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限警戒
首頁 > 武俠小說 > 極限警戒 > 1962節 單鵬的預言

1962節 單鵬的預言

目錄

    沉約輕吁了一口氣。

     聽到婉兒被救,沉約終究還是心有戚戚——他明白這世上并非善必善報的,但他喜歡看到善有善報的事情。

     唯獨這般,世上才有希望。

     劉啟冷笑道,“你騙鬼嗎?”

     言罷大笑了起來,劉啟肆無忌憚的指著夜星沉說道,“我才發現你是真正的自欺欺人。”

     夜星沉冷靜道,“為什么?”

     劉啟盯著夜星沉,咬牙道:“我看到了婉兒的尸體!親眼看到的!我可以向你保證,她一定死了,死的不能再死,她那樣的人,如果能活下去,我給你跪地磕頭!”

     夜星沉反應平靜,“我不再需要你跪地磕頭的。”轉望沉約,夜星沉凝聲道,“他蠢如豬狗,可你一定會明白的。”

     沉約心中微顫,他不但明白婉兒的問題,還知道更多的事情。

     “你救的,是一個空間中的婉兒。”沉約說的很奇怪。

     夜星沉澀然道,“你果然明白。”

     劉啟大聲叫道,“我不明白。”隨即大笑道,“我明白,你們是一伙的,在這里故弄玄虛,就是為了讓我疑神疑鬼。”

     言罷突然沖了出去。

     夜星沉并未攔阻。

     看著劉啟的背影沒入白霧中不見,夜星沉突然道,“你當然知道他做什么去了?”

     張繼先暗想,你當沉約是萬事通嗎?

     不想沉約居然點頭,“他應該是故作瘋癲,試圖去聯系都子俊了。”

     張繼先訝然,驀地發現沉約的猜測完全合情合理。

     夜星沉澹然道,“你一直都看的極為透徹,怪不得你始終那般冷靜。”

     “可你不介意劉啟去聯系都子俊。”

     沉約捕捉到另外的線索,“因為你確定都子俊自身難保,根本掀不起風浪了?”

     他說到這里的時候,腦海中再度閃過都子俊他們的狀況。

     沉約看到了都子俊的那個空間。

     空間就在汴京皇宮……之下。

     那是個奇特空曠的空間,更像根本不存在的空間。

     本來不應有人能在皇宮下,悄無聲息的開辟出那么一個磅礴的空間。

     可都子俊他們偏偏能!

     聯想到天柱山內那奇詭的迷宮,沉約對此并不稀奇——末世人開辟空間的手段很是高明,他們使用的不是挖掘機,更像是空間切割機,末世人利用空間切割的手段,在汴京皇宮下開辟出一個空間來并不奇怪。

     若非如此,皇宮內也不會有什么許愿池的出現。

     奇怪的是——那個空間外有層薄膜般的保護。

     薄膜如同現代運輸酒瓶所用的那種氣泡塑料,包裹著末世人存身的那個空間。而在那空間外,土地凍結碎裂、化作齏粉。

     一切很是魔幻。

     沉約見狀,凜然道,“你采用的空間反灌,正在擠壓宋時空間,同時要將末世人存在的空間毀滅殆盡?”

     都子俊他們的確自顧無暇。

     空間正在毀滅中!

     哪怕他們有獨到的科技,暫緩了空間的毀滅速度,可一切毀滅看起來不可避免!

     末世人的空間毀滅,他們就要消失。

     徹底的消失!

     再沒什么拯救的計劃。

     末世人經歷的末世逃生,到了宋代的空間,會和宋代空間一樣,被所謂空間倒灌徹底毀滅。

     宋朝只留下了一個紙面記錄——如紙片般的二維記錄。

     后人看到的不過是個記錄,卻無法察覺其中的微妙變化。

     事實也是這樣,后人看到的歷史,其實不都和紙片般?

     末世人卻是渣都不剩!

     這種狀況下,唯一讓人感覺到欣慰的是——末世超體變異再是犀利,也找不到那些逃亡末世人的半點身影。

     沉約想明白這些,可想不通一點——事實是,宋代空間并沒有被摧毀!

     他沉約的到來,如何會引發這場摧毀?他要做什么,才能挽救眼下的情況?

     見夜星沉只是看著他,沉約知道這是個考驗——如果他不能想通這個問題,那最終的結果只能是、暖玉和琴絲再度犧牲?

     “你說錯了一點。”

     夜星沉終于開口,“不是我引發的空間倒灌,是兩個空間鏈接,一定會引發吞噬的反應。”

     沉約心思飛轉間,夜星沉補充道,“比如說我們有兩壇酒并列放在一起,本來相安無事,一個酒壇里面的酒,絕不會無緣無故的跑到另外一個酒壇中。”

     張繼先暗想,你這不是廢話嗎?

     沉約目光微閃,立即道:“可如果每個酒壇子都破了一個洞,若是用個管道連接起來,兩個酒壇子中酒就會開始混合。這是都子俊他們說的空間倒灌現象很類似。”

     張繼先終究和常人不同,雖然對空間的理解遠不如沉約和夜星沉,此刻聽了沉約的解釋,霍然開悟道:“正是如此!”

     夜星沉緩聲道,“但你很難說——究竟是哪個酒壇中酒水主動滲透到另外一個酒壇的。”

     沉約點頭道,“不錯,酒壇酒水如此,空間同樣如此。空間破洞連接,同樣會產生類似的現象,我不該說是你夜星沉采用了空間倒灌,而是應該說……是都子俊他們的作為,引發了空間倒灌。”

     凝望夜星沉,沉約沉聲道,“婉兒最后還是……過世了?”

     他始終未見到婉兒。

     以夜星沉對婉兒的深情,若是婉兒還在,這種時候,本該出現的。

     見夜星沉神色悵然,沉約再道,“你等明鏡花開,是在等許一個心愿。你的心愿是復活婉兒?誰說明鏡花開,你就可以實現心愿?”

     他問題提出,隨即有了答桉,“是單鵬這么承諾的?”

     夜星沉這種人絕非村婦蠢夫,能讓他為之確信不疑的預言,當然是出自非凡人之口。

     只有單鵬,才能讓夜星沉如此堅信的等待。

     見夜星沉仍舊沉默,沉約凝聲道,“公元1126的那次爆炸,琴絲、水輕夢犧牲了自己來讓空間暫時穩定,你同時保存了自己的空間。可很顯然,無論你怎么保全,終究無法實現自己的心愿。”

     “為什么?”夜星沉的問題簡直無法理喻。

     沉約卻清醒道,“因為你太害怕。害怕一招不慎,斷送自己最后的希望。”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