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局奪舍大長老
首頁 > 武俠小說 > 開局奪舍大長老 > 第1322章 妖神靖凰

第1322章 妖神靖凰

目錄

    “陳星河,感覺怎么樣?我的洞天名叫悲喜堂,半真半假,似幻似真,我曾經映照許多大能修士身影,他們在洞天中修煉多年,連我都鬧不清他們現在是真實存在還是幻象。”

     “嘶!”陳星河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氣,他感受到了,這里存在近千團強大氣息。

     一只黑鷹突然俯沖而下。

     快,特別快,哪怕他現在屹立于極速大道,都覺得這只黑鷹快得離譜。

     剎那之間,鷹爪劃過。

     陳星河的面色不由得變了幾變,只見外甲上出現一片撕裂痕跡,雖然頃刻間復原,卻也相當了得了!

     有身影出現,對他發起迅猛攻擊。

     “砰砰砰……”五道身影齊齊施展手段。

     詭異的是,無極大道居然無法消減對方力量,陳星河與這么多大乘期高手對決,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狀況。

     “原來如此,這是光影大道,我正在與一群厲害影子戰斗。他們的原身都很厲害,來自各家各派,如果不厲害也不會收入此間。”

     接下來陳星河左支右絀竟然有些狼狽,因為對方可以在虛實之間任意轉換,想要克制太難!

     當然,他不是完全被動挨打,無極大道正在快速適應。

     隨著空中噼里啪啦亂響,已經可以克制一二。

     慢慢的,他站穩腳跟。

     再之后,震動手臂打出一連串排山倒海般震響,

     力量就是力量,只要找到正確方式就能加以克制!

     “既然是影子,那么就……”陳星河背后開始逆轉,黑暗化作白光,朝著周圍照射。

     “轟轟轟……”光芒堆砌,近前五道身影明顯變弱。

     “哼,你太小瞧我了!”昊天鏡很是不屑,突然放出數百道身影。

     周遭密密麻麻,全是黑影。

     縱然陳星河逆轉陰陽在背后制造白洞,也無法蓋過昊天鏡積累了不知多少歲月的身影。

     “呵呵,真個道行高深,不過這些黑影再厲害,對我而言不過清風拂面。”陳星河既已站穩腳跟,何足懼哉?

     “纏……”周圍數百道身影齊齊掐訣,然后千絲萬縷黑線從周圍射來。

     “仙道在吾身,萬厄不沾身。”陳星河任由黑線將自己纏繞進去,就見周圍那些身影猶如抽絲剝繭,貢獻出黑線就此消散無蹤。

     身上變得格外粘稠,一層層玄妙力量正在入侵。

     “道阻且險,吾將上下而求索!”

     陳星河毫不在意,身影一分為二,從黑線纏繞身軀背后走了出來。

     “可惡!”仙云大吼,他剛才正在隕仙屏中恢復道力,恍惚之間已經泥足深陷,被千絲萬縷黑線纏了個結實。

     陳星河急忙出手,“啪”的一聲拍在仙云額頭,于是這只大粽子消失無蹤,再度送入隕仙屏鎮壓尸患。

     “李代桃僵?陳星河,你打不起,竟然用別人代自己受難。”

     “腦袋上長包了吧?修士斗法全憑各自手段。”陳星河手中出現一口魔劍,正是萬魔宗那位祖師的綠霓魔劍。

     此劍一出,嗡嗡作響,寸寸崩裂。

     陳星河冷冷一笑,手腕用力翻轉,就見崩裂長劍瞬間復位,洞天中隨之出現千百道細碎裂口。

     “再來!”他再次震動手臂。

     “轟……”綠霓魔劍再次崩裂,碎成千片萬片,細碎得令人心驚。

     接下來是同樣的配方,同樣的模式。

     魔劍再度復原,表面看不出一絲傷痕。

     傷害已經轉嫁到洞天之中,那山那水那影一點點裂開,雖然在極短時間內恢復,然而與之前相比終歸有些不同。

     “轉嫁!”陳星河沒有直接出手,而是以綠霓魔劍作為媒介施展奇法。

     因為這座洞天是由獨特光影鑄就而成,就像面對夜佛宗那個小沙彌一樣,某種力量達到極致無法相融,需要借助媒介。

     瞬間,綠霓魔劍已經碎裂百次,復原百次,反反復復,令綠霓魔劍器靈幾近崩潰,發出一聲慘嚎:“主人,在下認主,在下一定盡心盡力輔佐新主,不要再這般折磨我了。”

     “呵呵,想不到竟有這種意外之喜。行了,今日暫且放過你,換件靈寶來轉嫁。”隨著話音又一口神劍握在手中,這是仙云祭煉之劍,雖然不及歸藏劍,底蘊卻也不差。

     “哼!封鎖。”昊天鏡大怒,頃刻間走出十道身影,他們每人都極度不凡,是過去一段歲月的命定主角。

     “破!”陳星河用力震動手臂,仙云佩劍何等不凡?那種硬度豈是尋常力量可以碎裂的?

     然而陳星河不是一個人,背后有著隕仙屏。赤腳大仙等仙尸一下子熄火,再無一絲煉獄氣息。

     定光仙驚呼一聲,只覺得渾身上下酸軟不著力。

     這般力量凝聚于劍身才將其碎裂。

     與此同時,周遭不斷破裂,不斷崩毀。

     昊天鏡震驚了,連忙放出全部身影,試圖將陳星河纏繞進去。

     然而這又怎么可能?

     陳星河借機將定光仙封鎖,他則好整以暇,完全不受影響。

     “碎!”隨著仙云佩劍一次又一次崩碎,洞天終于堅持不住,出現百丈長裂口。

     “昊天道友只有這些手段嗎?我早就說過,數量再多已經對我無用。”陳星河掃視一眼朝著后方飄退。

     昊天鏡正在瘋狂修補裂口,誰想陳星河身后又出現一道裂口,他輕輕墊步已然回到周天樓。

     風景依舊,聲浪濤濤,冷聲冷語:“縱然你曾經貴為頂級仙器,那又如何?這里是赤皇天。”

     “哼,陳星河,看來你還有些能為。”葛元君飄然落定,身后忽然出現一道光影,一臉傲然說道:“我身后光影名叫靖凰,乃無上妖神。”

     “靖凰?叫我看看這個什么妖神有何奇異?”陳星河絲毫不懼,一件早就破裂的仙器,還是身處赤皇天這等大環境,縱然手段多端,他又豈是吃素的?

     “哈哈哈,靖凰,你被這個家伙小瞧了。”

     一股沉睡不知道多少歲月的氣機復蘇,陳星河抖手就是三劍。

     “轟……”葛元君傾力抵擋,然而劍上威力大到不可思議,第一劍擋住了,第二劍沒有擋住。

     連第二劍都未擋住,更不要說第三劍了!

     劍壓直接碾碎葛元君身軀,只是這個葛元君同樣是光影鑄就,劍芒瞬間刺向妖神靖凰。

     驀然間,劍力定住,天地間響起一聲尖銳鳴叫,戾氣井噴,可怕可怖。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