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英公務員
首頁 > 都市小說 > 大英公務員 > 第一千六百八十八章 小日子到頭了

第一千六百八十八章 小日子到頭了

目錄

    克留奇科夫在去年接替切布里科夫擔任克格勃主席,切布里科夫則被地圖頭調換到了一個清閑崗位,不出意外的話,等待或者被勸解退休。

     體制就是這樣,人走茶涼,留下來的人還有自己的生活,克留奇科夫現在是克格勃的話事人,阿里克謝耶夫接到任命之后,立刻就來向盧比揚卡的主人表達忠誠。

     處在阿里克謝耶夫的角度,除了地圖頭,他甚至可以不管蘇聯的二號人物是誰,但必須知道自己的頂頭上司是誰。

     克留奇科夫見到阿里克謝耶夫的到來,認可的點點頭,然后帶著勉勵的口吻表達了關心,要真以為他就這么看好那就錯了,無非是隨便說說而已。

     阿里克謝耶夫也同樣表達了自己的忠心,當然了,他也是隨便說說,任命已經下達,克留奇科夫不可能和部長會議那邊說收回成命,不然就是和中央作對,這可不是克留奇科夫愿意面對的場面。

     “我的工作?”阿列克謝耶夫謹慎的詢問,不出意外的得到了先適應環境的話,果然,以他的資歷,克留奇科夫不準備把任何一個部門交給他。

     當然這也不是排擠,無非又是機關的慣例罷了,更何況在克留奇科夫的眼中,這個副主席還是莫斯科安全局的局長,又不是沒有本職工作。

     這個回答就是理論上,阿里克謝耶夫想做什么都可以,他不會干涉,可以什么都做,也可以什么都不做。

     隨即,阿里克謝耶夫就去找退伍軍人生活安置的工作了,這件事說大也大,但顯然不是什么性價比高的工作,很可能會出現力沒少出還惹了一身不是的后果,克留奇科夫也就由著他。

     無獨有偶,艾倫威爾遜也讓軍情六處注意一下蘇聯的裁軍動作,美其名曰當然是英國要監督蘇聯是不是真的渴望和平,這個理由真是高大上。

     但在私下他可沒少埋汰蘇聯的裁軍舉動,連和瑪格麗特公主吃飯的時候都不忘記吐槽,“連絕對君主制的國家都做不了這種事,那個蠢貨。”

     知道清朝為什么在第二次鴉片戰爭之后,連關外的八旗都報銷了,還能維持半個多世紀么?主要是因為前朝,有一個失業人員叫李自成。

     所以在裁員這個問題上,后來者顯然吸取了教訓,艾倫威爾遜記得,到了一九零幾年,綠營實在是不能用了,朝廷決定把綠營兵裁撤,當時朝廷緊盯著地方督撫的一件事就是,防止封疆大吏在裁員上面不給活路,按照地方經濟的不同,制定了最少九個月,最長三年的遣散費標準。

     所以清朝為什么官兵不管能不能打,沒出現過造反,原因就是因為朝廷一直給錢,還有就是清朝的武官比文官地位高,提督是一品,總督是二品,武官的地位在文官之上,最后北洋軍決定造反,也是以軍事實力做后盾,準備和朝廷好好談,不準備來硬的。

     地圖頭臨時抱佛腳的安置文件才剛剛公布,艾倫威爾遜也看了一遍,簡單來說中央要求地方政府采取妥善安置,至于怎么安置并沒有說。

     在他眼中這就是把自己的責任推卸的一干二凈,出了事下面人負責。

     這個文件安置辦法,要說有用那當然不能說一點用沒有,但是仔細讀來?似乎又什么都沒說,地圖頭可以考慮來白廳找個工作,艾倫威爾遜可以考慮在某個南太平洋島上,為他安排一個工作,英國又不是沒這么干過,拿破侖不就是么?

     這些退伍軍人的流向如果不妥善處理,那也是一個大問題,艾倫威爾遜記得,契丹人其實在蘇聯裁軍的過程中,就不斷的對退伍軍人的處境表達同情,以此來贏得蘇聯軍方的好感,在八一九的時候,這個軍方的好感就起到了重大作用。

     不知道阿里克謝耶夫能做哪?艾倫威爾遜希望好大兒不要再這種事上犯湖涂,這是真正要花錢的地方,不能省也不需要省。

     對軍隊的控制權搶奪都變得非常的迫切,這直接關系到了政治集團的未來。不過現在契丹人還在蟄伏,好大兒如果能夠先入為主的話,就至少能夠為以后的螳臂當車多一分勝算。

     此時的東歐,接到撤軍命令的蘇聯駐軍,已經收拾行囊準備回國,同時離開的還有蘇聯為了應對世界大戰的龐大武器庫存,這個時間蘇聯還沒有出現大批倒賣武器的事情,不過一些小偷小摸的行為已經出現,蘇聯的一些輕武器已經出現在了市場上。

     畢竟蘇聯多年以來的軍工生產一直在持續,擴張到什么地步呢,一個營的武器庫,可以為一個師的士兵提供補充。

     這也是為了戰爭到來迅速讓軍隊投入戰爭,寧可裝備等人,不能讓人等裝備,帝俄時期三個人一條槍的一幕,蘇聯不希望發生在自己頭上。

     蘇聯的問題過于復雜,艾倫威爾遜決定帶著同事們,把天賦帶到溫暖的南斯拉夫海灘,關于塞維爾亞開始收攏境內自治省的權力這件事。其實當下沒什么人關注,畢竟南斯拉夫怎么能和蘇聯相提并論呢。

     撒切爾夫人也對南斯拉夫無感,但這是第一個出現不穩趨勢的國家,本來應該是波蘭的,不過團結工會經此一役被當做了替罪羊,波蘭的問題只能等待國際銀行催賬了,不過艾倫威爾遜是相信,老布什不會放過波蘭人的。

     雖然團結工會已經利用不上,但通過重壓一樣可以造成波蘭動蕩,現在已經不是一九八一年的債務違約了。當年債務違約,世界銀行之所以沒有辦法,根本原因在于蘇聯那真是一個流氓,這個流氓還管波蘭這個小流氓。

     但是現在已經完全不同,地圖頭自己都在頭不抬眼不掙的收縮,連自己國家的軍隊安置問題都不過問,怎么還可能為波蘭出頭。

     現在對波蘭重壓,所有壓力都要波蘭自己承受,再加上地圖頭不管不問,波蘭自己的國力是絕對頂不住的,老布什放過波蘭就有鬼了。一旦債務到期出現違約,波蘭還是會爆發政治危機。

     所以說不著急,等待就行了,蘇聯對東歐的控制力度有強有弱,這個世界雖然南斯拉夫是華約的一員,但仍然屬于自主性非常高的國家,當然這樣的國家還包括羅馬尼亞,所以對待南斯拉夫的問題,可以暫時不用向其他東歐國家那樣,考慮蘇聯的因素。

     撒切爾夫人最近最為熱切的事情,其實就是等著艾倫威爾遜的道歉,但老布什的回答讓她心涼了半截,從種種因素來看,老布什并不像前任總統里根那樣,特別重視英美特殊關系。

     這也是正常的,像是老布什那樣的總統,才是大部分美國總統的常態,有幾個人敢讓自己任期的國債膨脹三倍?

     雖然這一波雞血看起來非常漂亮,但后遺癥還是相當劇烈的,如果蘇聯在適當的時候沒了,有美國好受的。

     “首相不考慮訪問一下南斯拉夫么?”艾倫威爾遜提出建議道,“目前南斯拉夫的局勢也比較微妙,其實有分家的可能。如果英國能夠起到作用的話,說不定可以作為撬動東歐局勢的一顆釘子。畢竟不是有一個很有名的薩拉熱窩事件。”

     “你想要讓我被刺殺?”撒切爾夫人凝視著之前對她家暴的男人,恨不得撲上去咬一口。

     “舉例不當,抱歉。”艾倫威爾遜馬上道歉,“不過我們真的可以想想美好未來,南斯拉夫畢竟是市場經濟國家。雖然是華約的一員,但說不定可以為東歐國家帶來示范效應。”

     這一次討論沒有結果,不過在這一天,日本股市出現了大跌,這是四年來跌幅最大的一次。

     艾倫威爾遜還想要判斷一下,這是不是別怕,技術性調整,然后第二天下跌趨勢還在繼續,他這才斷定股災來了。

     哪怕就是美國的黑色星期一,日本的股市也馬上反彈,帶著全世界的股市走出了低谷。

     但如果股災是在日本爆發的,那這件事就有的研究了,日本也是事實上的經濟火車頭,這幾年日本的經濟規模相當膨脹,畢竟升值了嘛。

     “兩大基金會的錢撤離了沒有?”艾倫威爾遜直接撥通電話,首先還是要關注英國的血汗錢,妻子和兒子那邊不用關心,早就撤出來了。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