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石密碼
首頁 > 武俠小說 > 黑石密碼 > 1994

1994

目錄

    一個政府最少也需要有一套政府班底,哪怕是流亡政府。

     一旦彭捷奧人答應了現在那些遺族和聯邦的要求,承認了他們獨立的合法性,那接下來的問題就多了。

     他們是流亡政府,受國際社會認可,同時他們在彭捷奧又有大量的私有土地。

     這些私有土地直接轉化為外交領土,沒有什么問題吧?

     他們在這片土地上建立軍隊,似乎也沒有什么問題。

     加上聯邦人在背后可以光明正大的支持他們,聯邦和彭捷奧人的戰爭是結束了。

     但彭捷奧人和這些遺族的戰爭,才剛剛開始。

     現在彭捷奧帝國皇帝已經下了死命令,堅決不承認這些政權的合法性,也不會給予對方平等的外交地位。

     要么,他們離開彭捷奧帝國。

     要么,一切就按彭捷奧帝國的規矩來。

     他們給了這些遺族一個多的選項,他們可以平安的離開彭捷奧,這是他們最大的誠意了。

     總之,談判還得進行下去,每天雙方就是在談判桌邊互相扯著嗓子大聲喊叫,要么就是拍桌子互相咒罵,然后憤然離席。

     這一次的談判中彭捷奧的外交官顯然素質高了不少,面對咆孝,咒罵和刁難,他們都是一副不為所動的姿態。

     不像上次,還沒有怎么著,就不想談了。

     短時間里恐怕很難有結果,彭捷奧人一邊對抗談判,一邊私底下聯系一些遺族,聯邦這邊也差不多。

     雙方都在動腦筋,專家們預計在九月份之前,不太可能有好消息傳出。

     不過不打仗,對普通人來說,就是最好的好消息!

     戰爭的陰云正在遠去,國際貿易開始恢復,聯邦政府也宣布戰爭狀態下的高稅率,將在停戰和談達成一致停戰協議后,回調到戰前的水平。

     各種各樣的來自世界各地的消息匯聚在一起,每天聯邦人都會被大量的新聞消息沖擊著本來就不怎么聰明的腦袋。

     菲琳女皇在確定了蓋弗拉的政治體制之后,并沒有太難過,又和杰妮亞出去旅游了。

     仿佛一切都隨著溫度的提高,安定了下來。

     八月上旬,塞拉給林奇打了一通電話,告訴他,有一場牌局,喬安娜參加其中。

     她還給了林奇組織牌局的人的名字,以及參與者的名單。

     林奇并沒有打算自己親自參加這樣的牌局,他很聰明,不代表他能贏錢。

     其實他如果真的想要鉆研,這件事比其他事情更簡單。

     說白了,就是手熟。

     長期大量的訓練即可,但比起在牌桌上贏的錢,他則把精力放在了可以贏更多錢的“金融”游戲上。

     金融,本質也是一種賭博。

     它們唯一不同的是,賭桌邊最厲害的,也只能收割賭桌上的籌碼。

     但金融操作的好,可以收割一群人的錢,甚至是收割一個國家,收割全世界!

     林奇不會玩牌,他安排了會玩牌的人去。

     林奇要打造世界級賭城,自然不是一時間的想法,他已經計劃了很久。

     同時也找到了一些有手藝的人。

     這些手藝人基本上都被大小的地下賭場控制著,即便他們不會在自己的賭場里,或者其他人的賭場里動手腳。

     賭場也需要他們盯著防范其他賭場的人到他們的賭場來做黑活。

     這類人,在保護區周圍比較多,布佩恩這邊以前也有,但五大家族滅亡之后,就散的差不多了。

     這次林奇找來的,名氣不是很大,但手里的活是真不錯。

     周六下午,在林奇的安排下,這位手藝人以荷官的身份,進入了牌局當中。

     在另外一間房間里,林奇則在查看喬安娜手中基金會的賬目。

     百分之二十的資金流入具體的慈善幫扶中,這個比例在聯邦是非常合適的比例,比普通的比例還要高。

     畢竟她是聯邦的第一夫人,不能和那些資本家一樣,把這個比例設置的太低。

     從基金會成立以來,已經得到了兩千六百多萬的捐款。

     其中第一期和最后一期捐款加在一起,就有了快兩千萬。

     剩下的幾百萬,都是其他活動上募集到的。

     其中真正使用在那些傷殘軍人身上的錢,還不到一百五十萬。

     一共幫扶了七百三十五人,平均每人得到了兩千塊的一次性現金幫助。

     還有近兩百萬,已經用于購買了各種物資,但是這部分物資并沒有發放出去,而是儲存在倉庫里。

     林奇看到這里時,把供貨商的名單和企業名稱都挑選了出來。

     他認為這些人是有問題的。

     按照基金會的公示內容,實際上應該有差不多五百到六百萬是必須用于幫助目標人群的。

     很顯然,他們只用了一半,還有一半不知道為什么還沒有被啟動。

     然后就是經營,一些資金的投資,人員的工資開支,組織慈善活動時的支出,以及喬安娜的各項支出。

     這些從賬目上看,似乎查不出什么太大的問題,每一筆都有詳細的記錄,不過林奇知道,這是一本假賬。

     塞拉告訴她,喬安娜經常輸錢,她不像賽維瑞拉那樣,自己本身就很有錢。

     她的錢基本上都出自基金會,基金會的賬目上沒有記錄任何賭博的開支,賬目有問題。

     不過現在,最重要的,是讓喬安娜輸得更多。

     她不把錢都糟蹋掉,那些傷殘軍人就不夠憤怒!

     很快,他的注意力就放在了對面房子里的牌局上。

     一圈貴婦人已經坐在了一起,巨大的賭桌邊上坐著十多名三四十,四五十歲的貴婦人。

     她們玩的,是一種在全世界范圍都比較流行的玩法。

     在聯邦,它叫“賞金”,在蓋弗拉,它叫“獵人”。

     游戲的內容多少要動一些腦筋,規則也非常的簡單。

     每回合最少會有一名勝利者,勝利者的賞金會升高,升高的賞金由“基數”和“勝利數”組成。

     總之就是一個人贏得越多,贏得回合越多,自己身上的賞金越多。

     一旦擁有賞金的人在回合中輸掉——這里有兩種輸掉的概念。

     第一種是“逃亡”,除了需要輸掉臺面上下注的籌碼外,還要交給勝利者自己賞金的一半。

     第二種是“死亡”,臺面下注的籌碼全清外,自己還需要額外支付自己的全部賞金給勝利者。

     這種游戲的樂趣在想辦法維持自己低賞金的同時,堆高對手的賞金。

     有些技術較強的,往往能在最后兩個回合中瞬間翻盤,從幾乎輸光,到大賺特賺!

     游戲參與的人數越多,越刺激,因為人數越多,賞金越多!

     喬安娜一開始并不會玩這種牌,她看別人玩過,自己沒有玩過。

     后來隨著社交圈的拓展,蓋弗拉那群貴婦人沒事干就組織各種牌局,她被拉著加入其中,逐漸的開始沉迷。

     她的沉迷,是多重的。

     對賭博游戲本身斗智斗勇的沉迷。

     對揮手將大把籌碼丟到賭臺上,對過去貧窮自己的報復的沉迷。

     那種在巨額金額輸贏之間,腎上腺素帶來的快感的沉迷。

     有太多的因素夾在其中,有時候她甚至會主動的提議組織牌局!

     此時,第一局已經過半,自己身上的賞金也有了兩萬七千塊,桌面大約還有三萬的籌碼。

     她到目前為止,小贏了七千。

     一開始她不太適應這么大的賭注,但自從輸贏動輒幾十萬開始,幾千塊的輸贏對她來說早就沒有了什么吸引力。

     她想要得到更多。

     她手里的起手牌不錯,目光在其他女士的臉上流轉過后,看了看手邊的籌碼。

     隨手拿起一小摞,五千塊,丟了上去。

     “五千。”

     五千塊雖然不算少,但對這里的貴婦人們來說,其實也就那樣。

     除了牌不好的,基本上都跟了。

     荷官繼續發牌,喬安娜手里的牌更好了,已經形成了兩套不大不小的牌。

     她隱隱有一種預感,自己要贏!

     她拿出了更多的籌碼,深吸了一口氣,丟到了賭桌上。

     此時她已經隱隱有些感覺了!

     桌面上加起來已經快十萬的籌碼,這樣的輸贏足夠讓她變得興奮起來。

     她若有所指的調侃了一句,“我牌不錯,你們可別半路跑了。”

     手牌不好的時候可以選擇逃跑,將手中最大的一套牌,亮出來。

     如果這套牌超過至少三分之二玩家手中最小的一套牌,就被認定為逃跑成功。

     丟籌碼,不輸賞金。

     如果僅僅比三分之一的玩家手中最小的一套牌大,那只能算作是逃亡。

     丟籌碼,輸一半賞金。

     如果能超過的玩家不足三分之一,則算逃亡被抓,丟掉籌碼和所有賞金。

     它的競技性和娛樂性很強,因為并不是牌大就一定贏。

     有時候上更多的籌碼,也能起到恐嚇別人的作用!

     小牌贏大牌,也是這種玩法的樂趣之一。

     喬安娜的一句話,讓參與游戲的玩家們大抵都意識到,她手里的牌不錯。

     有人考慮了片刻,放下一套牌跑了。

     但也有人選擇跟到最后。

     賭錢,不賭,怎么來錢?

     隨著荷官的繼續發牌,大家手里最少都有三套牌,接下來,差不多就要開殺了!www.pfxs.com
如果喜欢《黑石密碼》,请把网址发送给你朋友。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