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子當如孫仲謀
首頁 > 歷史小說 > 生子當如孫仲謀 > 第850章 這。。。。

第850章 這。。。。

目錄

    “這。

     。

     。

     ”張鮍面帶謹慎,小心翼翼的看著孫權。倒不是張鮍說話不算數,不愿意履行賭約,而是以孫權如今的權勢跟地位,什么事辦不到?孫權既然主動提及賭約,恰恰證明此事絕不易辦!

     甚至更往前說,早在一開始,孫權就算到了這一天!好可怕的心機!好深的算計!

     “剛剛是誰說,我說一他絕不說二,我指東他絕不往西。”孫權道。

     “吳王誤會了。”張鮍連忙賠笑道,“在下這不是剛剛痊愈,身子骨虛,怕難以完成吳王交代的大任啊。”

     “放心,我要你做的很簡單,絕不會傷筋動骨。”孫權說道。

     “哦?”張鮍心中一緩,莫非他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孫權其實壓根就沒想為難他?

     是啊,以孫權的滔天權勢,什么事辦不到?找他張鮍,不過是小施懲戒而已。

     想到這里,張鮍心中大定,振聲道,

     “但憑吳王吩咐!”

     孫權:“我要你去——盜墓。”

     “啥?盜墓?”張鮍一度以為自己聽錯了,直到見孫權點頭,才臉色微變,

     “這。

     。

     。

     ”

     “這?”孫權眉毛一挑,“萬般推辭,我看你是跟蠱蟲呆出感情來了?”

     張鮍瞬間驚出一頭冷汗,這才想起眼前之人表面看起來和善,但背地里的手段可狠絕非凡。

     “不說是盜墓了,就是挖人祖墳,吳王交代的事,在下都定當遵從。只是在下有事不解,吳王到底想盜誰的墓?”張鮍連忙道。

     “荊州這次不是被滅了那么多世家嗎。你幫我去把那些世家祖墓給盜了,正好補貼點家用。”孫權澹澹說道,彷佛他說的不是什么驚天駭世之言。

     “這。

     。

     。

     ”張鮍眼皮跳了跳,補貼家用?要知道世家大族為何叫世家大族,那可是世世代代都是當大官的家族!這些家族的底蘊,世代積累的財富恐怕比世人心中所想還更有甚之。孫權奪了其當代財富不說,還要搶其世代財富,這些錢就是再組建一支江東軍都不為過吧。

     可是,

     “吳王,這些東西取之不義,用之不祥啊。”張鮍不由提醒孫權道,“而且,若被其他世家知曉,那些家族會如何作想?”

     張鮍此時也知道孫權為何找他了,因為他張鮍懂玄門之術。世家大族都講究,如果沒一個懂行的,恐怕這墓還真沒那么容易盜。可也正因為張鮍懂行,張鮍很清楚,做這種事往往沒好下場,就跟孫權的咒殺一樣,邪門的很,防不勝防。所以,張鮍才要苦心勸戒,希望孫權改變主意。

     “你是魔門之人,你去盜墓,與我何干?而且,被其他家族知曉?你應該清楚,若發生那種事,我會如何做。”孫權撇了張鮍一眼。

     我%*^%+&$¥#

     張鮍強忍住想罵娘的心態,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啊!孫權這都已經不是暗示了,若他張鮍被人撞破了行跡,那孫權必會大義滅親,哦不,是大義凜然,捉拿與他,以平世人之憤,以安士族之心!

     說實話,如果可能,張鮍都忍不住想放棄一切跑路了,但一想到孫權可怕的咒殺之術,能咒他張鮍一次,就能有第二次,相比起確定的咒殺,不確定的盜墓的反噬,張鮍還是更能接受一點。

     況且,如果真出了什么意外,以孫權的手段,張鮍又是幫他孫權做事,孫權不至于會坐視不管吧。

     ??????

     當夜,孫府,

     “你可還記得,你當時獨自從江上離去,答應了我一件事。”步練師找上孫權。

     孫權一愣。

     見孫權遲疑,步練師眼睛一瞇,

     “你是想反悔?”

     孫權連忙搖頭,道:“不,我就是覺得這話有點耳熟。我答應你的怎么可能忘記,說吧,想要什么。”

     步練師面色緩和,喜道,

     “我要盜墓!”

     “這。

     。

     。

     ”孫權目瞪口呆,不可置信的看著步練師,報應來的這么快?

     “怎么?”步練師剛剛緩和的面色又冷峻起來。

     “你干啥不好,你要盜墓?殊不知取之不義,用之不祥啊。還是說,你跟誰有仇,要挖人祖墳?”孫權忍不住問道。

     “我盜墓不為財,當然,你說有仇那確實有仇。”步練師回道。

     “哦?你還真有仇人?”孫權好奇。

     “當然!始皇殘暴,天下人皆與之有仇。”步練師理所當然回道。

     “咳咳咳。”孫權差點沒把自己嗆死,瞪大眼睛,“你要盜秦始皇墓?!”

     “怎么,莫非還有你孫仲謀做不到的事?”步練師向前一步道。

     “這。

     。

     。

     ”孫權眼睛閃了閃。

     “還是說,你想反悔?”步練師再向前一步,逼得堂堂吳王都幾乎想后退。

     “我孫仲謀說一不二,會反悔?”孫權眼睛一瞪,逆水行舟,迎難而上,主動往前一步,步練師直接撞入他懷里。

     步練師眼睛一彎,眉目間滿是喜色,

     “不枉我給你生了個女兒。”

     孫權:“一個恐怕有些不夠吧。”

     ??????

     數日之后,

     孫權攜步練師,找上了準備出發趕往荊州的張鮍。

     孫權一身白衣,翩翩佳公子,身上沒有任何貴氣的裝飾,腰間只佩一柄細劍,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慈航靜齋仙山出來的名門弟子。

     步練師,一身黑色勁衣,體形纖細矯健,臉上戴著一絲面巾,遮擋了半邊容貌,但從其靈動的眸子就足以看出她的古靈精怪,腰間同樣攜佩一柄細劍,式樣與孫權那柄正好是一對。

     兩人一白一黑,一仙一魔,一男一女,都是神仙般的人物,站在一起,似統一又矛盾,明明是格格不入,又莫名顯得和諧,總之,這兩個人出現在任何地方,都將賺足人的眼球。

     “吳王,您這是?”張鮍問道。

     “我們跟你一同去盜墓。”

     聽到孫權如此肯定回答,旁邊步練師的雙目明顯喜色又多了幾分。

     “太好了!”張鮍則是大喜,不管孫權目的何在,有孫權在,張鮍自然是十分的安心。

     “我們與你同行,但你不能暴露我們的身份。聽說你最近在招募好手,我們就是被你招募而來。”孫權說道。

     “明白明白,在下自然明白。”張鮍點頭,這種事只能由他魔門暗地里做,不能跟孫家扯上關系,孫權二人必然會用另外的身份。
目錄
返回頂部