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繡農女種田忙
首頁 > 武俠小說 > 錦繡農女種田忙 > 第9610章 曹八妹到訪

第9610章 曹八妹到訪

目錄

    “二嫂,明日都來我家吃晌午飯。”楊若晴又發出了邀請。

     曹八妹怔了下,隨即更加受寵若驚的說:“晴兒,你這也太客氣了,用不著,真的用不著……”

     楊若晴愣了,滿臉困惑的望著曹八妹。

     曹八妹接著說:“今個我雖說沒過去吃飯,可繡紅和小三子都過去了啊,而且你還讓繡紅給我打包那么豐盛的飯菜回來,我都還沒吃完呢。”

     “你看,你這夜里還又專門送了小酥肉過來,你們的心意我心領啦,明日真的用不著再為了我辦一頓……”

     曹八妹這番話,讓楊若晴哭笑不得。

     怪不得二嫂反應這么大,搞了半天,原來二嫂是誤會了啊。

     呃呃呃,有點尷尬。

     但再尷尬,誤會也還是要解開的嘛!

     所以,楊若晴輕咳了一聲,并清了清嗓子說:“那個……二嫂,你誤會了,明日我不僅是請你,也請了家里的親戚朋友。”

     “啊?啥……啥事啊?”曹八妹的笑容也僵在臉上,自己自作多情了啊?

     “嗯,確實有點事兒。”楊若晴又說。

     “那啥,我爹娘過幾日不是要去慶安郡么,所以打算明日趁著他們在家,把團團圓圓的周歲生辰宴給辦了……”

     曹八妹勐地拍了下大腿,臉上的尷尬瞬間消弭于無形。

     “哎呀,瞧我這記性,是啊是啊,你這么一說我也想起來了,可不到了咱家兩個小寶寶的周歲生辰宴嘛!是該趁著你爹媽在家,人多熱鬧的時候給辦了!”

     “那啥,要是時間富裕些的話,把你二哥他們也喊回來,那就更好了,可惜來不及……”

     楊若晴莞爾:“沒關系,不用強求,你看我家棠牙子不也不在家嘛。”

     楊若晴把這話說出來,曹八妹當時也就釋然了。

     是啊,孩子們做生辰,孩子們的親爹竟然不在家。

     所以說,任何事情都要看當時具體的情況,不能一刀切。

     “有多少人就辦多少人的酒席嘛,就算棠牙子,二哥,還有大安小安他們都不在家,可家里還有你們大家伙兒呀,所以一樣的熱鬧!”

     楊若晴將手搭在曹八妹的手臂上,微笑著又補充了句。

     曹八妹連連點頭,“對對,晴兒你說的對。”

     楊若晴又跟曹八妹這閑聊了幾句,便離開去忙自己的去了。

     自始至終,曹八妹都沒有對楊若晴這提及繡繡,繡紅,以及天麻的事。

     這些事……是家里的那些雞毛蒜皮的小事,犯不著啥都往外說。

     但曹八妹還是打算明日一早去趟李家村,找下繡繡,告訴她駱家要辦周歲生辰宴的事。

     到時候過來與否,看繡繡自己的安排。

     夜里,駱家忙到全村人都睡著了,孫氏和王翠蓮還在后院灶房忙活著發粑粑的事。

     駱鐵匠和楊華忠也沒閑著,都在為明日的生辰宴積極的做著準備,忙得熱火朝天,忙得不亦樂乎。

     楊若晴也沒睡覺,她在屋里給倆孩子準備明日要穿的衣裳,以及抓周需要用到的三十六樣物品。

     筆墨紙硯,琴棋書畫,反正方方面面的東西都有準備,到時候看兩個小家伙都抓到什么。

     ……

     隔天一大早,曹八妹去后院雞舍那里準備抓一只老母雞帶去李家村給閨女補身體。

     她相中了一只蘆花雞,養了好幾年的,吃了肯定補。

     結果找了許久都沒看到那只蘆花雞的身影。

     難不成昨日二丫頭殺的那只雞就是蘆花雞?

     不對,雞舍里少了兩只雞,一只蘆花雞,還有一只白色的母雞。

     雞毛在哪?

     就在曹八妹納悶的當口,繡紅打著呵欠過來了。

     “娘你干嘛呢?”繡紅睡眼惺忪的問。

     昨夜吃刀削面和小酥肉的時候,娘倆的關系就已經修復了。

     所以這會子她看到娘在雞舍這邊貓著腰找來找去,不由得有些好奇。

     曹八妹轉過身問繡紅:“二丫,昨日你殺給我吃的那只雞是啥樣兒?是不是家里生蛋的蘆花雞?”

     繡紅搖頭:“不是,是白色的那只,蘆花雞我沒找到呢!”

     要是找到了,肯定先抓蘆花雞的。

     “啊?是白雞啊?你沒記錯?那蘆花雞上哪去了呢?”曹八妹又問。

     繡紅茫然搖頭,“昨日我來找雞的時候,就沒瞅見蘆花雞。咋,這過去一宿了,不在雞舍里?”

     繡紅也過來幫著一塊兒找,果真,雞們有一個算一個,都在雞舍里待著呢,但蘆花雞就是不見了。

     “我都懷疑會不會是被人偷了!”繡紅突然說。

     曹八妹本來想說,那不太可能吧,昨日一整天她都在家待著的……只是因為頭痛,所以沒咋留意后院雞們的事。

     “不見了也沒轍,娘,我去茅廁了。”繡紅擺擺手,繼續往后院走。

     曹八妹也沒在蘆花雞這事上多做糾纏,而是在剩下的這群雞里挑了一只最肥碩的母雞綁住爪子,就從后院出去,抄著彎彎扭扭的田間小路往河壩那邊去了。

     大孫氏也起早了,把尿桶拎到后院來準備澆灌菜,然后就看到了曹八妹的背影。

     以及曹八妹手里拽著的一只雞。

     “咦,這不是八妹嗎?大早上的這是給繡繡送雞?嘖嘖……至于嘛!”

     大孫氏搖搖頭,反正她是真不贊同曹八妹這種做法。

     閨女嫁過去的時候把家底都給掏空了,這還隔三差五的送東西過去,知道的,說是丈母娘疼閨女。

     不知道的,還說是丈母娘養著女婿一家幾口。

     到時候別東西源源不斷的貼補進去了,到最后還沒落到一句好話哦!

     李家村。

     曹八妹趕到李偉家院門口的時候,剛好遇到李巧兒端著一盆臟衣裳往外走。

     兩人在門口遇到,李巧兒很是熱情,一邊將曹八妹往里讓,邊扭頭朝院子里喊:“娘,哥,嫂子,親家母過來了!”

     頓時,李母從堂屋里出來,手里端著一碗剛泡的紅棗枸杞茶。

     繡繡從灶房里出來,腰間系著圍裙。

     李偉也從西屋里沖了出來,身上還穿著睡覺的睡衣,腳下是赤腳套著一雙拖鞋,因為是聽到聲響從床上彈起來的,所以腳上的拖鞋都穿反了……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