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女配
首頁 > 武俠小說 > 重生女配 > 第七章 改變

第七章 改變

目錄

    蘭陵燕開始漸漸變得沖動了起來,只是自己這樣好像身體都有些不受控制的改變他并不喜歡,因為寧云歡在渾身劇烈的疼痛里,看到他眼睛微微瞇了起來,里頭露出一絲殺意,臉上也露出戾氣來,只是下一瞬間,他已經將嘴唇湊了過來。

     寧云歡沒料到他會吻自己,本來以為只是一個保命的交易而已,他氣息好像微微有些急促,不像他之前一慣的淡然冷靜,動作有些粗暴,寧云歡只感覺到嘴唇一陣麻木的刺痛,一絲鐵銹味兒已經在她唇間蔓延了開來,隨著他唇上粗暴的動作,他動作越發急促,寧云歡只覺得渾身又酸漲又疼痛,嘴里發出細細的痛吟來,蘭陵燕的力道越來越重,她只有勉強伸出手摟緊他的脖子,這才感覺自己像是在洪水中抓到了一根能安身立命的浮木。

     狂風暴雨過后,蘭陵燕才緩緩從寧云歡身體里退了出來。剛剛還一臉害怕的少女這會兒已經沒了精力再去害怕,渾身酸疼的躺在床上幾乎不想起來。蘭陵燕想到剛剛的感覺,若是以前沒有碰過女人倒不覺得有什么,一旦嘗過滋味兒,這會兒那種沖動忍都忍不住。

     但他好歹毅力驚人,只將癱軟在床上的寧云歡摟了起來,輕輕在她唇上抿了一口,這才把她打橫抱了起來。原本潔白的床上一抹殷紅盛了開來,夾雜著兩人剛剛熱情后的證據,暈染開一團。蘭陵燕有潔僻,但這會兒看著那刺眼的痕跡不止沒有覺得心煩,反倒忍不住勾了勾嘴角。

     把要死不活的寧云歡洗干凈了,等他將人抱出來時,床鋪已經被人重新收拾過,雖然沒人跟人同睡的經驗,但懷里抱著香香軟軟的身體,蘭陵燕猶豫了一下,仍是將人摟在懷里。

     寧云歡一晚上沒有回寧家的事兒,竟然沒人知道,寧夫人通宿與人約好打麻將,寧父為人嚴肅,再加上一心撲在公司上,早出晚歸的,等到寧云歡渾身酸疼的由一輛外表不起眼的越野車送回來時,家中根本就沒人發現她一晚沒回來的事兒。

     這會兒外頭正大著,寧家里大門緊閉。寧云歡渾身僵硬的被面色冷淡的蘭陵燕勾摟在懷里,他神色太過清淡了些,好似懷里抱著的不過是個木頭娃娃般,反倒是寧云歡,這會兒心里還有些憤怒。不知是不是與蘭陵燕有了那么一點兒曖昧不清的關系,還是因為他的承諾,這會兒她對他的害怕減褪了一些。

     “下去吧。”清冷的男子開了口,一邊說著,一邊漫不經心的從車子昨兒寧云歡手里拿著的東西出來塞到了她手上:“拿著。”一邊說著,他一邊又捧過寧云歡的臉,輕輕將冰涼的嘴唇印在了她柔軟的紅唇上,一番吸吮噬咬后,這才將有些氣喘吁吁卻又僵硬著身體不大敢掙扎的少女給放開。

     見她嘴唇被吻得有些嫣紅發腫,渾身上下都好似印滿了自己的痕跡,這才滿意的拍了拍她的頭:“乖。”

     寧云歡扯了扯嘴角,心下松了一口氣,這會兒一聽蘭陵燕她可以走了,忙迫不及待的就要拉開車門往下跳。只是這會兒她渾身酸軟,那車又是經過特別改裝的,一用力竟然沒能拉得開。

     蘭陵燕忍不住露出一絲細小的笑紋來,見小姑娘漲得滿臉通紅,這才伸手不知從哪兒按了一下,車門發出一聲輕響,外頭才將車門給拉開了。寧云歡臉龐漲得通紅,下意識的就要往地上跳,只是雙腿還沒落地,一股酸軟感便襲來,險些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身后蘭陵燕伸手搭了她一把,寧云歡好不容易站穩了,這才輕聲替他道了句謝。

     其實要不是蘭陵燕,她根本不會像現在這樣沒用,昨兒她是第一次不說,而且最重要的是,昨天晚上睡覺時蘭陵燕睡覺不老實,半夜寧云歡正累后睡得連床都沒認正香時,卻被他一腳踢了下床去,他給的答案是他不習慣有人在身旁,太過警覺后本能的反應而已!

     寧云歡當時聽到這個理由的時候,險些沒能忍住要撓他兩爪子。

     就這樣寧云歡今日一大早起來,身上就疼得難受得要命,要不是想趕緊逃離開這個惡魔,她根本不會一大早的就起來!

     回到家中又洗了個澡,昨兒太晚了,再加上渾身又酸疼,寧云歡把頭發一吹干便爬上了床,睡得正香時,放在床頭柜上的手機卻拼命叫了起來。寧云歡連眼睛都睜不開,那頭傅媛的尖叫聲卻傳了過來:“寧云歡!昨兒那帥哥是誰?你跟他什么關系?他是不是你男朋友?你干嘛不承認?他為什么抱你,連我的名字都沒問?”

     一聽到有人接了電話,那頭便如珠炮般連接著問了好幾個問題出來。

     昨日才經過了一場體力勞動,現在正困得厲害,還要接受別人的拷問,寧云歡脾氣就是再好這會兒也有些忍不住了。她跟傅媛之間雖然稱為好朋友,可還沒好到能到交談這些話的地步,再加上昨日才失了身,這會兒寧云歡正是心情不好的時候,尤其傅媛提起的還是她最怕的人,口氣還不怎么好,寧云歡想也沒想便對著手機道:

     “我不認識,你要想知道他是誰,自己去問吧,我要睡覺,今天先別吵我!”一口氣說完趕緊掛了電話,只是還沒將手機扔開,那頭電話又瘋狂的響了起來,寧云歡心里火大,索性將手機給按了關機,這才扔到一旁睡著了。

     第二天就是進大學報道的日子,想到前世時的情景,再一聯想到如今自己還得跟女主同一個學校,寧云歡臉色就黑得難看。但有些事情躲是躲不過去的,前一世時她為了證明自己不是女配的命,不止學著女主的圣母心腸與白蓮花模樣,更是努力討好她想要跟她交朋友,以免在女主光環下被燒成渣,可就這樣自己放下身段,依舊最后沒能逃得脫女配結局!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