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女配
首頁 > 武俠小說 > 重生女配 > 第九章 友情

第九章 友情

目錄

    剛上大一,班中許多人臉孔在寧云歡看來熟悉又陌生,這些人前世是她看了幾年的,可這一世還是頭一回見到,她記得班上曾有兩個長得漂亮的同學,最后進了娛樂圈紅了起來,這一世她不準備總將心思放在自己看過的書本上,畢竟寧父等人還是活生生的,她準備抓緊屬于自己的東西,若是班這兩個同學性格不錯,她準備要介紹到自家公司里頭,畢竟肥水不流外人田。

     心里正打著主意,這會兒剛進教室門的傅媛朝里頭看了一眼,見到寧云歡之后,氣沖沖的就朝她走了過來:

     “歡歡,你昨天干嘛掛我電話,后面還關了機不接?”她語氣里帶著憤怒與氣恨之意,似是在指責寧云歡對不起她一般。

     寧云歡有些莫名其妙,就算是朋友,也不可能半點兒秘密也沒有,她昨兒才剛跟人鬼混了一次,這會兒正是心情不好的時候,蘭陵燕的出現,讓寧云歡這會兒心里亂糟糟的,渾身的難受疼痛與失了第一次的微妙感,害怕、惶恐與擔憂以及今日看到文中女主的憤怒交織在一起,讓她有些到了忍耐的邊緣:“哦?可能是沒電了吧。”

     她淡淡的回答顯然是讓傅媛有些不滿意,這會兒已經扔開了包包朝寧云歡桌子上坐了下來:“沒電就沒電了吧,昨兒那帥哥到底是誰?你們是什么關系啊?我看他抱著你很親密的樣子,歡歡,好朋友不是應該有事就分享的嗎?你怎么有了男朋友也不告訴我,寧叔叔跟阿姨他們知道嗎?”

     “我爸媽知不知道又有什么關系?”寧云歡這會兒有些不耐煩了,剛要站起身來,包包里早晨才打開的手機這會兒卻響了起來,她與傅媛打了個暫停的手勢,忙將手機從包里取出來了,看到上面陌生的號碼,想也不想的就接了起來:“你好。”

     那邊沉默了半晌,寧云歡以為對方是打錯了,剛想要關上手機時,電話那頭一道冷淡清雅的男聲才響了起來:“校門外,現在出來。”

     就算沒有看到這道聲音的主人,可不知為何,寧云歡下意識的打了個哆嗦,想起了昨兒見到的那人,嘴唇張了張,沒有開口,那頭說完話之后,好像下完了命令般,已經掛上了電話。

     寧云歡啞口無言,心里郁悶得要死,恨不能將手機給扔到垃圾堆里。

     昨日跟蘭陵燕說好了一次之后從此老死不相往來,她不知道蘭陵燕怎么知道她的電話,這會兒也不敢去問這個問題,偏偏她還不敢不去。

     傅媛看她要走的樣子,忙跟著站了起身來,連包包也顧不上拿,一把抓了她的手就慌忙道:“歡歡,是不是你男朋友打的電話?一起吃個飯嘛,我還沒見過他呢,讓他請我吃頓飯吧。”寧云歡這會兒急著要走,沒功夫跟傅媛多說,冷不妨被她這樣一拉,本來夏天穿得就薄,她今日只穿了一件簡單的短袖小V領純棉T恤,下半身一條層層疊疊的雪紡短紗裙而已,這會兒被傅媛一拉,V領里便露出一條銀亮的東西來。傅媛眼尖的看到這是一條項鏈,若隱若現間,她一眼就認出來這是昨兒那條她喜歡上的項鏈,本來昨兒想說服寧云歡放棄她想要買的。

     可后來聽說這條項鏈足要一百多萬,她雖然家中有些錢,可要讓家里拿一百多萬只給她買條項鏈,傅家肯定是不可能會這樣做的,畢竟只是一樣首飾而已,可沒料到這會兒她看中的東西,竟然掛到了寧云歡脖子上!

     大家都是朋友,憑什么自己看中的,卻該她有的。

     一時間傅媛心里涌出嫉妒來,下意識的就要伸手去抓。

     剛剛才被她拉得險些走了光,寧云歡這件純棉T恤本來彈性就好,若是被她一抓等下走了光倒是不妙,她下意識的后退了兩步,伸手捂住了胸口,有些警惕道:

     “你干什么?”

     “歡歡,你還說他不是你男朋友,昨兒那條項鏈他都送你了!”傅家的家勢跟寧家差不多,寧家雖然比自家要疼女兒一些,但無緣無故的,肯定不可能拿這么多錢給寧云歡買項鏈,而寧云歡以往有多少錢,沒人比傅媛更清楚的了,她之前資助了不少窮困學生,零花錢幾乎沒有存下的交出去的,她自己肯定是沒有錢買項鏈的,絕對是昨天那個美男子買來送她的!

     寧云歡心里也怕蘭陵燕,但他這會兒又不在身邊,傅媛酸溜溜的口氣讓她心里有些不快,因此抿了嘴就笑:“我什么時候說過他不是我男朋友了?”其實她也好奇不知道什么時候這條項鏈掛到了自己脖子上,昨兒她只是看了看,但寧云歡不是真正十八歲的無知少女,她知道這項鏈恐怕不是自己那幾萬塊錢能買得到的,當時其實就已經萌生了退意,沒料到仍是落到了自己手上。

     雖說沒有親眼見到,但寧云歡昨日接近的人只有蘭陵燕,因此不用猜就知道這項鏈應該是他給買下來的,一時間倒是有些發呆了。

     想到前天的事情,又莫名其妙收了一條項鏈,她心里發慌,口氣也有些不耐煩了。

     “那我問你幾次,你也沒有承認過。”不知怎么的,想到昨日見到的那男人已經名草有主,就算寧云歡是自己朋友,但傅媛心里也微微生出一絲嫉妒來,那男的長相不差就不說了,而且這一百多萬的項鏈竟然隨意送人,這樣的事兒自己父親都干不出來,她心里有些酸溜溜的,嘴上便不由自主的道:“你是不是跟他發生了什么關系,他才送你這項鏈的?”

     不管傅媛是不是自己好朋友,能開口說出這樣的話,寧云歡就不想理她了,她前世時跟傅媛之間雖然在她一大學畢業就結婚后便少了來往,可在大學期間兩人時常還是會相約逛街吃飯,也沒有覺得她像此時一般說話尖酸刻薄。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