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女配
首頁 > 武俠小說 > 重生女配 > 第一章 重生

第一章 重生

目錄

    淡紫色充滿了少女氣息的房間里,諾大的圓床中,一個少女這會兒正滿臉慘白的抱著被子躺在上頭。白凈飽滿的額頭密密實實的結出細小的汗珠來,一頭如絲緞般的長發粘在臉上,更襯得她肌膚雪一般的晶瑩剔透。兩條修長筆直的細腿緊緊攀在被子上,雙手死死抓著,似是要逮住什么東西一般。

     外頭響起一陣淡淡的敲門聲,這才打破了這會兒正沉浸在惡夢中的寧云恩,那雙杏仁似的眼睛,才一下子睜了開來。

     “歡歡,起床了。你大哥難得回來一趟,這會兒正在樓下呢。”寧云歡的母親寧夫人這會兒正站在門外,隔著一道門給女兒說著話。

     聽到大哥兩個字時,寧云歡瞳孔一下子便緊緊縮了起來,臉上露出害怕、復雜與痛恨之色來!

     寧家這一代有一兒一女兩個孩子,寧云歡的大哥寧云城本來與她之間的關系算不得有多親近,可也不應該有多疏遠才是,但這一年多以來,寧云歡硬是對這個大哥冷淡了幾分。這樣的情況看在寧父寧母眼中,才有了寧夫人一大早過來敲女兒門,希望兄妹二人和好如初的心。

     只是寧云歡聽到寧云城的名字時,眼中的復雜神色卻是擋都擋不住。寧家從寧云歡祖父那一代開始發跡,原是戲園出身,到了如今早成為了京中一個中等規模的經紀公司,名下簽了一些二三等線的模特與演員,在京中雖然算不得多么富裕的人家,可也算是家境比起普通人好了。而文中的寧云歡自小因為寧家只得一個女兒,更是對她千嬌萬寵,將她寵得天真而不知事世。

     若是只如此平淡過一輩子便罷了,可惜寧家的平靜在寧云城遇著他命中的克星時,便一切都被打破了。

     寧父經商能力平平,寧云城前兩年才從英國留學歸來,如今在家中公司里掛名總經理一直,但他天性風流浪蕩,幾乎公司里的女模特與藝人跟他有多少瓜葛他恐怕如數家珍,但公司若是有什么寧云城卻半點兒不放在心上。若只是如此而已,寧家大不了不再經營企業,最多關門倒閉當個普通富裕人家就是,可惜寧云城遇著了他命中注定的那人,最后為了那個女人,不止是哄騙寧云歡放棄了繼承權,又氣死了寧父,最后將寧家拱手送到了那個女人手上,只盼那個女人對他多個笑臉。

     來到這個世界已經二十多年,已經記不清是多少年前,寧云歡看過一本肉文小說之后,便重生成為了文中的女配,上一世的她曾為了改變文中女配悲慘的結局,二十多年來曾做過不少的努力,可沒料到最后機關算盡,就是壓抑自己的本性,讓自己成為與書中女配完全不同的性格,可惜雖說逃過了書中女配結局的命運,可惜卻迎來了比之完全好不了多少的結局。

     半年多前寧云歡從絕望的死亡里醒來時,不知怎么的就回到了她十八歲的時候,剛回來那段時間,她還天天以為自己在做夢一般,直到最近才剛感到踏實了一些。只是對于寧云城,寧云歡不再像前世時主動想要與大哥拉好關系,當初寧云城騙她將公司一半的繼承權拱手讓到那個女人手上時的嘴臉,以及最后為了討好那個女人,親自污蔑自己的親妹妹時候的表情,現在想想寧云歡還歷歷在目。

     門外寧夫人敲了一陣門,興許是當女兒睡著了,過了一陣子聲音便漸漸小了。

     寧云歡這會兒也睡不著了,她怕自己一睡著便會夢到過去,因此在床上賴了一陣,這才嘆息了一聲,起來將那淡紫色的窗簾拉了起來。如今正值八月末的天氣,外頭陽光正好,柔柔的陽光灑在她的身上,若是旁人恐怕會嫌有些熱了,但寧云恩卻很喜歡這種陽光照在身上的感覺。

     她上一世最后所呆的地方就是那暗無天日的地獄之中,直到最后死都是死在了那陰暗的角落里,對于普通人恐怕不那么珍惜的陽光,她是很喜歡的。

     起床梳洗收拾完,樓下寧云城父子已經不見了,只剩了寧夫人一個人這會兒正坐在客廳中拿了本雜志在翻著,看到女兒下樓來時,寧夫人這才嘆息了一聲:“你這丫頭,怎么就睡起懶覺來了,媽媽敲門也不答應,你大哥難得回來一趟,你也沒看見。”

     寧云城風流成性,而與之相反的則是寧父性格古板嚴肅,很是看不慣兒子吊兒郎當的模樣,也不喜歡他總朝自家公司藝人下手的德性,因此看到他總要罵上一回,寧云城最后索性為了逍遙快活,自個兒搬到了位于藍山寧家的一棟家別墅里頭,方便他鬼混胡來了。

     “媽媽,要看大哥,每天只要翻翻報紙就能看到了。”寧云城家世雖然跟京中許多人家比起來算不得什么,但因他總跟一些所謂的明星扯上關系,再加上容貌長得又不算差,與另外幾個狐朋狗友并稱為京城五公子,算是一些小報媒體最愛的人物了,只要一翻到娛樂版,恐怕三天兩頭的就能看到他摟著女明星的消息,這也是寧父最不喜歡的地方。

     寧夫人聽出了女兒話中的不以為意,頓時有些無奈了。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寧云歡跟寧云城兩人就不像是親兄妹,寧云城沒出國前還好一些,等寧云城出國回來之后,兄妹兩人間的關系越發疏遠了。這可是自己生的兩個孩子,手心手背都是肉,寧夫人可不愿看兩個孩子這樣生疏下去,她想了想,站起身來:“歡歡,你等下陪媽媽出去逛逛,順便去你爸爸公司看看。”

     跟寧夫人當了幾乎算是兩世的母女,寧云歡哪里不知道她心頭的想法,連忙便搖了搖頭:“媽媽,我已經跟傅媛約好了。”若是沒有前世的事情,寧夫人的好意說不定寧云歡就接受了,但因為有前世的心結在,寧云歡一聽到要跟寧云城見面,心里本能的便生出抵觸來。

     “沒幾天就要開學了,我想先去大學看看。”傅媛是寧云歡已經有多年的朋友,兩人性格幾乎都相差不多,安安靜靜的,文靜乖巧,兩家家世也相當,傅家是靠賣百貨起家,如今也算小有余錢,兩家有些來往,再加上傅媛跟寧云歡歲數相差不多,因此從初中到現在,一直都關系很好,兩人甚至在高中畢業時共同選了就在京中的一所大學。

     一聽到寧云歡是跟傅媛有約,寧夫人也知道那姑娘,心中對于女兒能跟這樣安靜乖巧的女孩兒來往也很是滿意,點了點頭就算同意了。

     寧云歡心下松了一口氣,她還真怕寧夫人非要她跟寧云城打好關系,現在見她答應自己的要求了,不免放下了一顆心,只是想到再過不了兩天自己就要開學,不由又有些煩惱了起來。

     當初文中寧云城愛上的女人就是與寧云歡同一所學校,且比她大了兩歲的學姐。因寧云歡的關系,兩人因此而相識,才導致了后來寧云歡悲慘的下半生。

     上一世文中的結局并沒有改變,陰差陽錯之下寧云城因為寧云歡的關系,無意中得到了女主的第一次,因此而對她開始死心踏地,從而寧云歡也開始了她就是努力卻也無法改變的一生。

     若是早些時候回來,寧云歡說不定便不選這所學校了,因她從小嬌生慣養的,寧父根本舍不得女兒離開他太遠,因此寧云歡才選了這學校,沒料到重生回來,又回到了當初一切開始的地方。

     新生入學時期原本該有一場軍訓的,寧父舍不得女兒去受苦,因此捐了錢到學校,順便替女兒請了個病假,本來還讓寧云歡有些期待的軍訓,一下子便泡了湯,索性老老實實的呆在家里看書。

     該有的叛逆在她上一輩子時其實就已經消耗得差不多了,這會兒自然靜得下來。九月的天氣秋老虎還頗有威力,軍訓剛一過,傅媛便打了電話過來約她出去逛街,想想總呆在家中悶著也無所事事,不如出去走走,因此倒答應了。

     剛換了衣裳下樓,便聽到外頭傳來車聲。

     寧家所在的地區是一整棟單獨的別墅,周圍草坪都是屬于寧家的范圍內,除非是寧家人歸來,否則若是別家,車子就算回來聲音也不會如此大的。寧夫人被人邀了出去,寧父一向為人嚴肅,這會兒應該坐鎮公司才是,能開車回來的,該不會是寧云城吧?

     心里涌出這個念頭來,寧云歡撐著太陽傘剛出門,便看到留著一頭半長的柔軟頭發,且將額頭的長發用一個小橡皮筋扎起垂到腦后,露出寬廣額頭的寧云城這會兒剛從車上下來。大熱的天,他穿著一身鐵灰色真絲襯衫,一條雪白的休閑長褲,襯得整個人身材十分修長,看到穿著乖巧的寧云歡出來時,他眉頭皺了皺:

     “要去哪兒?”寧云城比寧云歡大七歲,今年剛好二十五,原本扎起的頭發不止沒有顯得他女氣,反倒給他露出幾分不羈的氣勢來,胸前襯衣扣子敞開了幾顆,隱隱能看到里頭結實的胸膛,若是其他女人見到他這模樣,說不得就要春心蕩漾了。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