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子風流
首頁 > 網遊小說 > 庶子風流 > 第二章:老子打兒子

第二章:老子打兒子

目錄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順便給『起點』515粉絲節拉一下票,每個人都有8張票,投票還送起點幣,跪求大家支持贊賞!

     不及葉春秋多想,葉景眼里已經閃爍著淚花,噗通一聲,雙膝拜倒在地,哽咽道:“父親在上,孩兒不孝……”

     這臺詞有點熟悉,葉春秋頓時起了雞皮疙瘩,讓他汗毛豎起,每次自己對老爹說這句話的時候,好像老爹都會揍自己。

     “呵……”葉太公冷笑,拉著臉道:“你還曉得回來?你的眼里還有我這個爹?你……你……好啊……”葉太公氣得發抖,一旁的二叔忙是撫葉太公的背。

     葉景只是默然。

     葉太公抬眸,依然冷冷地道:“既然回來,總該給列祖列宗一個交代,來人,取鞭來。”

     葉春秋心里想:“老子打兒子,天經地義,哎……”心里只能為老爹默哀。

     可是當有人取了鞭子來,卻是把葉春秋嚇了一跳,這鞭子只有兩尺長,可是粗大無比,最可怕的是,鞭梢處居然是一根根的刺,這若是打在人的身上……

     大父這必定是恨老爹不孝順又不爭氣,是要狠狠的教訓了。

     一頓鞭子抽下去,想必幾個月都下不了床吧。

     葉太公巍巍顫顫地起來,已是取過了鞭子,渾身氣得顫抖,仿佛和葉景有不共戴天之仇似的,走到了葉景面前,高高揚起長鞭,瞧這架勢,這是要活活打死的節奏。

     雖然說,葉春秋自覺得自己若是養了個兒子,這廝居然跟著個女人私奔了,還十多年沒有回家,葉春秋多半也會和老太公一樣,恨不得生生將這逆子打死,可現在挨揍的是老爹,就全然不是這么回事了。

     葉春秋抬頭,還指望一大家子人有人為父親求求情,可是無論是二叔、三叔,還是諸位嬸娘,都是一臉麻木,尤其是二叔,一臉的意味深長,事不關己的樣子。

     那長鞭已經在半空虛晃一下,發出一聲破空的脆響,眼看著就要重重落下。

     而老爹只是跪地匍匐,默然無聲,一副引頸受戮的樣子。

     葉春秋急了,幾年相處下來,父子之情漸深,況且這一次老爹帶自己回來,是為了自己的前途,希望自己能有個更優渥的環境。

     葉春秋不再多想,連忙道:“大父……”

     一聲清脆的大父,讓老太公的手微微一頓,他這才注意到了葉春秋。

     算起來,葉春秋也是老太公的嫡長孫,而且葉春秋還長得眉清目秀,人見人愛的樣子。

     老人家嘛,總是對孩子多一些寬容。葉太公的臉色明顯的溫和了一些,不再是方才的猙獰了。

     ‘二叔’的目光也落在葉春秋的身上,他笑了笑道:“你便是大兄書信中提到的春秋侄兒嗎?嗯……是個好孩子,可是繡娘所生?”

     繡娘……當然就是葉春秋的生母,也就是老爹當初私奔時帶著的那個農家女子,固然是天然無污染,不過……

     葉春秋已經感覺到,老太公那稍緩下來的臉色又掠過了一絲殺機。

     這個二叔……不是東西啊。他分明是哪壺不開提哪壺,葉太公最耿耿于懷的是老爹不聽話,跟著自己的娘跑了,現在舊事重提,想到自己是繡娘的兒子,豈不是火上澆油?

     葉春秋瞇著眼,心里禁不住想笑,好歹自己是兩世為人,怎么能被這個莫名其妙的二叔沒來由的捅一刀子。

     人必須要知道自己的長處和軟肋,而葉春秋恰恰是最清楚自己的優勢是什么。

     自己年少啊,年輕就是資本,所以葉春秋一臉年少無知的純潔,眼睛眨一眨,顯露出了乖巧和可愛,既然二叔介紹了自己,自己當然要有所表示。

     葉春秋乖巧地上前,對葉太公道:“孫兒見過大父。”

     彬彬有禮,謙謙如小君子。

     臉上稚氣未脫,在別人看來,當然想不到一個小孩兒會起什么腹黑心思,少年人嘛……總是純潔的。

     葉太公楞了一下,且不說伸手不打笑臉人,而且葉春秋都親昵地跑來脆生生的喊了大父,總不能繼續動手揍兒子吧。

     葉家畢竟是知書達理的人家,即使葉太公不接受這個孫兒,也絕不至于無禮太甚。

     葉春秋漂亮地作了揖,而后卻沒有停頓,上前幾步,朝著那二叔和三叔道:“侄兒見過二叔,見過三叔,春秋有禮。”

     ‘二叔’本來在冷眼旁觀,就等著看好戲,這時候葉春秋不矜不伐地朝自己深深作揖,他囁喏了一下,面上功夫總要做的,人家少年人都這樣了,難道你連個孩子都不如?

     二叔只好捋須,老神在在的樣子,勉強從口里蹦出一個字:“好。”

     三叔打了個哈哈,忙是搖搖手:“賢侄不必多禮。”

     二人的舉動全然不同,外表‘單純’的葉春秋心里便有數了,二叔對自己父子是有成見的,他只說一個好字,敷衍之色極為明顯,可見,他并不認自己這個侄子。

     至于三叔,雖然也是敷衍,面上也有幾分不耐煩,可是他應當不是什么心機太深的人,所以總算承認了葉春秋賢侄的身份。

     葉春秋又到側立一旁的嬸娘們這邊,一個個行了禮,連幾個和他年紀相仿的孩子,他也親昵地打了招呼。

     老太公的鞭子仍然高高揚著,他的臉色還是難看到了極點,只是惡狠狠地瞪著葉景,幾乎要將葉景生吞活剝,至于對葉春秋這個孫兒,葉春秋能體會到他心思的復雜,葉春秋就是葉景鑄下大錯的副產品啊,雖然也是孫兒,可畢竟是那個老太公恨了十多年的女子所出。

     葉太公心里百感交集,既覺得這孩子和葉景酷似,依稀能看到葉景少年時的倜儻,又似乎看到了那可惡女人的一點端倪,雖然這小子彬彬有禮,可是這口氣,還是咽不下。

     不肖子孫啊!

     老太公依然怒不可遏。

     葉春秋接下來的舉動就顯得有些無恥了。

     他突然一把沖到老太公的面前,抱住老太公,可憐兮兮地道:“大父,不要打我爹好不好,大父打兒子,固然是天經地義,可是每次我爹打我的時候,只要我背誦了文章,爹就下不了手了,大父現在要打我爹,我給大父背誦文章好不好?背誦了文章,是不是老子就不打兒子了?”

     這稚嫩的聲音,卻透著父子之愛,令人側目。

     偏偏這么個小家伙,‘童’言無忌,讓老太公有點兒心神恍惚,他情緒過于復雜,看著這個孫兒,一時茫然。

     在葉太公心里,或許這個小子有他愛的一面,可也有他憎恨的一面吧。

     二叔瞇著眼,他也沒有察覺到這個小子有什么城府,反而心里不禁想笑,真以為央求幾句,太公的氣就能消?不執行家法,如何吐這口惡氣?

     他含笑道:“是啊,爹,既然大兄已經回來了,這便是喜事,繡娘的事就算了吧。”

     左一口繡娘,右一口繡娘。

     葉太公頓時又火冒三丈,一聽到繡娘,他就忍不住想要吊打這個不成器的逆子。

     “大父不要生氣,我要背文章了。”葉春秋及時的緩解局面,他感受到二叔深深的惡意,莫非……自己的爹回來了,這個老二在計較財產問題?

     嗯……很有可能,若是爹一輩子不回來,這個家可就是二叔的了。

     【馬上就要515了,希望繼續能沖擊515紅包榜,到5月15日當天紅包雨能回饋讀者外加宣傳作品。一塊也是愛,肯定好好更!】www.pfxs.com
如果喜欢《庶子風流》,请把网址发送给你朋友。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