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石密碼
首頁 > 武俠小說 > 黑石密碼 > 1995

1995

目錄

    《賞金》的游戲玩法除了在初期可以選擇跟注加注之外,也可以選擇停牌。

     也就是荷官不會再給停牌的玩家發牌。

     但大多數人不會這么選,因為這款游戲的核心,還是最終的廝殺。

     此時除了最初的手牌之外,每個人又從荷官的手中得到了三張牌,他們可以選擇就此停牌,也可以額外花費桌面總賭注的百分之二十五,差不多也就是兩萬塊,從荷官手里再獲得一張牌。

     這么選擇的人比較少,除了想要通殺,且自己手中的牌力非常強的才會這么選。

     所有人都停止了繼續下注,接下來就是廝殺。

     每個人可以根據自己手中的手牌,整理出各種組合。

     然后按照百分之二十,百分之三十以及百分之五十對應總下注金額的牌區擺放。

     有些人感覺自己牌力不是很強,可以把自己最大的組合放過在百分之二十的區間。

     用自己最強的,去殺別人最小的,這樣有可能可以避免損失。

     如果牌力強,自然要爭最后百分之五十的籌碼。

     《賞金》的組合大小是一個循環,最小的可以吃最大的,加上每一局都存在萬能牌,這讓每個人的選擇變得更多。

     膽子大的,牌力強的,就朝著通殺去!

     牌力不強的,就去爭前面兩個低價區。

     至少可以減少損失。

     喬安娜手中的牌力只能說一般般,她自認為已經逐漸的掌握了游戲的訣竅。

     此時她的目標既不是第一牌區,也不是最后的牌區,而是中間的。

     她一共壓了近一萬塊,桌面上大約有七八萬塊。

     七八萬的百分之三十,最少也在兩萬之上。

     只要能吃下中間,或者說只要能贏哪怕最少的,不僅可以保本,還能賺錢!

     至少百分之六十的以上的回合,競爭最激烈的都在第一和第三套組合上。

     反倒是中的組合競爭力相對來說是最低的,她瞄準的就是這個最低的。

     調整了一下手中的組合,把最強的組合放在了第二副的區域里。

     隨著荷官搖晃手中的鈴鐺,開始用小鏟子翻牌了。

     “七號位玩家的第一副牌勝過其他玩家的組合,七號位玩家贏得了總籌碼的百分之二十!”

     荷官把已經整理好的籌碼,推了過去。

     喬安娜瞥了一眼那個蠢女人,很虛偽的笑了笑,還說了兩句恭喜的話。

     緊接著她的心跳開始加速。

     但只是輕微的加速,不到一萬塊的輸贏,已經很難讓她緊張到無法呼吸了!

     在荷官的翻牌和比較中,喬安娜非常不走運的以第二名的成績,輸給了四號位的玩家。

     她有些懊惱,也沒有繼續去關心第三套牌的比較,她把最小的放在了第三套牌上,她輸定了。

     事實也的確如此,她輸掉了三次反派比較,但是她并不是每一次都在倒數,所以她的賞金沒有丟。

     最后兩名玩家,額外的輸掉了自己的賞金。

     一連十多局,喬安娜一直輸多贏少,不知不覺都已經下去了三十多萬。

     她可以花錢從組織牌局的人手中換取籌碼,每次都是五萬或十萬。

     再一次輸掉了手中的牌以及輸掉了所有的籌碼,她有些憤怒!

     今天的運氣好像非常的不好,每次比較她大多數時候都會輸,而且每次輸時,自己的牌力不是第二就是第三。

     但游戲規則就是這樣,所有人中只有一個贏家!

     她把自己面前的牌子翻過來放在桌面上,牌子由“參與中”變成了“離開”。

     她需要洗把臉,冷靜一下。

     一下午,輸掉三十萬,對她來說還是有些肉疼的。

     在洗手間里她尿了一泡尿,洗了洗手,又洗了一把臉,吸了一根煙,補了一點妝。

     這才施施然的離開了洗手間,回到了賭桌邊上。

     她改變了自己位置的游戲狀態,然后簽了一張十萬的支票給了牌局的組織者。

     后者為她送來了十萬的籌碼。

     “游戲繼續……”

     第一回合,她又輸了,不過這次輸的錢不多,只有五千塊。

     看到了第二手的牌之后,直接選擇了放棄。

     好在她跑的很快,輸了一些籌碼,沒有丟掉賞金。

     第二回合時候,她的運氣似乎變的好了不少。

     贏了六萬多,賞金也增加了六千。

     接下來輸輸贏贏,已經能夠持平。

     在這一局最后一個回合時,她起始的手牌就有了一張稀有的萬能牌。

     而且牌力很強!

     沒有太多猶豫,她直接將自己手中的籌碼都丟了進去,總共投注有三萬一千塊。

     “喬安娜,你的牌一定很好!”

     有一名貴婦人這么點評了一句,沒看幾眼就加錢,不是牌好,就是想欺詐別人。

     喬安娜笑了笑,“還行。”

     那名貴婦隨后也投了錢進去,選擇了跟注,“我的牌也不錯。”

     “既然你們的牌都這么好……”,另外一名玩家也發聲了。

     她慢條斯理的用拿著女士煙斗的手,將面前的籌碼丟到了賭桌上,“那么我也陪你們玩玩。”

     接下來,更多人開始跟進,十一名玩家選擇了跟進,這是很少出現的情況!

     每個人似乎都拿著很好的牌,這也讓桌面上的局面變得愈發的詭譎起來。

     后發的三張牌,雖然沒有第二張萬能牌,可也足夠讓喬安娜的組合變得非常的強大!

     她的心跳開始加速,吞咽了一口唾沫。

     此時桌面上的總投注已經超過了三十五萬,換句話來說只要她贏下了這一回合,她就能把輸的都拿回來,還能贏錢!

     如果算上其他人的賞金……

     她在思考,要不要追一張牌。

     但追一張牌的價格太高了,現在大約需要八萬五千塊。

     就在她猶豫時,已經有兩人選擇了追一張,畢竟三十多萬勝負的牌局,多一張牌,就算不會更強,也不會變弱!

     喬安娜咬了咬牙,“我也追一張,這回合結束之后,我會寫支票。”

     組織牌局的貴婦人也在牌局中,她挑著犀牛角做的女士包金煙斗,微笑著認可了她的說法。

     “當然,喬安娜女士的信譽是我們認可的,直接從籌碼盒里拿。”

     后半句是對荷官說的。

     荷官為喬安娜拿了八萬五千塊籌碼,放在了跟牌區,同時為她增加了八千五百塊的賞金。

     牌到手,有人選擇了繼續加注。

     這也是豪賭最常見的一幕,參與者投入了更多,已經不可能放棄,只能繼續往里面追加投入。

     有時候他們明知道自己這么做是不對的,可他們卻無法改變自己的行為。

     加注,一方面是提高自己贏錢時的所得,另外一方面,其實也是想要嚇跑一些意志不太堅定的。

     這么多人一同殺到最后,十一個人,三十三副組合中只有三副能贏,壓力太大了!

     喬安娜已經投進去十一萬五千塊,她不可能停下來,她的心跳開始加速,腎上腺素快速分泌。

     她的面色變得紅潤起來,呼吸也更加的急促。

     心臟宛如年輕了二十歲,在她的胸口哐哐的劇烈跳動著。

     口干,舌燥,她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香檳,面色有些異樣的表示跟注。

     兩次加注之后,參與人數從十一人,降到了七人。

     有人跑了,在這樣的場合,她們用最大去賭最小,肯定能跑掉。

     她們有點受不了這樣的壓力和刺激。

     “再加十萬……”

     “跟了……”

     “女士們,差不多了。”

     牌局的組織者此時用手中的煙斗輕輕的叩擊了兩下桌面,“再加下去,會傷害我們的感情,我們只是消遣時間,不是來贏錢,或者賭氣的。”

     她看向了其他人,剩下的幾人都表示贊同了她的意見。

     喬安娜此時已經上了四十萬的籌碼,加上自己的賞金,如果這次她全輸掉,她大概要輸五十多萬!

     她把手中的牌的組合排列好,然后放在了不同的區域。

     在荷官翻開第一套組合時,她就出現了輕微的耳鳴。

     她只能聽見荷官口中發出的微弱的聲音,然后看著荷官把籌碼推給了身邊的人。

     然后第二套組合……

     最后一套……

     當最后一個回合結束時,她今天一下午,已經輸了一百多萬。

     “親愛的,需要休息休息嗎?”

     牌局的組織者看出喬安娜可能有些不適,她很體貼的詢問了一句。

     喬安娜咬了咬牙,搖了一下頭,“不,我很好。”

     “再來十萬的籌碼。”

     她簽了一張六十二萬五千的支票,然后得到了十萬的籌碼,她輸得最多。

     比起喬安娜臉上明顯的不快和消沉,旁邊一把贏了幾百萬的女士,則滿面的笑容!

     誰能相信,一把牌居然能贏這么多?

     當然她要感謝其他幾人的瘋狂跟注和加注,如果不是這個時候說“謝謝”會讓別人覺得她在嘲諷別人,她真的想要好好謝謝這些人!

     其實大家都看出喬安娜的狀態不太對,但人家該勸的勸過了,她自己又非要繼續玩下去,別人也不會繼續勸。

     那樣會得罪人。

     她們其實也能理解,三把牌全都是第二,和贏的牌都是同樣的組合,只是小了一些花色,小了一些大小牌……

     晚上牌局結束的時候,喬安娜今天一天已經簽了一百四十萬的支票出去。

     她此時,有些害怕了。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