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山野怪談
首頁 > 歷史小說 > 民間山野怪談 > 第五章 人頭標記牌

第五章 人頭標記牌

目錄

    羅盤,也稱羅庚,羅經等,可以說是風水師的飯碗。每個師父都會在臨終前才會把最重要的衣缽及秘訣,傳于喜愛的得力弟子門生,羅盤就是上師傳承法物之一。風水師可根據羅盤指針的動靜來判斷地氣是否純正,是否有邪氣磁場干擾。

     剛才我手中羅盤指針打轉,稱之為轉針,也叫欺針,代表有惡靈入侵,怨恨之氣徘徊四周,對人有傷害,乃是有大兇災的針法。我在很小時候和爺爺外出尋龍時見過這種針法,當時在深山老林趕路,恰巧天黑之時路過一無主陽宅,我和爺爺就準備進那無主的老宅休息,我們坐在客廳里,羅盤平放在地上,羅盤指針突然象風扇似的狂轉起來,爺爺一看到這樣馬上叫我不要說話,收拾東西離開。離開的時候我的腦袋突然一陣頭暈,而且還帶有胸悶。出了那棟老宅后爺爺才告訴我這是八奇針中的欺針,代表有惡靈在附近,再不離開就會有兇災。第二天,我們好奇地回到那個地方,向周邊的村民一打聽,這才知道原來那棟老宅是棟兇宅,解放前一家八口全部死在了日本鬼子手里,男的被殺,女的被奸污之后吊死在了那屋子里。

     爺爺說,那宅子的死者都是含怨而死,想來死后怨恨之氣徘徊不肯離去,所以才會使得那宅變成兇宅。不過,爺爺也說幸好我們發現的早,若是沒有注意到羅盤上的變化,可能昨晚爺孫倆就得遭到惡陰索命。

     事后我每次想到那夜的經歷,我都依舊后怕。總之不管如何,一但出現轉針,馬上就會有兇事發生,必須盡快離開。我想,鐵柱之所以突然暈倒,就是因此。

     言歸正轉,因為前面我治好了暈倒在地的鐵柱,所以此時大家可不會再像之前那樣把我當成小孩看待了,如今聽到我的話,哪里會有懷疑的啊,當下支書便發話了,立即停工,所有人暫且回家,修路之事待日后再來商議。

     就這樣,村民們都聽我的話紛紛回了村。而我,也跟著村民離開了那個地方,雖然我也不知道為什么羅盤會顯示有惡靈介入,要知道修的這條路本身是在以前的舊路上擴寬的,之前的舊路祖祖輩輩都在那兒行走,從未出事,如今卻出了事情,顯然是因為那幾個剛挖出來的詭異石像的原因。

     只不過我也不知道那些詭異石像具體是什么,但是羅盤卻不會騙人,那里有惡靈介入這是事實,眼下除了停止施工之外,就只好等爺爺回來再作打算了。

     接下來一整天,村里到處都在談論著詭異石像的事情。而且一傳十,十傳百,到了次日整個陳家鎮都知道了此事。說什么樣的都有,比如有的村子說我們村挖出了幾尊觀音像,還死了好些人;也有的村子說我們挖出了一口大棺材,結果棺材里躺著的是長滿白毛的僵尸;總之,越傳越玄乎,讓人不禁感到咋舌可笑!

     就在詭異石像傳的滿城風雨,人心惶惶的時候,爺爺終于從鄰縣看完風水回到了家。我將這兩日來村里遇到的事情通通告訴給了他,爺爺二話不說,立即讓我帶他去看看那些石像。

     很快,村民們也聽說我爺爺回來了,于是與我一起帶著爺爺來到了村外的挖出石像的地方。爺爺上下打量了一會兒,然后面色凝重了起來,看到這,我也知道爺爺這一定是看出什么門道來了。于是問他,這些石像到底是起什么作用的,會不會是兵傭之類的東西,而且羅盤一到這兒都變成轉針了,邪門的很。

     爺爺眼睛死死的盯著那些石像,搖頭道:“這哪里是什么兵傭呀,而是人頭標記牌!”

     人頭標記牌?這一聽話,不僅在場的村民嚇了一跳,就連我當時是又驚又疑。驚的是這名字也太他娘的嚇人了,而疑惑的則是這人頭標記牌到底是作何用的啊?

     爺爺看到大家的表情,自然就知道我們心里是啥想法,于是他便將人頭標記牌的事情告訴給了我們,聽得我頭皮直發麻。

     說到這人頭標記牌啊,就不得不說到我國古代一種殘酷的軍功制度。秦國商殃變法以后,規定斬敵人首級一個,賞爵一級,所謂重獎之下必有勇夫,秦軍很快就變成了一支虎狼之師,滅掉了六國。后來的統制者一看,這個效果不錯,于是紛紛效仿,這種方法也越加變得恐怖。像著名的戰爭天才霍去病,初次上陣就斬獲敵首級二千零二十八個,獲封冠軍侯。而著名的飛將軍李廣,雖然用兵如神,威震匈奴,但運氣卻一直不怎么樣,首級斬獲始終達不到封侯的標準,所以才有了后人的感嘆,“馮唐易老,李廣難封”。

     這首級軍功章代表著一種榮譽,所以在古代將士們死了后,會按照他生前殺死的敵軍數量,雕刻成相對應的石人頭像,立在墓前充當光榮榜,標記著他生前斬殺首級的數量,另一方面也代表著死后還威震著對方,讓他們死后還做自己的俘虜,好讓他能在陰間大顯神威。而我們眼下的這些人頭石像,就是古代立在墓前充當首級的人頭標記牌!

     這些人頭標記牌把敵人的五官長相都雕上了,就連表情都栩栩如生,這些被斬去首級的魂靈則會被依附其中,這就好比是衣冠冢差不多的意思,能使得那些身首異處的亡魂回到這些石像里。

     你想想,生前被人斬首,落了個身首異處的結果,死后還要被人鎮壓著,繼續做俘虜,無法投胎轉世。這樣的亡魂本身就帶有頗重的怨恨之氣,如此長久下去,千百年來,其怨氣自然不小,這也是為何羅盤會顯示此處有惡陰了。如果這都不算惡陰的話,我想估計這世上也就沒厲鬼了。

     看明白情況后,爺爺便叫大家趕緊離開,在惡陰出入的地方久留,可不是鬧著玩的。

     回到村口,大家伙就紛紛聚籠了過來,通通將眼睛望向了我爺爺,那意思顯然是在等他說個解決的辦法。

     爺爺也沒說啥解決之策,只是告訴村民們,那條路別再去修了,只要不去招惹那玩意,對方也不會拿大家怎么樣。總之一句話,大家以后沒事就別往那地方跑了。

     到此,這件驚動整個陳家鎮的事就算告一段落了。本以為爺爺能有啥鎮壓那邪物的辦法,又或者是清除它的法子,沒想到爺爺竟然啥也沒做,就這樣把那塊地方劃為了村中禁地。

     本來這樣也算是一個辦法,畢竟井水不犯河水嘛,只要村里人不要去招惹它,應當是不會有事的,除非哪個人不長眼,自己找死那也怨不得旁人。只是讓我沒想到的是,這些人頭標記牌最后還是成為了村里的禍害,最終還是留給了我來處理。當然,這已是后話了。

     日子很快恢復了以往的平靜,村民們該干嘛干嘛,爺爺也依舊常在村里閑逛,沒事哼哼曲子,有時還會調戲一下村里頭的劉寡婦,倒是有幾分以往敗家子的風流性子。

     不過爺爺他也的確不容易,四五十歲了也依舊孤孤單單沒有找個婆娘,一個人又當爹又當媽的把我拉扯大,別看平時悠哉悠哉,其實很不容易。這種平靜的日子沒持續個一年半年,終于被打破了。

     這天,爺爺一本正經的把我喊到他跟前對我說,孫兒啊,爺爺算到咱們要有大災了,如果爺爺出了事,往后你就只能靠自己了!

     聽到這話,可把我嚇的不輕,從沒見過他這么說話,于是我問他到底會發生什么大事?

     爺爺說,啥子事過后你自然會曉得的,之所以跟你講,是想讓你在接下來的時間里也別去玩了,乖乖留家里頭學本事,萬一我出個啥事,你也不至于餓著。就這樣,打那天起我就沒再出過屋,爺爺也沒再到村里去閑逛,整天將他這輩子看風水的經驗講給我聽,一時間村里人看不見爺爺,還不習慣了,其中自然還包括劉寡婦。www.pfxs.com
如果喜欢《民間山野怪談》,请把网址发送给你朋友。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