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直播算命(2 / 2)


  天呐,想他权志龙也有想女人的一天,回老家的路上权志龙就在心里碎碎念,如果女儿和女人只能选一个的话……他心里的天平不断的向前者倾斜,想想他白白嫩嫩的还可爱贴心乖巧的宝贝,权志龙觉得他单身一辈子也是幸福的。

  回了老家之后权志龙天天躺在家里睡大觉,有人帮他带孩子还连带着猫狗一起养他多清闲啊,理所当然就躲在房间里讨懒了,权妈妈嫌他在家里游手好闲的碍眼,转天就给崔舜浩打了电话说他病好了让他赶紧工作去吧。

  有了亲妈的背刺权志龙的好日子算是到头了,第二天就被人拉走上班去了,本来权志龙今年的活动就比较少,大多数都是他自己在屋子里写歌,一个月往公司里交几首就行了,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很难的事。

  不过他交上去的曲子也没几首是被用了的,实在是他们公司的团太少了,而且回归次数更少,所以多半时候都放在曲库里吃灰。

  本来活动少粉丝们就不怎么能经常看见权志龙,YG还发声明说权志龙因为个人原因要修养一段时间,这更是把他们吓坏了,但是又不敢说什么,只好天天盼着他能赶紧出来活动活动。

  公司那边也盼着这棵摇钱树赶紧好起来,一听说他好了可惊喜坏了,赶紧安排行程

  让他露脸参加一个直播,也是被惯坏了,就这点任务权志龙都觉得好累啊,他好想在家里睡大觉啊。

  直播是和一个塔罗牌大师一起录制的,对方又是看他的面相又是看他的手相的,还在他面前洗牌摸牌的耍了一套,权志龙表面上配合着其实心里觉得挺没意思的。

  “GDxi的手相显示你喜欢的女人虽然外貌不太出色,不过都是很有个性的女人呢。”大师说完突然又说了句可乐的话,“不过GDxi意外的看女人的眼光都不太强呢。”

  他说完弹幕里都是一片哈哈哈,粉丝们都发表了认同的意见,权志龙也是捂着嘴哈哈笑,仔细一看那都是尴尬的笑,不是,有这么说话的吗,这让他多难堪啊,这跟在大街上裸奔有什么区别啊。

  后面大师又看了看八字推演了他的命盘,有些说的倒是挺准的,比如说他命盘里全是钱一生都是大富大贵之人,还说他前不久遇到了一点小挫折,不过在贵人的帮助下平凶化吉了。

  权志龙不怎么迷信的,对于这些也就半信半疑吧,贵人?谁把他治好的?不是他自己好的吗,这应该是他瞎说的吧,算了随便吧,反正这些人都是说话半截半的,看上去挺有道理的其实经不起推敲。

  “还有,GDxi一定要特别注意,你两年之后会有一场生死大劫,这关乎于你的性命。”

  啊,这就生死大劫啦,权志龙心说不能是蒙他的吧,就为了让他交钱化凶为吉吗,看弹幕上也乱哄哄的都是担心他出事的,于是他也假装问道怎么样才能化解。

  好,那么接下来该说方法了吧,是要卖给他符纸还是什么的,结果对方什么都没卖,摇摇头说没有化解的方法。

  “你命中注定有此一劫,我不能帮助你逃避,能救你的人是与你的命运纠葛十分紧密的人,到时候你就知道是谁了。”

  兴许是感觉到气氛有点不好了,大师又赶紧换了个话题说要给他看姻缘,权志龙也很有综艺感的插混打科了几句,这才把严肃诡异的局面给打破了。

  “你的命定之人是一个可爱单纯的女孩,其他的……”大师又在手上点点比划了一番,又运用了道具推演了一遍,结果显示是一片空白,于是大师只好叹了口气说道,“其他的我也算不出来了,不过志龙xi你应该是见过她的。”

  说完大师就侧过脸来看着他,权志龙想着他见过的人多了他怎么知道是谁,结果脑袋里又自动浮现出了那个赤裸的人影,莹白色的轮廓发着朦胧的光,还有头发,头发是……

  “志龙xi?”

  “啊,wei,什么事?”

  大师的声音唤醒了发呆的权志龙,他回过神来一看直播早就结束了,松了一口气后他靠在背上放松了下来,伸手擦了擦头上溢出的冷汗。

  大师一看左右四下无人,又叫了权志龙一声问他还有没有别的至亲朋友,他可以免费给他算算命。

  其实大师本人是真有本事的,平时也不在外面抛头露面的给人算命,要不是YG这边给的多他才不愿意来呢,今天这一来他发现不一样了,这人的命盘可真神奇啊,他心里可犯痒痒了,算命瘾犯了,权志龙的命这么好他朋友也不能差劲吧,所以他才提出了免费算命的请求。

  一说朋友权志龙就想起来李洙赫了,他心里也挺好奇这人怎么说他的,于是就打了个电话约他在家里见面了,拉着人就跑到李洙赫家给他算命了。

  到地方之后李洙赫懵逼的伸出手来就被对方紧握住了,他给权志龙使了个眼色问这是干嘛呢,结果权志龙抱着手臂没吭声,伸着脖子露出了一个看好戏的表情。

  “洙赫xi呢你是大富大贵的命格,前半生有钱不过多是仰仗家族,后半生的富裕多是由你自己创造的。”

  “事业线呢略显波折,近几年的发展大概会不太顺利,不过几年后有一飞冲天的迹象。”

  “两年后你有一场关乎生死的大劫,能救你的是人是与你的命运纠葛十分紧密的人。”

  “姻缘这方面,额,你未来的恋人是一个可爱单纯的女孩……”

  没了?李洙赫没忍住问道然后呢,然后啥啊然后,他就是个招摇撞骗的假大师,连骗人的话术都一模一样,权志龙觉得他也是傻,居然真的有一瞬间信了他,还打算给自己多买点保险呢,可拉倒吧。

  “走吧走吧你,下次同样的话不要在两个人身上用。”权志龙开开门就要把他请出去,大师在门口跳着脚跟他解释,“不是啊,我没骗你们,你们两个的命格就是这样的!”

  权志龙不愿意听他废话了,他探出头来瞪着眼跟他喊叫,“你说你没骗人谁信呐,你说我和他的恋人都是可爱单纯的女孩,这羁绊那羁绊的,你怎么不说我们俩未来娶了一个女孩呢?!”

  说完权志龙就气不打一处来的关上门了,大师在门口唯唯诺诺的又掰着手指头算了半天,其实……倒也不是没可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