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祖,我來自地球
首頁 > 玄幻小說 > 道祖,我來自地球 > 第八百六十七章 又是一次心境的磨礪

第八百六十七章 又是一次心境的磨礪

目錄

    楊安直視著村花秦煊,臉上明顯是充滿了驚訝。講真,老楊同學對他變態的感知力還是相當的自信的,尤其是被他命名為“上蒼之眼”的探查,別說此刻境界低下的村花秦煊,就是高階真仙在他的面前,都可能是赤果果地,藏不住任何秘密。但這次,竟然走眼了!

     是的,看走眼了!

     實際上,在他的感知探查中,壓根沒有任何懷疑村花是個假村花。僅僅是村花異常的表現,完全不符合他對村花的了解,才讓他懷疑村花有問題,所以,才詐唬了一下眼前的村花,沒想到竟然真的詐出了問題,而且是他感知依舊沒有發現任何異常的問題!

     眼前的村花,竟然不是村花,而是因為壽元將盡而寄生到村花神魂本源之中的天丹宗宗主陸芊歡!

     寄生狀態,究竟是怎樣的狀態,讓楊安都有點好奇了。畢竟,道心種魔那種讓聯盟和神庭都很難檢測出來的狀態,現在的他都有能力看穿,而陸芊歡所謂的寄生,他竟然沒有感應到絲毫異常,尤其是村花神魂本源的氣息都沒有感應到任何異常。這也就意味著,陸芊歡所謂的寄生狀態,絕對比道心種魔更隱蔽,跟村花的神魂本源融合的更為完美。

     事實正如楊安所猜測的那樣,但卻不是陸芊歡寄生狀態比道心種魔更強,根本原因是陸芊歡跟村花的神魂本源契合度超級高,所以,融合的狀態才堪稱完美無瑕,讓楊安沒能感應到任何異常。若非陸芊歡沒有村花的記憶,也跟村花的性格迥異,楊安恐怕根本就不會有任何的懷疑,絕對能做到以假亂真,只要不又又修那樣深入的交流,都不會露餡。

     “好。那我就給你半天的時間。希望你說的沒有問題,否則的話,村花有任何好歹,無論你是誰,我都會讓你神魂俱滅!”

     楊安盯著陸芊歡,神色平靜地說道。

     “沒問題!楊安,我就稱呼你楊安吧?不管怎么說,我終究是你未婚妻的師父,你沒意見吧?”陸芊歡松了一口氣,竟是露出一抹微笑,上下打量著楊安,頗為輕松自然地說道。

     顯然,本就想通了的她,在得到楊安肯定的回復后,徹底放松了下來,哪怕是面對已經轟動整個千炫大陸的楊安天尊,都不再有任何的心理壓力。

     “隨你。”楊安說道。

     “那就好。楊安,不瞞你說,我也是輪回中人,只是我覺醒的傳承和記憶都非常的有限,還不知道我究竟是怎樣的存在,來自哪里。但我覺得應該跟你和我的寶貝徒兒差不太多,極有可能是跟你們來自同一個地方。而且,說不定我本尊也很強!到時候我們依舊可以相互照應一二!”陸芊歡拱了拱手說道,一副江湖兒女的颯爽。

     “陸宗主,你確定?”

     楊安有點點驚訝道。

     “別喊我宗主,喊我……還是喊我名字吧,陸芊歡,陸姐姐,芊歡,隨你喜歡,都行。雖然你是徒兒的未婚夫,但你終歸是天尊,當你長輩也不合適,你當我前輩,我的也感覺虧,咱們暫且拋開其他因素,平輩論交即可。

     嗯,我說的當然是真的,不然的話,我陸芊歡怎么可能做到在整個千炫大陸都沒人敢惹?這點不是我吹,你可以打聽打聽。

     包括圣人至尊團的成員在內,我想揍誰就揍誰,誰都不敢在我面前裝大頭蒜!也就是最近這十多年,我含辛茹苦,又當爹又當娘,又當姐姐地帶著煊兒,再加上壽元大限將至,才很少露面罷了。

     原因可不是江湖傳言的他們需要我天丹宗的丹藥,才讓著我,而是我的戰力比他們強的多!不然的話,別說煉丹,就是單憑我傾國傾城的姿色,他們必然都會用強,得到我,占有我,奴役我……

     咳,我這是大實話,你不用這么看我!

     武道實力才是一切,拳頭大才是硬道理!

     僅僅丹道強的話,在沒有絕對的力量保護自己的前提下,那對我這種千嬌百媚的女孩來說,便是災難,哪里會有我陸芊歡今時今日的地位?而我之所以強,便是因為我輪回之身,覺醒了不少傳承神通和記憶的原因。”

     陸芊歡噼里啪啦便說了一大堆,來解釋證明她乃輪回之身。

     話癆、自戀的性格凸顯無疑。

     當然,也有點沒心沒肺的樣子,總之,在楊安的眼里,怎么看陸芊歡都跟天丹宗宗主風馬牛不相及,更不像是一個壽元即將耗盡的老人。

     不過,這一面,可是悶葫蘆般的村花,絕不可能出現的樣子。

     但不得不說,此刻,陸芊歡用村花的肉身,聲情并茂、口若懸河、自吹自擂的模樣,在楊安的眼里卻是別有一番滋味。同時也讓楊安對初次見面的陸芊歡有了一定的了解,至少,應該不是那種會跟你玩陰的人。所以,應該也沒有對他撒謊,不然的話,也不太可能如此放的開。

     “當然,還有最重要的一點,我寄生到煊兒神魂本源中的神通,也是我覺醒的天賦神通之一。若是你還不信的話……算了,給你看看我的真身吧,讓你認識下我,也免得你當我是煊兒。”

     陸芊歡見楊安依舊沒有說話后,想了想便再次說道。說話的同時,眉心光芒綻放,下一刻,一道像是熟睡著的身影,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赫然是陸芊歡的肉身。

     但出現的瞬間,陸芊歡“啊”的一聲驚叫,一下便抱住了她的肉身,遮擋住了關鍵部位,并且選擇了背對著楊安,道:“我,我,我不是故意的,煊兒那丫頭幫我脫掉的的,我完全不清楚……我忘記了……你沒看到吧?”

     “沒有,我,什么都沒看到。”

     楊安眼睛瞪得老大,看著陸芊歡抱著且背對著他也無法完全的擋住無限旖旎,強憋著笑,一板一眼,極為嚴肅認真地說道:“這是你的肉身?”

     “是。楊安,你先別看,我幫我穿上衣服先……”

     陸芊歡臉色通紅,尷尬至極地說道,說話的同時,窸窸窣窣的聲音響起,她祭出衣物,慌亂快速地為她渾身清涼、未著寸縷的肉身穿著衣服。

     雖然背對著楊安,以身體遮擋著,也盡量在小范圍內動作,但終究是乍泄無盡旖旎之光。

     一臉憋笑的楊安,雖然也知道非禮勿視的道理,但奈何此刻他的眼睛反應略顯遲鈍,還沒閉上的時候,閃過的白花花的顫顫巍巍的清涼畫面,便已經被衣物籠罩。

     很快便俏生生地躺在了地上。

     凸凹有致,高低起伏的玲瓏曲線,精致美麗的五官,吹彈可破的肌膚,統統都呈現在了楊安的視線之中。

     竟然是一只絲毫不亞于村花秦煊的超級美女!

     陸芊歡之前所謂的傾國傾城,竟然沒有絲毫的夸張,至少以楊安的審美偏好來看,絕對是寫實的描寫。最關鍵的是,這哪里是壽元將盡的人?分明是花季少女的樣子,一點點蒼老的跡象都沒有,跟村花在一起,儼然就是姐妹一樣。

     這才是讓楊安最無語的地方,這分明又是一場異常恐怖的、一不小心便會犯錯的心境考驗和磨礪啊,桃花運強也就罷了,但咱能不能來點正常的強?

     姐妹也就罷了,師徒也來了!

     而且見面就是赤果果的坦誠對他,真的是不小心呢,還是冥冥之中注定的對他的考驗和磨礪?

     這特喵實在是太……刺激了。

     講真,好看,完美,極度的引人瞎想,禮節性的反應,等等,都齊活了。尤其是紅著臉的村花秦煊當面,雖然是神魂是陸芊歡……

     也就是老楊同學定力深厚,換成LSP絕對會上頭,做出什么沖動的事情,都有可能。

     “那個,楊,楊安,這,便是我的肉身,我不可能騙你的。我這肉身處在絕對封印狀態,浸泡在極品靈泉之中,每隔一段時間,用百種千年靈藥之花和極品靈泉煉制的靈藥進行一次藥浴,便能保持我的肉身完好無損,不會有任何變化,等我找到新的能夠提升較長時間的壽元,或者觸摸到境界的壁障,確定晉升的把握比較大的時候,就可以脫離寄生狀態,重回我的肉身,不再拖累煊兒了。只是,我沒想到煊兒放我進去靈泉時便幫我那個,那樣了。真不是故意的……咳,楊安,那個,你是天尊,神通廣大,法力無邊,能幫我延長壽元嗎?你放心,我絕不會讓你白幫我,日后,等我覺醒傳承和記憶的時候,我定會加倍的報答你!”

     “日后?”楊安眉毛一挑。

     “是的,日后,一定!”陸芊歡認真回應。

     楊安再次憋笑,道:“咳,不用了不用了,日后什么的,那多不好意思,畢竟,你是秦煊的師父,秦煊是我的未婚妻,日后有點不妥。這一世,她能在你的呵護之下無災無難、平安順遂的長大,回到我的身邊,我便應該報答你。你的壽元問題,在我這里根本不是問題。不過,不用日后,等村花醒來若是沒有問題,我便可以幫你解決。”

     “村花?”

     “這是我對秦煊的昵稱。”

     “噗……你這昵稱有點特別。不過,楊安,不急著在這里解決,因為我想離開千炫星,若是跟煊兒脫離融合的狀態,我可能便無法脫離千炫星的束縛。所以,等你帶著她跳出千炫星后,再幫我就沒問題了。”陸芊歡說道。

     “你要離開?”

     “我本就不屬于這里,在這里被束縛著,永遠不可能突破到真仙境的。你放心,我不會麻煩你們的,一旦跳出千炫星,我隱隱有種感覺,等我出去,或許便能覺醒點什么,應該能感應到我出身之地的氣息,回歸那里吧……”陸芊歡說道。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