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爛國度之活下去
首頁 > 都市小說 > 腐爛國度之活下去 > 第五千一百八十九章 狗咬狗(三十一)

第五千一百八十九章 狗咬狗(三十一)

目錄

    不愧是老徐。

     換做一般人遇到這種場面,肯定慌亂選擇認錯討饒投降了。

     可他面不改色心不跳,非但沒有妥協退讓,還十分堅定明確給出自己定論……選擇做法沒錯。

     唯一錯誤……沒有早些動手。

     老徐如此硬剛話茬落在魏大壯耳里,說實話,以老魏性格聽著那是格外舒服。

     不過舒服歸舒服,倘若老徐之前實際行動如他所言這般干脆,老魏會更加高興,并舉雙手點贊。

     但眼下這個環境,這個場面,尤其還是面對工廠一把手林姐……老徐如此坦誠硬剛……魏大壯還是覺著老徐今天不對勁。

     這明顯就是挑釁女人權威舉動嘛。

     這種時候,如此硬剛,不就是以卵擊石,自己給自己找不自在嘛。

     魏大壯也實在想不通,現在激怒女人有何好處?

     他魏大壯之前的確有很多次沖動行事,質疑老徐軟弱,要求老徐硬起來。

     可他提出那些質疑要求時刻,都是奔著逃離工廠,有機可乘情況下。

     然,目前他們所處局面……顯然不適合這樣做。

     得罪惹惱了林姐,又是在工廠內里……老徐究竟在想什么?

     是啊,老徐究竟在想什么呢?

     魏大壯肯定是猜不透,鬧不明的。

     林姐手里夾著煙,也不知道她是忘了手里有這玩意還是怎么著。

     也不抽吸,只是兩眼望著老徐,遲遲沒有說話,也不知道她腦子里在想些什么。

     不過林姐的沉默并未持續太長時間。

     她旋即陰郁臉上浮起了不易察覺笑容:“嗯,聽你這么一說還挺有道理。只是徐仁杰……你剛才也說了,這件事兒你本來建議是拿來邀功的。

     照你當時建議,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你想藉此將自己和槍擊殺人這茬事兒給區分開?你難道沒有給自己脫罪念頭?”

     林姐腦子很清晰,直接抓住了另外要點。

     老徐依舊沉穩如常:“是,我確實給過這種建議,林姐會覺著我有脫罪想法也實屬正常。

     不過,林姐我還請你仔細斟酌下,如果我真的有心脫罪,何必現在和你實情道出?”

     “嗯,是啊,我也想問你,你為什么要告訴我這些?”林姐這番問題不自覺給魏大壯心理疑問拋了出來。

     老魏眼睛立刻是看向老徐。

     他很想知道老徐會給出怎樣作答。

     “很簡答,林姐既然有意要問實情,我隱瞞也沒什么意義。與其后面被別人點破或者威脅利用,還不如自己坦白。況且,我剛才給過解釋,我不認為我的做法有什么問題。

     我也相信林姐能夠理解,會做出公正判斷。”

     “呵呵,是嗎?”聞言的林姐眉角微微上挑。

     緊接終于是想起了自個兒手頭還有煙蒂,擱到嘴里,抽吸口,繼而仰靠椅凳,緩緩吐出:“嗯~你憑什么認為我會理解?別忘了,你殺的可是我的人!

     ”

     毫無征兆,女人變臉速度當真是比翻書還要快。

     林姐前一秒面上還掛著些許笑容,后一秒便瞬間僵化,滿含肅殺之氣。

     擱著工廠混球肯定要被林姐這近乎吃人表情嚇住了。

     可徐仁杰卻是聳聳肩:“我也不知道,雖然和林姐接觸時間不長,我覺著林姐看問題還是挺透徹的。我說的究竟是否屬實……總之,該給的解釋我都給了,林姐能否接受……終究還是林姐說的算。”

     老徐言罷,眼睛不避不讓,迎著林姐目光,堅定且自信。

     林姐呢,同樣是目不斜視,盯著老徐。

     兩人就這么四目相對了十數秒。

     林姐心下和面部表情完全是兩重天。

     其面部表情十分嚴肅,好似要給老徐吃掉。

     擱著誰看了都會覺著徐仁杰是捅了大簍子,林姐很生氣,問題很嚴重。

     可實際,林姐內心卻是完全另外一種狀態,他很開心,很愉悅。

     他沒想到,到了這步,徐仁杰竟然還如此堅定,沒有任何退讓。

     這份魄力非常叫她欣賞。

     按理說,換做工廠其它人這樣做派,林姐早就要發飆了。

     可落在徐仁杰身上……林姐不怒反喜。

     從這點也側面反應,林姐其實整出這些不過是在做戲。

     亦或者說是另外一種試探。

     她就是要看看徐仁杰在面對權利時是何種態度。

     老徐的一線實力已經透過本次行動充分證明了。

     老徐的語言組織能力,腦子思慮問題能力也透過幾次對話展示。

     這兩樣,落在林姐這里無疑都得到了很高評價。

     而眼下,林姐考驗考察的是徐仁杰和她接觸時能否坦誠,是否敢于說實話。

     這點很重要,畢竟,林姐在位上,叫下面人敬畏是其坐穩核心根本。

     可若是因此獲得的全是一味的阿諛奉承……顯然也不利于工廠發展。

     說白了,工廠上下從來不缺馬屁之人。

     時下林姐真正需要的是……面對她敢于說實話存在。

     他剛才表現的那般突然就是考驗徐仁杰經歷面對這種突發狀況會有和反應。

     老徐表現的十分出色,沒有叫林姐失望。

     即便面對林姐肅殺表情,老徐依然澹定如初,沉穩如常,絲毫沒有因此就改變自己想法念頭,為了避免惹惱她林姐而改變口風。

     盯看了會兒后,林姐內心喜悅之色漸而在面部顯露。

     最后,林姐便是不再做戲,她點點頭:“嗯,不錯,你知道嗎徐仁杰,在工廠敢用這種態度和我說話的你是第一個。雖然你的態度的確讓人看的不太舒服。但是嘛……”

     林姐有意停頓了下,然后又是抽吸了口手里香煙。

     一切了罷,在調足了眾人胃口后,方才笑瞇瞇繼續道:“但是……我喜歡。”

     一句簡單三字“我喜歡”給老徐回應做了定性。

     不得不說,林姐這番回應很叫人意外卻又在意料之中。

     之所以叫人意外,那是因為他適才表情怎么看也不想會接受老徐樣子。

     至于意料之中……自然是源自于徐仁杰的實力以及老徐今次行動過程表現和帶來戰果。

     一切早有定數,老徐對此深信不疑。

     自然也就對結果不感到奇怪了。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