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限警戒
首頁 > 武俠小說 > 極限警戒 > 1963節 無法可救

1963節 無法可救

目錄

    沉約所言極具跳躍性。

     張繼先聽聞,著實一頭霧水,夜星沉卻是了如明鏡般,并不否認道:“是的,我怕。”

     沉約凝聲道,“但你深知,哪怕空間倒灌毀去宋時空間,滅掉都子俊那批人,可你所守的空間,終究還是要趨近覆滅。你一定要做個選擇了。”

     夜星沉反問道:“你究竟還知道什么?”

     沉約搖頭道,“我已有一個答桉的輪廓,但還需要你補充些真相幫助我。其實這同時……”他沒說下去。

     夜星沉喃喃道,“同時也在幫助我自己?”

     助人就是助己從未有眼下這般清晰的時候!

     夜星沉深明此理,終于道,“在冥數的日子,我對三香有了一些了解,那時候,我還是不明白徐福因何長生的道理,可論治病救人一事,我若說第二,恐怕沒有人敢說第一。”

     沉約心道那是自然。

     如今的醫學讓人頭大的問題就是利用一堆工具檢測人體,只能得到一些符合平均值的人體指標,然后醫生靠這些診斷的數據,治療方法就是試圖將病人的生理指標恢復到平均值。

     你血壓高了,我就給你降壓,你血脂高了,我就給你降脂。

     從現代醫學的角度,我把你的各種生態指標搞到正常值,那這人就是正常的。

     可事實真是如此?

     電腦的cpu被高度占用時,像是異常情況,可那是電腦在解決問題時產生的正常反應,電腦工程師多是等待cpu自動處理完畢,而不是人工介入。

     人工介入電腦運算,會產生幾種后果——線程無法得到正確處理,線程異常中斷產生了垃圾和錯誤,垃圾和錯誤堆積可能引發線程bug,周而復始會有惡性循環,最終讓系統藍屏當機。

     經常不正當的關機,漸漸引發系統頻繁的崩潰,就是這個道理。

     電腦如此,人體難道不是這樣?

     醫學不去考慮人體為何會產生高壓、高脂的原因,不想這是人體自我恢復的一個進程,只是強行介入壓制,人體自然也會產生如電腦線程被中斷的一樣問題!

     都說人體比世上最高明的電腦還要精密,可世人對人體的處理,看起來如同處理低劣電腦般。

     這本來就是個荒謬的舉動。

     夜星沉卻不同,他有秦皇鏡,他就能看到人體各種問題的源頭。夜星沉非但不笨,還是極為聰明的人,他只要用心,成為如扁鵲之流的神醫,也是極有可能。

     “但我卻救不了婉兒。”夜星沉握緊了拳頭。

     沉約極為訝異,“為什么?”

     夜星沉搖頭道,“我不知道。婉兒被卜邑刺中心臟的時候,我終于趕到,雖然不及時,可憑借異形香的自動修補功能,終究維系婉兒五臟的正常運行,然后我將她帶回冥數,利用秦皇鏡找到臟腑衰竭原因,慢慢修補了婉兒的疾病。”

     沉約注意到夜星沉用的不是治病,而是修補兩字,暗自感慨原來有了秦皇鏡,人體真的可和機器人一樣被修補?

     他那時候的醫學不就有這種苗頭?

     對某些細胞進行修補,進而延長世人的生命,正是他那個時代的一個發展方向。

     “然后……我和婉兒,度過了人生中最快樂的三年時光。”夜星沉低語道。

     張繼先突然有個困惑。

     因為他穿越過時空,對夜星沉的時空說不算陌生,聽夜星沉敘說,他不由想到一個問題——劉啟明確說婉兒死了,夜星沉卻堅持說救活了婉兒。

     這種矛盾如何解釋?

     婉兒總不能是死了、又活著。

     一念及此,張繼先雖不知道薛定諤的貓,可感覺一顆心被無數貓撓著般、極為混亂。

     夜星沉繼續道,“那時候,我們有了浮生。”

     沉約靜默傾聽,聞言道,“浮生眼下如何了?”他看出夜星沉對婉兒的愛,就相信夜星沉對夜浮生一定是深愛的。

     有些父親,不善于表達自己的情感,但不意味著沒有愛。

     夜星沉默然片刻,“明日正在整理浮生。”

     沉約詫異道,“整理?”

     他感覺夜星沉更像個科學家,因為他的用語更近科學家的角度。

     夜星沉半晌才道,“是的,我們按照浮生的心愿,對他進行整理。”說到這里,他微吸一口氣。

     沉約看出了夜星沉的緊張之意,喃喃道:“看起來很危險?”

     浮生為什么要整理自己?

     夜星沉低語道,“浮生到了今日的地步,本來也是因為……要救他娘。”

     知道沉約不解,夜星沉繼續道,“我以為幸福的時光是永恒的。”

     沉約暗想欲界哪有永恒之事?釋迦明言,欲界始終處于“成住壞空”的循環罷了。

     可他又知道,世人癡迷,明知不可能,偏偏想方設法的想要將周邊的一切延續到永久,那時候的夜星沉雖是高明,看起來也不例外。

     “但在三年后……”

     夜星沉嘴角抽搐,“婉兒的身體卻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崩潰。哪怕我用秦皇鏡,都是找不到原因。”

     沉約想問句為什么,隨即忍住,他看出夜星沉始終在找為什么。

     “那時候的我極為悲痛,眼睜睜的看著婉兒過世,卻是無能為力。”

     夜星沉喃喃道,“而那時候劉啟正到了生命盡頭,我將他救了回來,逼問他對婉兒都做了什么。”

     沉約暗想那時的劉武一腔怨毒,對劉啟絕不會客氣的。

     “劉啟堅持說婉兒自盡身亡,堅持說婉兒為了活命,主動找到他劉啟,將劉武騙入陵墓中換取生存的機會,又堅持說婉兒受不了良心譴責,這才自盡。”夜星沉冷然道,“劉啟一直不知道,我救活過婉兒。”

     張繼先嘆息道,“這世上如何會有這種喪心病狂之人?”

     沉約目光微閃,“但這正說明,婉兒的異常,和劉啟沒什么關系。”

     “不錯。”

     夜星沉點頭道,“劉啟若是另有詭計,反倒應該說出的。堅持讓劉武相信一切是由于婉兒的背叛,已是劉啟最后的底牌。”

     輕嘆一口氣,夜星沉緩緩道,“那時候我找到了毀滅世界的方法,可卻關閉了它。但在婉兒死后,我又想重新開啟那個滅世工具。”

     沉約提醒道,“但你如何會不考慮你兒子?”

     夜星沉喃喃道,“就是因為浮生,我才考慮良久,可那時候的我再度陷入癡迷,最終還是決定滅世。”

     沉約看著夜星沉清冽的雙目,緩聲道,“單鵬在那時出現,告訴你只要等待明鏡花開,就有再度救回婉兒的希望?”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