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農民工
首頁 > 都市小說 > 瘋狂農民工 > 第3294章 抓回要跑的梅子,離婚開始

第3294章 抓回要跑的梅子,離婚開始

目錄

    掛上電話,王有財這才感到不妙,這梅子要是從他這兒一出去跑了,那他就給陳貴不好交代了。

     不管怎么說,在西坪村來說,陳貴和他的關系最好。

     一想到這里,王有財便對呂大夫說:“你讓人把中藥抓好放在我的辦公桌上,我有急事出去一趟。”

     坐電梯到了一樓,在院子里正好碰上了武伍。

     “那個梅子去了哪里?”

     武伍一愣,立馬笑著說道:“就那個妖里妖氣的女人?她出去了,好像朝東走了。”

     王有財想了一下,朝東走那豈不是去了火車站嗎?看來這個女人還真是要出走。

     王有財趕緊的鉆進車里,然后開著車便去了火車站。

     把車往廣場上一停,王有財先是去了售票窗口,然后再去候車室。

     他根本沒有想到,火車站會有這么多的人。

     看來想找到梅子還是有點難度,因為這人太多,她隨便往哪個角落里一坐,都會找死人。

     王有財長吸了一口氣,他忙給陳貴打了個電話,沒想到陳貴已在趕往平都市的路上。

     在哪兒呢?如果梅子想躲著他,那他就更加找不到她了。

     想到這里,王有財便趕緊走出了售票大廳,然后到車上找了副墨鏡,另外他還戴了頂帽子。

     這樣一來,一般人還真是認不出他。

     天下之事,有時候還真叫個巧字,就在他再次走進售票大廳時,沒想到他一眼就看到了1號窗口正在排隊的梅子。

     王有財小心臟狂跳著,他三步并做二步的跑了過去,一把就拽住了梅子的胳膊。

     梅子大吃一驚,等她看清楚來人是王有財時,這女人冷哼一聲說:“放開你的狗爪子,否則我會喊人過來。”

     王有財心里一怒,他手上猛的一用勁,一把便把梅子拽了過來。

     “你如果不要你這張臉的話,你可以喊,反正光天化日,而且還有這么多的人,另外還有這攝像頭,就算是你滿嘴噴糞,量你也噴不出什么來。”

     王有財拉著梅子的胳膊,一邊往外拽,一邊冷聲說道。

     梅子幾次張嘴,可她就是沒有喊出聲來。

     王有財一直把梅子拉到了他的車上,這才松開了手。

     “王有財!你這個老流氓,你拉我到你的車上干什么?你先搞清楚,老娘這輩子不會再和你有什么瓜葛。”

     梅子心存最后一絲幻想,可她不知道的是,王有財已把信息發到了陳貴的手機上。

     為了安撫梅子的情緒,王有財再沒有和他對著干,而是呵呵一笑說:“你這是想去外地打工?”

     “關你屁事?放我下去,否則我會喊人,說你非禮我。”

     梅子說著便推開車門,可惜王有財按下了鎖。

     就在兩人正在車內打著嘴仗時,陳貴滿頭大汗的跑了過來。

     梅子一看陳貴來了,她這火氣就更加的大了,她破口罵道:“王有財!你他媽的真不是個人,枉披了一張人皮。”

     “你連畜生都不如,下輩子肯定是個騾子。”

     王有財克制著心中的怒火,他剛按下了開鎖鍵,梅子便打開車門跑了下去。

     正好陳貴也趕到了,他一把抓住了梅子的胳膊,然后咬著牙說道:“別把我逼急了,兔子逼急了也會咬人。”

     “放開我!我不想再和你說話。”

     梅子掙扎著,她歇斯底里的大叫著。

     路過的行人,都往這邊看,弄得陳貴極為惱火。

     忽然,陳貴舉起巴掌,照著梅子的臉上狠狠的扇了兩下,然后抬起腿一腳便踩在了梅子的小腹上。

     梅子畢竟是個女人,她被陳貴一腳踩著坐在了地上。

     這時,廣場巡檢的警察開車趕了過來。

     王有財趕緊下車,他忙解釋道:“小兩口鬧矛盾吵架。”

     警察問了陳貴幾句,便讓他帶著梅子趕緊離開。

     沒辦法,王有財又打開了車門,他和陳貴又把梅子弄到了他的車上。

     梅子從結婚以來,陳貴還真沒有這樣打過她,陳貴剛才的這兩下,有點把她給打懵逼了,所以她一時沒有反應過來,還以為這是在做夢。

     直到王有財的車子開動了起來,這梅子才如夢初醒般的回過了神來。

     “放我下去,我不回西坪村。”

     梅子拍打著車門,再次發起了瘋來。

     陳貴徹底被怒火燒昏了頭,他一個轉身,照著梅子的頭上就是兩拳。

     梅子這下老實了,她發現,她如果不住嘴,陳貴有可能把她給打死。

     “再叫一聲,我就讓你去見閻王,我說了,我會放你走,但咱們得把這手續給辦了。”

     陳貴咬著牙,他一字一句的說道。

     王有財開著,他從反光鏡中看到此時的陳貴兩眼布紅的血絲,就像是一只被激怒的野狼。

     車子一到西坪村,陳貴卻讓王有財轉個頭去村委會。

     還好,村委會的辦公室陳二牛和幾個村干部都在。

     “幾位領導,請你們做個證,我要和梅子離婚。”

     陳貴說著,便一把把梅子推倒在了村委會的沙發上。

     眾人一臉的驚訝,因為平日里的陳貴在外人面前不管多牛皮,可在老婆梅子的面前,從來都是低聲下氣,哪敢這個樣子。

     陳二牛一看,他忙說:“好日子過膩了?都什么歲數了還要離婚?”

     陳貴沒有理陳二牛,他把口袋里掏出了一張離婚協議,協議上都有夫妻倆的簽字。

     這協議可是梅子寫的,可讓她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陳貴還真在上面簽了字。

     陳二牛拿起協議看了一遍,然后問梅子道:“這是你寫的?想好了沒有?如果真要按照這協議上的來,你就得離開西坪村。”

     “你要知道,咱們西坪村雖說是個農村,可不是誰想入戶,就能入進來的。”

     陳二牛想從這方面給梅子一個下馬威,可讓陳二牛沒有想到的是,梅子卻冷哼一聲說:“不惜罕,婚姻都名存實亡了,還呆在這里有意思嗎?”

     梅子的這句話徹底惹怒了陳二牛,他看了一眼陳貴問道:“非離不可嗎?”

     “沒法過了,我也不想再給她當牛當馬了,還是讓她遠走高飛吧!”

     陳貴的態度很堅決。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