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星
首頁 > 科幻小說 > 踏星 > 第三千七百九十六章 四臨劍首

第三千七百九十六章 四臨劍首

目錄

    戮景與戮壁下了劍磐,戮飛沉面對戮思湛:“我很想知道,飛星迎首的缺陷,在始境會如何破。”

     戮思湛搖頭:“你可以直接出第二招。”

     戮飛沉挑眉:“那個人沒見過我的第二招。”

     戮思湛吐出口氣:“他,推演出來了。

     “不可能。”戮飛沉第一次色變。

     高臺之上,四臨劍門的老者與冥酌都色變,推演,那是上位者對下位者的掌控,而且差距要足夠大,否則做不到。

     冥酌自認修為驚世,卻也不可能推演戮飛沉的第二招,不,即便戮思湛這個始境劍意,他也無法推演出來。

     想要推演戮飛沉第二招,若渡苦厄大圓滿做不到,莫非是,永生境?

     戮飛沉不信,聽到的人都不信,就連戮思湛自己也不信,他不知道戮飛沉的第二招是什么,發自內心的希望不是陸隱推演的那樣,否則陸隱就太可怕了。

     戮飛沉深呼吸口氣,面色肅穆:“你真相信他推演出了我的第二招?”

     戮思湛平靜:“不知道。”

     戮飛沉點頭:“好,我倒想看看他是否真的推演出了第二招,若是真,此人劍術,當冠絕九霄。”說完,一劍斬出,飛星迎首,絢爛的劍技宛如一顆顆星辰墜落,同時,劍鋒一轉:“莫還朝。”

     冥酌身體前傾,好劍法。

     所有人都被這一劍吸引了目光,身心沉浸了進去,仿佛這一劍并非斬向戮思湛,而是斬向他們,斬向一切,也必然能斬斷一切。

     戮思湛呆呆望著這一劍,曾經,他見識過飛星迎首,毫無還手之力,他的劍意名為百退,以退為進,然而再怎么退也退不出飛星迎首的斬落,但此刻,他震撼的不是飛星迎首,而是莫還朝。

     莫還朝,與陸隱推演而出的,一模一樣。

     這一刻,戮思湛的心,徹底沉了下去。

     真有人能推演出戮飛沉第二招,那個人強的可怕,那樣的人為什么會來四臨域?為什么與思雨有牽扯,他明白為什么此人能被青蓮上御看中了。

     偏偏這樣的人行事肆無忌憚。

     劍沉星隕,莫還朝,領悟自第七宵柱,從未有人讓戮飛沉打出這第二招,這一招即便爭奪四臨劍首,他都沒打算用出,而是為了在成為四臨劍首之后,挑戰九霄絕頂劍術高手才用的,用劍,將四臨域再帶上九霄之顛。

     既然要看,就讓你看看,那個出手之人憑什么敢放言推演出第二招。

     戮思湛站在原地未動,哪怕劍鋒降臨,寒意逼人,他也沒有動。

     三個呼吸,一,二,三。

     第三個呼吸結束,戮思湛抬劍,斬落。

     乓的一聲輕響,非常普通的豎斬,宛如孩童剛剛提劍,任由自身力量斬落,宛如鐵匠錘煉,打出火花。

     就這么一招最簡單的斬落劍,將迎面而來的戮飛沉的劍,斬斷。

     明明戮思湛看不到這一劍,明明這一劍,真正的妙用尚未展露,卻就是被一劍斬斷。

     戮飛沉呆滯望著手中斷劍,怎么,可能?

     這不僅是他的疑問,也是所有人的疑問,就連冥酌也瞪大雙目,因為即便是他,都無法在一瞬間找到莫還朝劍法的弱點,并找準時間斬下。

     如果戮飛沉的劍法那么容易破,四臨劍門早就不存在了。

     天地間,任何武道都有破綻,師父也說過,因果同樣有破綻,就看能不能抓住。

     抓住一切破綻,可以擊潰萬法。

     而這一剎那,他在戮思湛身上看到了,不,是另一個人,那個隱藏在戮思湛背后的人,那個人,不僅推演出戮飛沉第二招,還看透了第二招,讓戮思湛抓住了破綻。

     此人,何其可怕。

     涼意沖上所有人腦門。

     沒人想到會發生如此不可思議的一幕。

     戮思湛這一劍,斬斷的不僅僅是戮飛沉的劍招,更是四臨劍門,乃至當今九霄,所有劍道高手的執著。

     銜定都懷疑人生了,他師父太蒼劍尊也沒這個能力啊。

     樂老震撼,暗下決心一定要請師叔出手,找到那個人,背后那人有滔天實力。

     戮思雨面色蒼白,居然能做出這種事,那個陸隱,到底有多強?師父是不是知道什么?她們對此人完全不了解。

     劍磐在這一刻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戮思湛緩緩抬劍,遙指戮飛沉:“你敗了。”

     戮飛沉看著戮思湛,松開劍柄,掉落在地發出輕響,他笑了,笑的很開心,完全沒有被擊敗的苦澀:“哈哈哈哈,真有這種人,推演并看穿了我的劍意,不枉此生,不枉此生。”他環顧四周,深深行禮:“戮飛沉,感謝閣下賜招,有生之年能被閣下推演劍意,是我的榮幸。”

     遠處,陸隱贊賞,四臨劍門,還真不錯。

     “飛沉,你胡說什么?撿起劍來,戮思湛能破你莫還朝,卻破不了你其它劍意,用最普通的劍意可以贏他。”高臺上,北臨劍門的老者大喊。

     其他人都看著戮飛沉,這話不錯,戮思湛只是被教導看穿了飛星迎首與莫還朝的破綻,卻不代表他本身有這個能力,若以尋常劍意對決,戮思湛不可能是對手。

     戮飛沉搖頭,深深吐出口氣:“四臨劍首為的是四臨劍門,而不是我北臨劍門。”

     “我的劍意被完全看穿了,那個人,絕非我可敵,但他不同。”說著,他看向戮思湛,戮思湛也看著他。

     “戮思湛,他與你交過手嗎?”

     戮思湛蹙眉:“尚未交手。”

     戮飛沉笑了:“不錯,此人心高氣傲看不上你,尚未與你交手,你,是我們當中唯一一個有可能出奇招敗他的人,以你的劍意,令四劍意合一,成就四臨劍首蛻變,才能與之一戰。”

     “四臨劍首,非你莫屬。”

     高臺上,北臨劍門的老者還想說什么,但張了張嘴,一句話未說。

     有些話,戮飛沉并未說透。

     暗中那人擊敗了三門門主,唯一沒有擊敗的就是戮思湛,當然,不是沒能力,而是看不上,但不管如何,對外界而言,戮思湛沒有敗過,而今他又擊敗了另外三門門戶,由他成為四臨劍首,是保住四臨劍門顏面的一塊遮羞布。

     他沒敗過就是沒敗過,不管什么原因。

     這四臨劍首,唯有戮思湛可以勝任。

     戮思湛與戮飛沉深深對視:“我明白。”

     “你會找他對決嗎?”戮飛沉問。

     戮思湛沒有回答,一步步走到劍磐中央:“四劍意,合一。”

     話音落下,戮飛沉抬手,遙指戮思湛,同時,戮壁,戮景也沒有猶豫,打出了同一招。

     這是四臨劍門開創老祖的功法,分開四劍意修煉,每一門修煉一道劍意,最終四劍意合一,形成蛻變。

     四面八方,無數人目光注視在戮思湛身上,這一代的四臨劍首出乎所有人預料,誰能想到,戮思湛竟然成了四臨劍首。

     消息當即傳向遠方,傳遍九霄宇宙,引起無數人嘩然。

     尤其那些打戮思雨主意的人都懵了,這破壞了他們的節奏。

     戮思湛成了四臨劍首,戮思雨身份更不同,她背靠整個四臨劍門,再加上七仙女的身份,要想提親,那代價可就又不一樣了。

     “加,繼續加,給我加到天上去。”

     “老家伙,值嗎?就為了娶一個戮思雨,把家底都拿出來了。”

     “你懂個屁,戮思雨有四臨劍門,有七仙女,更有青蓮上御,娶到她,你祖墳冒青煙了。”

     “你還沒死。”

     “滾。”

     …

     “這倒是好事,戮思湛胸無大志,行事磊落,忽視了黑暗,這樣的人連苦厄都入不了,他必將成為四臨劍門有史以來最弱的劍首,哼,這四臨劍門可以不在乎了。”

     “可那個背后指導他的人?”

     “不用管,肯定是青蓮上御某一代記名弟子,甚至可能就是青蓮上御本人,七仙女,還真受寵。”

     …

     “真成了,看來,條件得換一換了。”

     …

     四臨劍門偏居一隅,雖執殺伐之兵,卻鋒芒內斂,四臨劍首的誕生原本有可能改變現狀,影響九霄宇宙部分格局,但戮思湛此人,外人太了解了,也就不在乎,他別帶著四臨域藏起來就不錯了。

     這樣的人,不會改變什么。

     劍磐遠處,陸隱看著戮思湛吸收劍意,目光驚奇,倒是跟九分身之法類似,但這是劍意分身,四臨劍門的老祖有點奇思妙想。

     分化劍意,對外界威脅不大,若有意外,還可融合劍意,有意思。

     四劍意合一足足半天的時間,所有人都等著,冥酌也一樣,這是對即將誕生的四臨劍首的尊重。

     隨著一道沖天劍意沒入云霄,四臨域上空仿佛被切割開,在這時候,誰敢越過四臨域上空誰倒霉。

     陸隱看著上方,這劍意,相當不錯,竟然只用半天就徹底融合劍意。

     這一刻的戮思湛等于蛻變了,不僅有他自身劍意,還掌握了戮壁,戮景與戮飛沉的劍意,若以他現在的狀態挑戰戮飛沉,就算自己沒幫他找出莫還朝的破綻,他也能勝,因為他,也會莫還朝。

     始境與渡苦厄理論上沒有絕對的實力差距,只是境界不同,當然,有人突破到渡苦厄層次會增強實力,恰好,另外三門門主都是這種人,所以他們不把戮思湛當威脅。

     而今,這個差距被彌補了。

     真正的彌補了。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