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話版三國
首頁 > 網遊小說 > 神話版三國 > 第四千兩百一十九章 攻城

第四千兩百一十九章 攻城

目錄

    周瑜手上這東西就是為了內城所準備的大殺器,結合了郭女王制作的精氣核,又加入了代表孫策的陽炎之力和代表周瑜的寒月之力。

     簡單點說就是極端的冷熱交替,這玩意兒也就只能用一次。

     當然這不僅僅是說這個東西只能用一次,而是說這種思路使用一次之后,不管是貴霜還是漢室都會防備,雙方都有破解這種力量使用方式的能力,只是以前沒有遭遇過。

     寇俊不太明白這是啥,但這并不妨礙他的感受到這玩意兒的恐怖,可就算如此,這玩意兒要干掉曲女城王都的內城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最起碼在寇俊看來,這點力量是不夠的。

     “這玩意兒是針對蝕刻力量進行流動的,沒有蝕刻的話,威力流于表面。”周瑜看到寇俊的神色就知道對方在想什么,于是開口解釋道,“對方內城城墻上的蝕刻非常繁雜,而所有的蝕刻就本質而言其實是對于能量的一種運用。”

     寇俊聞言點了點頭,也就是說這東西應該是用來破壞蝕刻架構的,只是城墻這種東西沒了蝕刻架構,光是其本身具備的強度就不是普通招數所能摧毀的,而且貴霜城墻明擺著使用過強效溫養秘術。

     解離了其中的蝕刻,依舊需要面對強效溫養之后,各種打擊都無法穿透的城墻。

     “能解決的,只要將這東西鑲嵌到城墻上,最多半分鐘就會產生效果,打開一道可以過人的通道還是沒問題的,上吧,我們沒時間磨蹭了,在對方援軍來之前,今天必須要破了整個曲女城。”周瑜神色平澹的開口說道。

     現在的局勢真要說漢軍幾乎是絕對優勢,但這種絕對優勢維持不了太久,周瑜雖強,終歸不是霍去病,他和寇俊兵合一處之后,野戰最多是能壓住庫斯羅尹,但等韋蘇提婆一世回來,貴霜兵力大幅增加,周瑜恐怕也就最多是撐住了。

     再耗費一些時間,等貴霜精華區遷徙過來的那些北貴正卒也趕來,周瑜別說是撐住了,人能活都是好的。

     貴霜本土作戰,總兵力不是吹的,只是因為戰場和糧草供應的緣故,無法將所有的兵力集中起來,但短時間圍剿周瑜還是能做到的。

     故而這個時候周瑜根本不想耽擱,哪怕他藝高人膽大,執行了這種危險的戰術,但這并不代表他想和對面主力進行決戰。

     又不是霍去病一路踩過來,就等著對方主力降臨,然后將主力殺了,周瑜還沒有這個本事,所以還是速戰速決比較好。

     “接下來交給我們這邊吧,你們不太適合打攻城戰,我們帶了不少的攻城器材過來。”周瑜指著后面擺了一大片的攻城器材,這些器材都是一起乘船帶過來的,雖說不靠這些攻城器材攻打曲女城內城,但作為掩護也是非常不錯的手段。

     “那就靠你們了。”寇俊看了看后面各種攻城器材齊備的周瑜點了點頭,哪怕不太相信這么一個小小的玩意兒能摧毀城墻,但光是看著這些亂七八糟的攻城器材,他多少都生出了信心。

     “全軍出擊!”周瑜和孫策雙方早就交流好了,周瑜做策略,孫策帶頭出擊,而孫策的套路就是全軍士氣炸裂的一波流爆發。

     這種方式用來攻城不好,很容易士氣受損,但周瑜之前給孫策的演示讓孫策明白,只需要一波攻擊,他們就能將貴霜城墻拿下,那么他那獸王咆孝式全面攻擊還是很有效的。

     伴隨著孫策鎏金色的軍團天賦展開,全軍士氣高昂的朝著貴霜內城發動了強攻,城樓上的貴霜士卒當即搭弓射箭朝著漢軍覆蓋了過來,而在樓車,沖車,楯車等等攻城武器的保護下,漢軍雖有損傷,但氣勢不減的朝著貴霜沖了過去。

     說實話,也就孫策帶頭能打出來這種氣勢,換個其他人,恐怕連將江東步兵帶起來都是個大問題。

     “殺!”一根根的弩矛從貴霜城頭和漢軍戰線發射了出來,漢軍的弩矛因為角度問題,多是只有壓制效果,反倒是貴霜士卒射殺的弩矛輕易的對漢軍造成了相當的損傷。

     攻城戰本身就是最血腥的絞肉機,但面對這種局勢,孫策及其麾下本部甚至連眉頭都沒皺,這些士卒都是孫策選拔出來,加強訓練之后完成的無畏精銳,別說僅僅是箭雨加身,就算是真的被射殺,只要孫策帶頭,他們就會悍不畏死的前進。

     正因為有這樣的鋒頭,江東其他精銳才會硬著頭皮推著各種攻城器材進行攻擊,漢室圍繞著曲女城內城的攻城戰,在一開始就顯得非常慘烈,然而在這種慘烈之下,漢軍迅速的摸到了城墻,然后沖車,楯車瘋狂的開始了撞擊。

     云梯車也開始了升降,漢軍有條不紊的開始了對貴霜內城城墻的攻克,這一刻,箭如雨下,漢軍和貴霜都瘋了一般的使用箭雨壓制。

     在之前漢軍帶云梯的沖車未完成升降,漢軍因為城墻的緣故全面落入了下風,但現在云梯升降完成,一個小方陣又一個小方陣的弓箭手上到了沖車最頂上,這個高度甚至高過了城墻,雙方直接開始了對射,比別的江東人可能輸,但比弓箭,江東人絲毫不慫。

     密密麻麻的箭失如雨而下,靠著破甲箭帶來的強大殺傷力,以及多年訓練帶來的超高射速,一個方陣的弓箭手甚至足夠壓制正面一大片的貴霜士卒,給使用云梯沖鋒的無畏士卒創造更多的沖鋒機會。

     面對如此兇暴的攻擊,庫斯羅尹、班基姆等人皆是面色大變,漢軍的攻勢勐地出乎了他們的預料,如果是絞殺戰,他們這些人絕對不會害怕這種己方還有戰損比優勢的戰爭,但這是攻城戰,漢軍這種強硬的攻勢,很有可能沖垮他們的防線。

     一旦沖垮內城,那僅靠皇宮城根本無力防守,畢竟皇宮城說的好聽,但戰爭打到皇宮城的時候,人心浮動之下,根本沒辦法守。

     加之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真到了皇宮城之下,宮內的貴人就必須要撤退了,而他們一旦撤退,士卒的士氣必然大衰,而士氣一旦衰退,皇宮城根本沒有辦法進行防守。

     理論上講,這個時候宮內的貴人應該和士卒一起登上城墻,嚴防死守,畢竟皇宮城的防御能力完全不遜色于外城墻和內城墻,只要心態沉穩,抱有決心,對手想要攻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問題在于,誰敢讓那些人上城墻?

     沒人敢,所以真打到宮城下的時候,哪怕冒著士氣低迷的危險,也要先將這些宮內的貴人撤走,尤其是目前皇宮內還有極為珍貴的寶物劉皊,所以真到那個時候,皇宮城是沒辦法防守的。

     劉皊必須要撤退,這是眾所周知的情況。

     這也是周瑜只準備了一枚這玩意兒,因為他清楚,只要干碎了內城,剩下的其實不用打了,到了那個時候貴霜守城的人員也只是為了劉皊拖延時間罷了。

     甚至那個時候打不打皇宮城都不重要,只要漢軍確定了劉皊的位置,皇宮城內守城的人員甚至需要出來咬住漢軍才行。

     “放箭!”庫斯羅尹迅速的指揮著貴霜士卒進行反擊,他麾下的精銳并不少,守住內城對于他不算什么困難的事情。

     然而漢軍這種一波流的打法讓庫斯羅尹心生不妙,這種打法一旦被對手扼住,下一波需要花費很多的時間進行重整,而現在的局勢漢軍是沒有那么多時間進行整肅的。

     畢竟現在漢軍深入貴霜本土,一旦花費時間太多,貴霜四面八方的援軍抵達,漢軍困都困死在這里了,所以漢軍必須要快,一旦拖過兩天,那基本就是大勢已去。

     故而在這種情況下,漢軍使用一波流的打法看似是合理的,頗有些孤注一擲的態度,然而庫斯羅尹的經驗和對戰場的分析卻讓他看到了一些不同的地方,可惜這種思慮還未想清楚,周瑜一個智障光環就給套過去了……

     庫斯羅尹后續的思考已經完全沒用了,最起碼是得不出正確的結論了,和周瑜動手,最難應對的就是周瑜的精神天賦。

     根本不需要什么花里胡哨的東西,就是戰場上看到了你這個人,然后一個智障光環砸下去,問題就解決了。

     周瑜算是看出來了,相比于長時間用智障光環進行控制,結果被對方發現,還不如直接戰場上控制那些指揮員,讓他們產生更多的失誤,然后抓著失誤勐錘。

     只要不遇到阿文德那種腦子蒸發,依舊能打的人到處爬的家伙,這種使用方式基本沒法破解,至于說真遇到了那種人,說實話,對方智障了你都打不過,你還敢寄希望于對方不智障,你能打贏?

     那不是做夢嗎?

     班基姆不懂戰爭,但班基姆懂局勢分析,他和庫斯羅尹的判斷幾乎是一樣的,漢軍不應該這樣拔升士氣打一波流,除非漢軍有什么殺手锏能迅速決定戰爭。

     “能不能動用空軌炮?”班基姆大聲的詢問道。

     “不能,雙方的距離太近了,準確的說,對于艦炮的打擊,雙方實際上都在覆蓋范圍,而且這個距離引爆,雖說能對漢軍造成極大的損傷,但因為距離城墻太近,很有可能直接炸飛城墻。”操控空軌炮的剎帝利大聲的回答道。

     班基姆沉默了一會兒,“你們有沒有觀察到漢軍的艦炮?”

     “沒有,而且有的話,漢軍不會使用這種攻城模式,他們會直接使用艦炮攻擊,船用的主炮只有一臺的,而他們的那艘船已經被我們炸飛了,主炮的威力極大,但主炮需要的鋼鐵太多,漢軍無法在陸路使用。”操控空軌炮的剎帝利直接給了標準回復。

     “他們這樣的攻擊我們能撐多久?”班基姆追問道,既然沒有殺手锏,那么核心就在于這樣的攻擊貴霜能撐多久。

     “我們能撐到他們下下下下波攻勢!”普拉桑冷笑著說道,麾下親衛操控這弩機對著海軍進行下一輪的打擊,平原絞殺他們沒有什么自信,但是防守戰,他們還是有把握的。

     “那就好!”班基姆大聲的回答道,然而作為降世之輝命軌能力的擁有者,卻沒有留意到命軌的偏移,周瑜已經在不知不覺間給這群人全部施加上了智障光環。

     作為范圍性的天賦之一,周瑜的智障光環絕對是最惡心的精神天賦之一,而且效果極為強悍,蒙蔽對方的思維,影響對方的判斷,縮減對方分析區域,絕對是群戰的利器。

     就像現在庫斯羅尹和班基姆已經在不知不覺間為周瑜的智障光環所影響,甚至他們自己都沒有察覺到這一點,哪怕他們都知道周瑜的精神天賦是什么,但在這混亂的戰場上,他們中了周瑜的智障光環之后根本無法察覺到任何的不同。

     “長槍準備,將對方捅下去!”普拉桑大聲的下令道,而庫斯羅尹神色鎮靜的進行指揮。

     對于庫斯羅尹而言,現在的局勢還算不上危險,漢軍的攻勢在放緩,第一波攻勢已經進入了頹勢,漢軍敗退已經近在眼前,畢竟再強的沖鋒,也要有戰果支撐。

     漢軍到現在最大的成果就是摸到了城墻,有少數零散幾個勇士沖上了城頭,然后被推了下去,更多的成果一個都沒有。

     這樣的結果,哪怕是再無畏的士卒,也難免會生出一種別樣的情緒,這些情緒積累多了,士卒自然而然的就會遲疑,攻勢也就會自然陷入頹勢,第一波很明顯已經扛過去了,而且損傷很小。

     就在庫斯羅尹這樣思考的時候,城墻上的蝕刻紋路突然出現了顏色的變化,原本暗澹的紋路突然變成了熾白色,而且隱約發燙,之后迅速的朝著其他位置快速蔓延,甚至在漢軍眼中,部分城墻出現了滾滾熱浪,而且溫度在不斷攀升。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