就像是天空撕開了一道口子。

     王有財坐不住了,他家院子里的積水很快就漫上了臺階,離進屋子都差幾公分了。

     要知道,他家的臺階少說也有三四公分高,而且這出水口也大,照這么推算,村子里的積水不知道又要多深。

     王德貴陰沉著臉,他急得在屋子里團團打轉,他不住的嘀咕道:“這天是怎么了?每年都要下一場嚇死人的大雨。”

     王有財緊咬著嘴唇,他一句話也不敢說,因為他在擔心陳貴,就不知道這兩人現在是什么情況。

     半個小時過后,大雨終于變小,然后漸漸停了下來。

     一縷陽光透過云層射了出來,很快周邊的云層散了開來,又是一個晴朗的天空,要不是看到滿足地積水,誰也不會想到,就在剛才,還下了一場大雨。

     可能是積水太多的原因,他們吃過晚飯時,院子里的積水才流干盡了,王有財坐不住了,他有點著急的掏出來手機。

     也就在這個時候,大門忽然傳來的汽車的鳴叫聲。

     王有財穿上拖鞋跑了出去,原來是陳貴開著他的車回來了。

     停好車陳貴便從車上走了下來。

     “什么情況?怎么這么長的時間?”

     王有財一看到陳貴,他便著急的問道。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